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机缘 配合整体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九日】回家的路上,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落下一阵雨,开始细雨蒙蒙,还想紧赶几步,快点回家,不料雨点越来越密,又没带雨具,只好就近到一家贸易公司的过道处,暂时避雨。

走進过道,见一辆三轮车停在里面,车后放着一摞纸壳等杂物,一旁蹲着一位约六十来岁的老人,默默的吸着烟,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不一会,阵雨停了,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要不要跟他讲“三退”的事呢?看上去他好象不是邪党的党员吧?我还要急着回家,于是走出道口准备赶路。

走出没几步,我的心猛然一震,似乎有一种声音在质问我:“你是大法弟子吗?你履行大法弟子的使命了吗?讲真相救人难道还要凭感觉分人去讲吗?”

我旋即又走了回去。来到老人面前,我善意的问他说:“老伯,避雨呢?”见有人搭话,老人站起身来,“噢,等雨停了再出去收点货。”老人显得平静而安详。我说:“老伯,我想问你个事,你是党员吗?”“是啊,当年在部队入的。多少年没交党费啦。”没想到他还真是邪党的一员。想起刚才我那错误的一念,内心感到一阵愧疚。

我耐心的跟老人谈起当前的退党大潮和“亡共石”,以及“三退”与每个人性命相关等,我说,退党不是我们个人对××党要怎样,而是这个邪党做坏事太多了,上天要消灭他,就象那个狐狸、蛇呀那些不好的东西,遭天灭雷击一样,是凡入过邪党的,就赶快退出来,才能免得到时陪命遭殃的。

老人听罢,显出很着急的样子,问:“怎么退才作数啊?”我告诉他如何退,他当即让我给他起了个化名,声明退出了邪党组织。完后他如释重负的向我道谢。随后他又问我:“我家孩子也有入团入队的,我想让他们也快点退出来,怎么办哪?”我详细告诉他,可以把三退声明张贴出去,或暂时写在纸币上花出去,也可找你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帮你发表“三退”声明,他激动的说:“好,这可是个大事,我一定叫孩子们快退!”

师父说过:“无论他们代表的与他们自身对映的空间与众生都是重大的生命群。”(《北美巡回讲法》)可是,这次却差点因我的分别心,而贻误了眼前众生的得救,想来觉的真是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救度。

我是九六年得法修炼的。几年来,自己也知道遇事应多向内找,这是修炼人的本份,但分别心就象一些固有观念一样,虽说自己也注意在层层剥去,但老觉的去除不净,如看《明慧网》时,对当地邪恶迫害大法的情况,我总是格外关注,格外上心,无论是发正念,还是打电话、发邮件、写真相信等,可以说做的都很用心,在曝光邪恶、制止恶人恶行等方面,有机圆容,配合整体,也有较好的实效,而相对来说,对于其它地区的迫害觉的当地同修也在做这些事,所以用心就不太够。找出症结,正视这些问题后,现在我一改以往的不足,只要大法需要,整体需要,我都会毅然决然的去做。

还有一次,我想编辑一份本地真相资料,就此事与协调的同修切磋时,同修告诉我说,已有其他同修在做这件事了。听到这话,我就打算放弃资料的编辑工作,此时同修诚心开导我说:“你在资料编辑方面,有技术专长和条件,又有心来做,为什么非要局限在一时一地呢?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只要对证实法有利,无论什么项目,都应该主动去做才是啊,救度众生咱可不能有分别心哪!”

同修的话,一下子说到了我心里,真是点到了实处,找到了执著心的根源,是啊,同样都在证实法,谁做不是做,这不都是好事吗?那我又何必非要局限自己呢?难道其它地区就不需要我们去做吗?师父说过:“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分是我该管的还是我不该管的。你分不清。这是有分别心,这可不是大觉者的慈悲。”(《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浏览明慧网,我看到有些地区在证实法中,有时的确需要一些必要的真相资料,如真相小册子及传单等,于是,我就尽其所能的参与到这部份资料的编辑工作中来,几年来,一直坚持在这样做着,对曝光当地邪恶,启悟世人正念,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其实,师父在这方面早就教诲过我们“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

证实法中,每个同修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讲真相救众生,需要的是我们整体的圆容和配合,过程中任何一个执著心,如显示心、欢喜心、依赖心、分别心等,都会成为我们讲真相救人的阻碍,也都会给我们证实法带来遗憾和损失,因此,我们只有时刻以法为师,真正向内修,向内找,不断归正不足,证实法才会取得更好的效果,才能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