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的故事(一):从帝喾说起 【明慧网】

尧的故事(一):从帝喾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夏禹王治水是在帝尧的时候。但是有些和治水有关系的人多生在帝喾的时候。所以我这部书只能从帝喾说起。这位帝喾,姓姬,名俊,号叫亡斤,是黄帝轩辕氏的曾孙,少昊金天氏的孙子。他的父亲名作桥极,他的母亲姓陈锋氏,名叫握裒。这个握裒有一天到外边去游玩,看见了一个大人的脚迹,也和伏羲氏的母亲一样,走过去踏他一踏,哪知心中亦登时大大的感动,因此就怀孕而生了这位帝喾。而且帝喾一生落地,就能说话,并且自己取一个名字叫俊,这亦可见是个上天派遣下降的一位星君了。

帝喾所住的地方,名叫穹桑。且说穹桑地方僻在西海之边,与中原隔绝,人烟稀少,帝喾的父亲桥极又早早去世了,帝喾生长在这个偏僻地方,幼年孤陋,可算得是个乡下的小孩子。但是他天生成功的聪明,有些事情竟能够不学而知,不学而能,尤其欢喜研究的是天文星辰。邻居有一个人,姓柏名昭,本来是桥极的朋友,学问很好,只是性耽静僻,不喜作官,帝喾就拜他为师,常常去请教,因此学问、道德格外猛进。到得十二、三岁的时候,居然已经是一位大圣人了。那时候在中原做大皇帝的是黄帝轩辕氏的孙子、少吴金天氏的侄儿,名叫颛顼高阳氏,排起辈行来,就是帝喾的堂房伯父。

这位颛顼高阳氏,亦是一位天上降下来的星君,他未生之前,他的母亲女枢住在幽房之宫中,看见一道瑶光,如长虹一般穿过了月亮,她即时心有所感,便怀孕而生了颛顼。此刻这颛顼高阳氏,做大皇帝已经几十年了,天下太平,四方无事,眼见自己年纪渐渐大了,将来这个皇帝的宝位传给什么人呢?心里非常注意挂念。忽然听得他的远房侄儿帝喾年纪虽小,竟有这样的圣德,不禁大喜,就派遣人到穹桑去宣召他母子到京,以便任用。帝喾母子听见这个消息,亦当然欢喜,就收拾行李,辞别了柏昭,跟随了颛顼的使臣径到帝丘京城来见颛顼。颛顼一看,只见帝喾生得方颐、庞覭、珠庭、仳齿、戴干,仪表非常,心中大悦,便问道:“汝今年几岁啦?”帝喾道:“俊今年十五岁。”颛顼听了更加喜悦,又说道:“朕从前在少昊帝的时候,少昊帝命朕辅政,那时朕止十五岁。如今汝亦十五岁,恰好留在此处,辅佐朕躬,亦是千秋佳话。”说罢,就下诏封帝喾为侯爵,并将有辛地方封帝喾做个国君,但是不必到国,就在朝中佐理政事。从此帝喾就在帝丘住下。

颛顼帝九十一岁时忽然病故,在位共计七十六年。其后颛顼的儿子禹祖被推为君主,叫做孺帝颛顼。时间不长,孺帝颛顼又生病而死,此时国家连遭大丧,百姓惶惶无主。于是,在朝在野有声望的人会集起来商议,一致推戴帝喾出来做君主,一则因为帝喾才德出众,二则颛顼帝当时早有此意,不过没有明白说出来就是了。帝喾却不过大众的意思,只得允许,就即了帝位,一切大小官员,悉仍其旧,不过京城却换了一个,选定嵩山之北亳邑地方作为新都,叫金正、木正带了官员先去营造,等颛顼和孺帝颛顼两个落葬于帝丘城外之后,即便迁都到亳邑。因为他初封于辛的原故,改国号叫高辛氏。从此以后,便是帝喾时代了。

且说帝喾此时年已三十,娶了四个妃子:第一个姓姜,名嫄,是有邰国君的女儿,性情清静专一,喜欢农桑之事,是个端庄朴实的女子。第二个是有娥国君的女儿,名叫简狄,极喜欢人事之治,乐于施惠,仁而有礼,而且能上知天文,是个聪明仁厚的女子。第三个姓陈锋氏,名叫庆都,是天上神人大帝的女儿,那大帝生于斗维之野,常在三河东南游玩。一日,天大雷电,一个霹雳,将大帝身上的血打出了,流到一块大石的里面去。后来这血化成婴儿就是庆都。那时候,适值有一个姓陈锋氏的妇人从石旁经过,听见石头里面有婴儿啼叫之声,就设法取她出来一看,原来是个女的,因为她出身奇怪,相貌又好,就抱回去抚养,当作自己的女儿,因此她就姓了陈锋氏。后来长大之后,她的状貌很像神人大帝,因此大家知道她必是大帝的女儿。尤其奇怪的,她随便走到哪里,头上总有一朵黄云给她遮盖,所以他人要寻找庆都,不必寻人,只要寻那朵黄云,就寻到了。哪知不到七八年,她的养母陈锋氏忽然死了,这时庆都没有人抚养,不免衣食困苦。但是庆都却并不打紧,即使十几日没得吃,她亦不觉饿,这个岂不是更奇怪吗?后来有一个姓伊名长孺的人,看得她好,又看得她奇怪就收养了去,从此庆都就住在伊长孺家中了。帝喾辅政的时候,伊长孺同了庆都来到帝丘。帝喾的母亲握裒,听人说起庆都的奇异,叫了她来一看,头上果然顶着黄云,而且相貌又很好,更兼和自己同姓,因此就叫帝喾和伊长孺说明,收她做了妃子。

第四个是诹訾氏的女儿,名叫常仪,亦是个极奇异的人。她生出来的时候头发甚长,一直垂到脚跟,而且也就能说话。帝喾因为她和自己初生时候的情形相同,所以又收她做了妃子。

自从帝喾做了大皇帝之后,他的母亲握裒就向帝喾说道:“现在既然做了天子,应该立一个皇后才是。我看你四个妃子都是好的,相貌亦都象有福气的,你随便立一个罢,想来其余三个决不会心怀不平的。”帝喾道:“母亲所言固然不错,但是儿考察天文,那皇后不必一定要立的,天文中御女星有四颗,一颗最明亮,其余三颗较暗些,都是应养后妃之象。当初我曾祖皇考黄帝单有四个妃子,不立皇后,亦就是这个原故。现在儿恰有四个妃子,姜嫄年纪最长,就算她是一个正妃,应着那颗最明亮的星,其余三个依次相排,作为次妃、三妃、四妃,应着那三颗较暗的星,母亲以为如何?”握裒道:“原来有这许多道理,那么随你吧!”

且说那唐尧怎样降生的呢?原来庆都自从归宁之后,到了伊耆国,伊耆侯夫妇格外优待,自不消说。隔了多日,伊耆侯夫妇和庆都说道:“这几日天气很好,我们陪你出去游玩游玩吧。”庆都听了非常欢喜,就问道:“到哪里去呢?”伊耆侯道:“我们这里可游玩的地方很多,你还是喜欢水呢陆呢?”

庆都道:“女儿想还是水路好。一则坐船比较的安逸,二则风景亦似乎比山岭来得清秀。”伊耆侯道:“那么我们到大陆泽去吧,那边风景很不坏。”当下议定了。

次日,伊耆侯夫妇便同了庆都,径向大陆泽而来。一路山势逶迤,林木葱郁,正走之间,忽然空中落下一块细石,正打在庆都额上。庆都出其不意,虽则不甚痛,不免吃了一惊,往上一看,并无别物,但见一群小鸟向前方飞去,颇觉诧异。伊耆侯道:“这种鸟儿名叫‘精卫’,又叫‘鸟市’,又叫‘冤禽’,又叫‘志鸟’,原来是炎帝神农氏女儿的魂魄所化的。

“当初神农氏有两个女儿都是慕道求仙,要想长生不老,哪知后来一个女儿,跟了赤松子云游四方,居然成了神仙。还有一个名叫女娃,偏没有成仙的缘份。赤松子不去收她,她愤极了,要想跑到海外去访求神仙。谁知到了东海,上船不过半天,舵翻樯折,竟溺死了,因此它的精魂不散,就变成这种鸟儿。它的窝都在我们国的西面发鸠山上。它们常常衔些小木小石飞到东海去,丢在海中,要想填平东海,以泄它溺死之恨。它们一生一世,除了饮食倦卧之外,就是做这件事情,历代以来,子子孙孙,无有休息间断,真真是个怪鸟。我们在这一带走路,往往给它所衔的小石打着,这是不足为异的。”庆都听了,方才恍然。

(取自上古神话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