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山县农妇封强多次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封强,女,55 岁,河北省平山县下槐镇罗家会村大法弟子。她人生坎坷,十岁父母离异,父亲脾气古怪。封强几次婚姻失意,最后成了两个孩子的继母,身体一直不好。曾对生活不抱希望,多次有轻生的念头。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她变的心胸开朗,做事先想别人;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家庭、邻居都和睦相处;村里交公粮她第一户交。就连恶警胡月涛在迫害她时都说:“你的邻居都说你是个好人。”可是,就是好人也难逃恶党的迫害。九年多了,中共对封强的迫害一直没有停止。

一、平山公安多次绑架、酷刑、勒索的事实

1999年“七二零”,封强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申冤,被平山县公安局封庆芳(政保股长头衔)、肖随龙劫持回县看守所关押了九天,封庆芳还勒索了她丈夫三百二十元钱(没有收据),才把她放回来。

2000年农历正月十七日上午,平山公安局恶警肖随龙伙同另外两个恶警到封强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要封强交大法书。封强不交,恶警们胡翻乱找,抢劫了《转法轮》一本,磁带二十多盘和一台一百多元钱的录音机,并且把封强劫持到县公安局。

肖随龙一伙对封强大打出手,并要她下跪。封强义正词严的说:“我凭什么给你们跪!”她一直背法,做笔录的恶警一会笔不出水了,换笔后还是没水,且头疼的不行,说:“不要说了,我头疼的不行。”当天把封强投入平山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封强要求把抢劫的大法书留下,恶警封庆芳恶狠狠的说:“给她戴上脚镣子”!就这样在看守所给封强戴了八天八夜脚镣子,吃喝拉撒都得别人帮助。后来看守所的恶警又给封强戴上了背铐,且提高到极限,疼的封强大声地“啊呀”了两声。她突然想起:以其“啊呀”还不如背法呢,就边往监室走,边大声背“论语”。恶警们嫌声音大,直到下午才给换成前铐。换时,铐齿都勒到肉里了。

至今,她的手、胳膊还时有麻木感。犯人都为她鸣不平,心疼地说:“别给封强戴了,给我们戴吧。”摘手铐、脚镣时,还是那个张恶警,他说“你恨我吗?”封强说“善恶有报是天理,你比我年岁大,应该更清楚吧”!

封强被非法关押35天,封庆芳逼她写“保证书”。封强写“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他一看写的又是做好人,马上撕掉,并打了封强一顿。期间封庆芳再次勒索其丈夫1200多元钱(没有收据)。

2001年“七二零”的一天傍晚,下槐派出所李素兵、李春海、杨习存、苏士华、武习伟等窜到封强家欲行绑架,封强要去厕所,恶人们不让去,封强大声吆喝,非去不可,丈夫也说让她去吧。恶人们毫无人性地一直拿手电筒照着。回来后,封强突然倒地抽搐不止,不能说话,丈夫说:“旧病犯了,不敢动。”恶人们打电话与县公安局商量,直到11点多才走。

第二天,天不亮,恶人们又到封强家抓人,封强不配合,突然她又倒地不停的哆嗦抽搐,村民封爱梅都说:“人都这样了,快让她回吧。”毫无人性的恶徒们硬把封强连拽带抬绑架上车,并给她戴上手铐。由于抽搐,她东倒西歪,前扑后仰,有时在车座上窝着,就这样把封强抓到了平山县实验中学洗脑班。刚下车封强又倒在地上。但能讲的时候,封强就给封庆芳讲真相。恶人让封强签字,她不配合,拒绝签字,当天就回了家。

2004年3月24日晚,封强到西柏坡镇梁家沟村讲真相时,被西柏坡派出所陈文进(所长头衔)、恶警苏士华绑架,封强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揪住她的头发打脸,头发拽掉很多。

在派出所的长椅子上,恶警用手铐铐了封强一宿。第二天,苏世华伙同下槐镇派出所恶警李素兵、杨习存、李春海和下槐镇政府付青山等到她家非法入室抢劫。没有任何手续,洗劫了四台录音机。封强背法,苏世华就打她,直打的封强耳朵流血,恶警们怕老百姓看见,就用封强头上的毛巾扯下来包住她的头。当天,又劫持到公安局,苏世华等把她从公安局一楼一直拖到三楼,后从三楼头朝下拖到一楼扔到了汽车上,关入看守所。

在看守所,她告诉公安局副局长陈二军,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没有犯法,要求无条件放人。陈二军气急败坏的说:“再这样说就把她放到男牢房操练操练”。封强在看守所被迫害的站立不稳,往起一站就倒了,恶警还强迫她值班。

二、下槐镇邪党政府迫害封强

2000年腊月初七,恶党以怕封强去北京为由,由下槐派出所王新堂(所长头衔)和下槐镇政府王彦波带领苏士华、李春海、杨习存等把封强绑架到下槐镇邪党政府。中共邪党徒曹为国把她双手铐在暖气管上,用膝盖猛顶封强的尾骨,迫害造成封强下身流血14天,尾骨直到半年后一坐还疼。

另一法轮功学员韩食堂,被迫害了一晚上,已经动不了,也不能吃饭,第二天早晨,下槐镇恶党书记赵振芳恶狠狠的用脚踢他,还说:“叫你吃你不吃”!当时封强觉的好象踢在自己身上一样,就说了一句“你们把他迫害得快不行了,你还踢他!”赵振芳马上回过头来,左右开弓打了封强四个耳光。

一天,中共恶徒张建设(副书记头衔)要大家听他念邪党社论。封强就背《论语》,张建设就把封强拽到楼下院内罚站冻着,天很冷,没人时,封强就背法,有人就讲真相,实在冷得不行就炼功。恶人见她炼功,就把她铐在院内的大树上,双手搂着树戴着手铐,没有一点活动余地,双手肿的象黑馒头,不让睡觉,长夜轮流熬鹰20多天,还勒索每天交10元生活费,否则,不让回家过年。直到腊月二十七日才放回家。

2008年7月“奥运邪火”传递到平山之前,下槐镇政府唆使罗家会村会计封二旦,以给村里办什么扶贫款为幌子,骗走封强的身份证,户口本,非法扣押了2个多月。

三、下槐镇邪党政府党徒与警匪勾结再次迫害

2001年4月23日晚上10点左右,下槐派出所王新堂、韩会军(副镇长头衔)、王彦波、苏士华、封五龙、曹为国、等窜到罗家会村,要封强开门,封强不开,并到房上正告恶人们说:“去年腊月,你们迫害我,直到现在还不能坐,今晚又来了。父老乡亲们,土匪来了,快救我吧!”恶警苏士华隔房而过上了她家的房子,一伙人把封强绑架到下槐镇伪政府。

一路上封强高喊“法轮大法好,千古奇冤。”第二天,封强丈夫从外地做工回来后,去镇政府把她要回来了。第二天(24日)晚12点左右,王彦波、苏士华、张南瓜、杨习存、李春海封五龙等再次隔房而过,又把封强绑架到下槐镇,不让睡觉,非法关押了11天。5月5日半夜2点,封强跳楼逃出魔窟,被迫流离失所。期间恶人们经常到村抓她,一次突然半夜隔房而过到家里抓她,封定忠(时任下槐镇政法委书记头衔)心虚的告诉其丈夫:“今天的事,你不许对别人说”。

四、洗脑班的迫害

2004年5月20日,封强被非法劳教,因身体被迫害的太虚弱,劳教所拒收。但恶警仍不放人,就把她劫持到六一零(江集团和中共恶党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因臭名昭著,现在改称“防范办”)在温塘镇的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洗脑班,除吃饭和上厕所外,一直用手铐铐着,有个六一零暴徒,强行揭起了她的上衣,她大声说:“你要干什么!”他流氓无耻地说:“考验你对情怎样。”

每天中午,下槐镇政府的焦唐云、焦志平、封素红在房间睡觉,把她铐在外面的椅子上三、四个小时。这样的迫害使的她经常跌跟头,而恶人们还说她是装蒜。

五。劳教所的迫害

在洗脑班迫害15天后,于2004年6月4日,封强被强行投入石家庄劳教所。
(在劳教所的迫害事实见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报道)。

相关责任人(区号:0311):
姓名 性别年龄 籍贯(邮编050400)现在工作单位 电话
肖随龙 男 55 平山镇孟堡村 公安局 82913091
封庆芳 男 49 下槐镇柏岭村 公安局 82913739
陈二军 男 55 平山镇东关村 公安局 13931978883
赵振芳 男 回舍镇郭苏村 县医院 13231179199(82934688)
张建设 男 孟家庄镇北坪村 农开办
王新堂 男 47 回舍镇王家庄村 城关派出所
王彦波 男 35 两河乡庄沟村 下槐镇政府
苏士华 男 回舍镇南望楼村 公安局
曹为国 男 回舍镇 下槐镇政府
韩会军 男 苏家庄乡 小觉镇书记
张南瓜 男 孟家庄镇北坪村 孟家庄派出所
杨习存 男 54 下槐镇刘家坪 下槐派出所 13933866659
李春海 男 古月镇观音堂村 下槐派出所 15003210206
封五龙 男 43 下槐镇罗家会村 下槐镇政府
封定忠 男 下槐镇通家口村 县信访局 13032665386
李素兵 男 温塘镇焦家庄 公安局 13931976238
武习伟 男 下槐镇下槐村 下槐村
陈文进 男 50 南甸镇夹峪村 西柏坡派出所 13931133908
焦唐云 女 温塘镇杜家沟村 下槐镇政府
焦志平 女 温塘镇焦家庄村 下槐镇政府
封素红 女 35 下槐镇王家沟村 下槐镇政府
付青山 男 下槐镇西沟村 下槐镇政府
封二旦 男 56 下槐镇罗家会村 罗家会村 1500321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