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法轮功学员陈启季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时间过得太快,转眼,湖北省荆门市中建三局一公司子弟学校教师、法轮功学员陈启季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

二零零七年的那个春天,百花已经盛开,春天本该是美好和温暖。然而,四月二日深夜,我起身如厕,感到本来很温暖的春天,突然变得异样的寒气侵人。天明,得知同修陈启季就在当天被湖北荆门六一零和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合伙迫害致死,时年四十六岁,丢下了正在上大学的十八岁的儿子和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荆门六一零非法判刑十年的、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的妻子李艳华。

十几年过去了,第一次见到陈启季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似乎就在昨天。

记得那天是晚上,我们许多刚走入大法修炼的初学者,参加荆门法轮大法辅导站举办的义务教功九天班。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由老学员教授炼功动作,那次教授动作的就是陈启季。当时他是荆门辅导站的副站长。看到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年富力强的他也在炼法轮功,我当时就感觉此功一定非同凡响。从此,我也走进了大法修炼的行列,成为坚定的大法修炼者。

荆门地区无论大型还是小型的法会,都能看到热心人陈启季的身影;作为没有任何名利的义务辅导员,他曾多次往返给其他同修买送大法书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陈启季夫妇正在广州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上,夫妇俩象往常一样到广州一个大型的体育场去炼功,结果遭到警察的驱赶。那一刻,他们夫妇俩才知道,邪党头子开始撕破伪装公开镇压法轮功了。

陈启季和全国其它地区的学员一样,依法上北京去维护自己信仰自由的权利。

从北京被非法绑架回荆门以后,陈启季被邪恶在荆门拘留所和看守所反复非法关押,最后被非法劳教。恶人因为陈启季没有被所谓转化的可能,将他在沙洋劳教所几个大队轮换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陈启季被邪恶非法关押进了湖北沙洋劳教所最邪恶的严管队。在严管队里,陈启季被迫害得血压高得惊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才被放回家。

大约在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在街上偶遇正在买菜的陈启季。见面时,彼此都有不可思议之感觉。我记得他一见我头一句话就问:就你一个人?(意思是没有人监视跟踪你?)当确定我是自由以后,我们约好了以后见面的办法。后来,他不时给我送过来新经文和真相资料。这样经过几个月以后,我就和他失去了联系。再后来就得知他被本地邪悟人员出卖,再次被荆门六一零非法抓捕。恶人将他非法重判十年,他妻子也被非法重判十年。

在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之间,陈启季被邪恶非法关押以后,我也陆续打听到一些消息。根据知情人说他在范家台监狱里,依然坚修大法,但被邪恶残酷的持久的迫害,人已经越来越不行了。二零零四年年初,陈启季已经被范家台监狱的邪恶快迫害死了。

人都快被折磨死了,范家台监狱还要陈启季写邪恶的保证书,陈启季拒绝写。最后范家台监狱害怕承担责任,在只剩一口气的情况下,将陈启季以保外就医放回家。几天后,陈启季含冤去世。

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号,在得知陈启季已经被迫害去世的消息以后,我们准备赶到医院见陈启季最后一面,但陈启季的遗体当天早上就被送走火化了,没能见到。

陈启季是被邪恶中共迫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