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洪积老人含冤离世 家人仍不断被骚扰(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山东省青岛城阳区七十六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刘洪积老人含冤离世后,家中只有老伴韩正美老人,一人孤苦度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期,就受到来自各方恶党人员的骚扰。


刘洪积老人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半左右,青岛城阳区流亭街道“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两名警察来到流亭街道东女姑山村大法弟子刘洪积老人家骚扰。两名警察一名穿绿警服,留平头,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另一名穿黑色警服,一米八左右,没敲门就进了刘家。家里只有一名亲戚家的女孩帮助老人收拾屋子,他们进屋后四处查看,留平头的警察并问谁住这里,几人住等,临走时又企图探听刘秀芳(刘洪积的二女儿)的情况。过程中一直是留平头的那名警察逼问。

几天过后,三月三日晚七点半左右,城阳区流亭街道“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的警察又到刘家敲门,问是不是刘秀芳家?老人当时正好由亲戚家的女孩陪伴在家。韩正美老人打开门后问他们来干什么?上次留平头的警察说来看看。这次来了三名警察,一名还是上次那个留平头;另一名胖乎乎的,戴眼镜,一米七以下,背个包;还有一名穿黑色警服的跟在后面。

韩正美老人说:来看什么?女孩也说:姥爷已经被你们迫害死了,你们还来干什么?想把我姥姥也折腾死吗?那个胖警察说:怎么能是迫害?老人说:怎么不是迫害,我老伴原来身体那么好,不是你们迫害能死吗?女孩说:你们三天两头来骚扰,已经被你们迫害的家破人亡了。警察执意要进屋看看,老人说:有本事就抓小偷,我们一不偷,二不抢,你们来管这些好人干什么?三名警察走出不远,老人说:再别来了。那个胖的竟厚颜无耻地说:还来,我们隔两三天就来看看。

刘洪积的老伴韩正美老人今年七十五岁,曾是患有多年肾炎、脉管炎、气管炎、肠炎的老病号。在修炼法轮大法后,老人奇迹般的康复,身心健康。自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刘洪积家人上下老小屡遭迫害,一家从此就再也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一直生活在骚扰与恐怖中艰难度日。

大女儿刘秀贞及其儿子杨乃健,与二女儿刘秀芳(三人均是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城阳区流亭街道仙家寨村向村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杨乃健被送往青岛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晚上,流亭边防派出所的七、八个恶警、恶人在刘秀贞的家门口,将杨乃健、刘秀贞、大法弟子杨友芬绑架,拖到马路上当众殴打杨乃健,并猛踢他的下身。赵村恶警袁喜道、流亭边防派出所恶警白家豪对杨乃健毒打,白家豪用膝盖猛顶杨乃健小腹部位,致使他当场大小便失禁。袁喜道用橡胶棍疯狂毒打他、并用拖鞋狠抽脸部,白家豪用杂志卷成卷狠抽杨乃健脸部。五月十二日凌晨杨乃健有幸逃脱,至今流离失所在外。几个月后刘秀贞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被送到了济南女子监狱迫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二女儿刘秀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恶人强行洗脑,又被流亭街道办事处与双埠村委勒索一万元。双埠村恶党书记张训贵又趁机敲诈勒索三千二百元钱“地皮钱” 。刘秀芳家新盖的刚装修好的两间房子加上院墙全部被张训贵派人用铲车推倒。刘秀芳被非法关押在流亭边防派出所里被逼迫白天黑夜连坐硬长板凳十三天,还被绑架到李沧区李村中韩精神病院绑在床上输了七天破坏中枢神经的药, 曾被绑架到淄博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在恶警、恶人的迫害下,刘秀芳至今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奥运期间,刘秀芳的户口所在地李沧区湘潭路派出所,用不正当的手段获取了刘秀芳丈夫的手机号码,一位自称姓李的询问刘秀芳的丈夫刘秀芳的下落,当刘的丈夫询问他怎么知道手机号码时,此人说:自己是干这个的能不知道?六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李沧区湘潭路派出所一男一女,男的就是曾给刘秀芳丈夫打电话的李××,四十多岁,一米七左右。两人来到刘秀芳婆婆家,冒称刘秀芳丈夫的同事,打听刘的下落,又打听刘丈夫的去向。老人被骗说:在其岳母家。两人又来到刘秀芳的母亲韩正美家。当老人问来干什么?姓李的又支支吾吾谎说找刘秀芳商量房子的事,老人说:房子的事找她丈夫就行了,李又说:找女人商量比较合适。韩正美老人就讲了全家人几年来遭受的迫害,修炼真善忍是做好人,善恶有报的道理。

三女儿刘秀芝(大法弟子)是青岛海洋科技馆(原青岛水族馆)职工。因大姐刘秀贞和外甥杨乃健被非法抓捕后,和父亲刘洪积及母亲韩正美到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要人。恶警所长吕伟忠伙同“青岛市六一零”、“青岛科协”、“青岛海洋科技馆”层层施压,以降职、降薪,长期洗脑,逼迫签字、停止工作、停发全年奖金等方式迫害刘秀芝,并企图迫使刘秀芝放弃真善忍信仰。

七十六岁的刘洪积老人,生前是青岛水族馆出海船员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五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此前,由于过度劳累等原因,患有多种疾病。特别是退休后的几年里,疾病扩展成脑血管硬化,嘴歪眼斜偏瘫,行走不便,高血压持续不下。一九九七年在一次住院检查中,医生发现在刘洪积的肝脏上长有瘤子,后经青岛医学附属医院确诊为肝癌。最后在淄博万杰医院采取伽玛刀手术时确诊只能打掉肝脏阳面的一个瘤,阴面两个不敢动。出院时经一大夫介绍说,回家修炼法轮功试一试也许有效,就给少开了一点药,让他一个月后再回去复查。

别无选择的老人回家后炼起了法轮功,结果身体真的好了,肝癌痊愈,从此以后一粒药也没吃一直很健康。以前,刘洪积是出了名的“三毛”,脾气不好,动辄对人发脾气。学法轮功以后,不但身体好了,性格也变得平和,待人热心周到。发生在刘洪积老人身上的神奇的变化,周围和单位的人都是有目共睹的,也因此影响了家人和周围很多人来炼法轮功。

自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刘洪积老人经常遭到东女姑山村委、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流亭街道办事处的骚扰。曾被骗至东女姑山村委说有事商量,后唆使恶人侯成坚伙同恶警绑架到青岛市六一零洗脑班迫害(六一零是恶党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后被恶警勒索家人一千元押金才放人。

恶警们为找刘秀芳、杨乃健,经常到老人家进行骚扰、恐吓,经常半夜敲打窗户,趴在墙上吓唬,并多次闯入非法抄家,逼迫两位老人去找人,致使两位老人无法正常休息、生活,整日生活在恐惧中。面对这样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刘洪积老人身体状况开始出现急剧的衰退病变,后背长了一个大疖子,化脓流血,严重时卧床不起。后来严重的咳血、喷血。大脑不清醒,大小便失禁。医院后确诊旧病复发并恶化。二零零七年的五月二日, 饱经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迫害的刘洪积老人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因狱方恶警拒绝,大女儿刘秀贞最终未见父亲最后一面。

刘洪积老人已含冤离世,无罪的大女儿被关进监狱迫害;二女儿与外甥被迫流离失所,韩正美老人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内心已经够痛苦的了,流亭街道“驻女姑山流亭边防派出所”的人还不断地进行骚扰。真心地希望那些被邪党欺骗行凶的警察们明白真相,不再被中共利用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及家人赎回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8/197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