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梁运成遭迫害 家破人亡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八日】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梁运成,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被绑架后,遭到酷刑折磨,现被非法关押在二龙山监狱,恶警对他进行邪恶洗脑,并叫嚣要对他非法判刑。

大法弟子梁运成,四十二岁,因坚定法轮大法信仰,几年来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梁运成曾是凤城职业高中的一名教师。在政府招考公务员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凤城市人民法院。是一个很多人都熟悉的正直、善良的好人。一九九六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处处以“真、善、忍”为准则严格要求自己。在法院工作时,梁运成从不接受原告或被告的吃喝和财物,尽心为百姓办事儿。

然而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梁运成因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从法院调到凤城市水利局工作。在新的单位里,他仍然工作出色,尽职尽责,处处与人为善,年年被评为凤城市和丹东水利系统的先进工作者。这样一个正直、善良的好人,只因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却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被迫害得妻离子散,父母双亡,身心备受摧残。

二零零六年一月三日,梁运成因在宽甸县向老百姓讲述法轮功真相,被当地恶警绑架,并被非法送到本溪教养院。在本溪教养院期间,梁运成遭受到残酷的、非人的迫害。教养院为了逼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经十几天、用十多个人围攻他,昼夜不让他睡觉,并用警棍毒打他。恶警见他还不放弃信仰,又两次将他送进抻房残酷折磨。最长一次竟将他固定在“抻床” 上二十一天。

“抻床”这种酷刑是将整个人固定在一个特制的床上,把人抻成一个“大”字型。一直抻到人觉得身体即将四分五裂为止。梁运成经历了残忍的“抻床”酷刑折磨,仍拒绝所谓“转化”,恶警又将他转入鞍山教养院继续迫害。

梁运成的父母都是年过七旬的老人。当听说儿子被抓并被酷刑折磨后,两位老人痛不欲生;老母亲曾几次去宽甸、本溪探望儿子,都遭恶警拒绝。最后一次在鞍山教养院,母亲终于看到儿子,发现原本身高1.76米、体重194斤重的儿子,看上去还不足130斤,而且两眼视物模糊,本来乌黑的头发严重脱落,并生出许多白发。看到短短一年多时间儿子的变化,做母亲的心碎了。回到家后,老俩口抱头痛哭,老父亲从此一病不起,被检查为胃癌晚期。老人在病重期间想要见儿子最后一面,也遭人性全无的恶警拒绝。二十多天后父亲就含冤离开了人世。父亲走后,母亲更是无依无靠,她躺在病床上,整日念叨:“我儿子是好人,我儿子没有罪。”两个多月后,梁运成的母亲也带着未见到儿子的遗憾离开人世。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梁运成冤狱期满,回到家后才知道父母都已去世,他撕心裂肺的痛,孤身一人趴在父母的坟上哭了整整四个多小时。

待梁运成回水利局上班后,单位因受有关部门的压力,停发了梁运成应该享受的近三千元的公务员工资。每月只按工人的工资标准1176元开资。

梁运成的结发妻子深知自己心爱的丈夫是当今世上最难得的好人,但是在种种压力的逼迫下,二零零八年四月份,一对曾经恩爱着的夫妻被迫分手了。梁运成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在共产恶党的迫害下拆散了。

在面临失去一切,甚至是失去生命的痛苦中,梁运成依旧坚持着“真、善、忍”的信仰,坚守着人类赖以生存的道德良知,在自己遭受残酷迫害后依然慈悲、宽容的对待身边的所有人,希望唤醒他们沉睡的良知。

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梁运成在河畔新城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凤城公安局国保大队马上派警车赶来抓人。车上窜下四个恶警,揪住梁运成的头发,将其手反背身后,强行摁倒在地,然后用皮鞋狠狠踩着梁运成的头,对其拳打脚踢,施以暴行,然后将他强行绑架到北山拘留所关押。

梁运成被非法关押在北山拘留所期间,遭恶警酷刑折磨,恶警们将他“大”字形抻拽、并将双手、双脚用铁铐扣住,固定在地铺上,动弹不得,大小便都在上面;梁运成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们就强行对他灌食,使梁运成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这种折磨一直持续到三月十三日,恶警将他转移到二龙山监狱继续关押迫害。恶人公开叫嚣:这回至少判他三年以上,非“转化”他不可,并准备从外地调来“洗脑团”,对他进行洗脑迫害。

参与迫害梁运成的政法委副书记李洪全、国保大队恶警马秀立等人,目前仍正在昧着良心,企图对梁运成进行非法劳教或判刑。

在此正告参与迫害者,善恶必报是天理,千古奇冤必昭雪!对法轮功及大法弟子欠下的一切都得偿还,谁都逃脱不掉的。你可以拿什么都不当回事,但千万不要拿你生命的永远做赌注。 希望大法弟子的善能换回你们的正义与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