一个家庭的悲惨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河北省迁安市有这样一个家庭,夫妻本来都是九十年代的大学毕业生,膝下有一子,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其乐融融。可是自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这个家庭从此再没有安稳过,夫妻聚少离多,孩子总是在缺少父爱或者母爱的环境中生活着,失去了童年的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年迈的父母,也因儿子、儿媳妇、女儿的多次被绑架和非法劳教,而整日郁郁寡欢,愁眉不展。

这个家庭就是迁安市大法弟子李青松一家,李青松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已有十五个月的时间了。

李青松原来在农经中心上班,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业务精通,人品出众;在父母面前是个好儿子,从不跟父母大声说话,总是顺着老人的心愿做事;在妻子面前是个好丈夫,对妻子体贴入微,关心照顾;在儿子的眼里更是个好父亲,只要是合理的要求,尽量满足孩子,呵护备至,从不打骂孩子。就这样一个好人,自从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已经是多次被非法关押。

他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零年年底,迁安市公安局在恶警队长彭明辉的带领下和单位一同事,对其进行非法搜家,搜出一本《转法轮》,并先后把李青松和妻子带到公安局,强行写保证,并对李青松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三千元,对他的妻子罚款一千元。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公安局多次提审李青松,恶警彭明辉、王士武(已于二零零九年正月遭恶报死亡,年仅四十八岁)对其进行扒光衣服,用电棍电击生殖器的迫害,用皮带抽打一百多下,彭明辉对其妻子也同时用电棍进行电击迫害。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单位领导迫于邪党的淫威,不断给他施加压力,在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迁安市国保大队长彭明辉,恶警浦永来、哈福龙等人,和李青松的单位联手把他和妻子共同抓到看守所,而后对其劳教一年。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里,李青松受尽了诸如坐小板凳、三个电棍同时电击等酷刑迫害。在李青松和妻子被非法抓捕后,迁安市公安局又进行了非法搜家,并把一台价值五千元的电脑强行没收。

在二零零三年九月初,李青松和他的妻子在发放大法真相传单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夫妻双双再次陷入牢笼,夫妇两人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个月后,又转到洗脑班,洗脑班是共产邪党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不准互相说话,吃、喝、拉、撒、睡都在工作人员的监视下进行,长期没有任何人身自由。这里的大法弟子只要炼功就被打,打人最狠的、骂人最凶的是“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类似“文革”期间的“文革小组”)的头目杨玉林,他对李青松拳打脚踢,谩骂侮辱。李青松在转到洗脑班半个月后,眼睛视网膜不明原因出血,在家人强烈要求下被释放回家。妻子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1年零2个月的时间,遭受毒打,三天三夜不让睡觉,洗脑迫害,眼睛出现视物模糊,双下肢麻木,没有知觉。

可是邪党对李青松的迫害仍然没有停止,罪恶的魔爪再次伸向李青松,他于二零零四年再次被绑架,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被直接送往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后又转到邯郸市劳教所,在邯郸市劳教所中又遭到非人的迫害,衣服被打的都是大窟窿、小窟窿的,血渍斑斑,至今身上的伤疤还依稀可见,二年期满后,在家属强烈的要求下,邯郸劳教所勉强放人,但是迁安的恶警们又把他关押在迁安市洗脑班,几天后才回到家。

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其妻子因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救人,再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又被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开平劳教所。还差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与家人团聚了,可是还没有等到回家,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迁安市的恶警们又在傍晚翻墙闯入李青松的老家,将姐弟二人都绑架到迁安市洗脑班,姐弟俩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二十多天后,再次先后闯出洗脑班回家。

可是,几天后的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迁安市的恶警们再次绑架了李青松,又遭到了电棍多处电击的迫害,内衣内裤又都是血迹斑斑。李青松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至今,已经十五个月的时间了,期间迁安市伪法院几次开庭,因为李青松无罪,但是迁安市伪法院仍不放人,造成了严重的超期羁押的现象,使无辜的好人在邪恶的黑窝内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要求立即无罪释放。

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迁安市的相关人员已经构成了犯罪,在此正告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们,赶快清醒吧!如果再继续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上天给你们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当报应到来之时,已没有后悔的机会和时间了,好好想想吧!是你的命值钱?还是你短暂的权力值钱?假如命都没有了的话,其它的你又能谈的上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