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一、怕心

我叫春晓(化名)今年70岁,家住吉林省。我觉的要救度世人,首先就得去掉怕心,可我从小就胆小,也就是怕心很严重,严重的程度不敢走独木桥,不敢走背道,晚上去厕所都得别人陪着。

我记得在我十一岁那年的一天晚上我要去厕所,我看我母亲、妹妹都睡着了,我没忍心叫醒她们,就鼓足勇气自己去。我刚走到屋门口,就看见门槛外边头顶门槛笔直的躺着一个人,身长3尺,头很大,我没等看准五官,就大叫一声,转身往屋里跑。我的叫声把全家都惊醒了。我母亲问我叫什么?我说:屋门槛外边躺着个人。我妈说:走,我领你看看去。这次看不见了。这件事使我的怕心更严重了。一直到我50多岁,晚上去厕所,都得别人陪着。白天要我一人在家,都得把房门、屋门扣上,来人我再给开。不然来人一开门我心就悬起来。大夫说我有心肌炎病。那么,我怕什么?怕狗、怕野兽伤害我的身体、怕坏人偷抢我东西、怕坏人把我打死……。

自从我有幸修了法轮大法之后,通过学法炼功,恩师把我多病、骨瘦如柴、弱不禁风的身体净化了,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身体完全康复了,抵抗能力也强了。在修炼中,通过学法,老师在法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通过学法,也提高了心性。名、利、情的执着心逐渐看淡了,怕心也逐渐小了,晚上去厕所再也不用别人陪了,白天不用扣门了。还敢在晚上出去讲真相证实法了。

二、初证实法走了弯路

1999年7月20日风云突变,乌云满天,一场诬陷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浪铺天盖地的压来,其势席卷了全中国。中国的每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为了证实大法,还师父清白为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纷纷去北京证实法。2000年12月一天,我同一位同修偷着去北京证实法。坐车到吉林,把去北京的车票也买出来了,准备先隐蔽起来,怕让熟人看见,等火车来时,再出来。

我们刚往外走,不料被当地派出所花钱安插在车站专监视去北京的大法弟子的人给发现了,走过来把我们的车票、身份证都要去了,并把我们扣押在火车站的办公室里,按照身份证地址往派出所打电话,让派出所的人调查一下,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要不是炼法轮功的就让走,要是,单位来人接。我说:“我去北京旅游局看我侄女,探亲还不可以吗?”那个功友说:“我去河南探父,路过北京,探父还不行吗?”那人说:“你们说什么都没有用,来电话听听再说。”

午后六点来钟,派出所来两个人,我单位来一人(管迫害法轮功)开车把我们送到街道派出所。单位领导也来了,把我家人也找来了,他们开始对我做“转化”,让我写“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开始我坚决不写,并向他们讲真相。老师在法中要求修炼者都要按照真、善、忍去做,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我修炼前后身体,心性的变化,大法的奇效,讲给他们听,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你们不要镇压法轮功。他们又说:“你别说了,快写吧,写完好让你回家。”我说“我不写。”他们又说:“你不写会影响学校工作,和你孩子的前途。”我说:“那我就同我丈夫离婚,跟他们脱离关系,对他们就没有什么影响了。”他们看我态度很坚决,当晚没让我回家。

第二天镇政府负责迫害法轮功工作的人把我大儿媳妇找来劝我,开始我正念不很强,当她说道:你坚持修炼法轮功,将会影响你孙子考大学的。她说到这时,我心一动,把要真因为我修炼,不让我孙子考大学,那我不落一辈子怨吗?全家人都得恨我。孩子要真不让考大学,将来工作怎么办?没有工作怎么挣钱?不能挣钱怎么生活?名、利、情使我失去了正念,写出了“保证书”。还让交1500元钱。写完后,我后悔莫及。

当晚睡觉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屋里有南北两个铺炕,一个炕上睡有5、6个人,我看老师在北炕躺着,盖个花格被。我在南炕中间坐着,看见老师起来,在我面前坐着,眼睛看着我,态度非常严肃,什么话也没说。我面对老师,双手合十,这时我就醒了。我悟这个梦一定是我这次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写了“保证书”。我说实在的,从修炼到现在不管中共邪党对法轮功怎么迫害,对大法弟子怎么迫害,我始终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尽管我不是真心写的“保证书”,这毕竟是向邪恶妥协的行为,老师因我做错事感到痛心。我对此事更是后悔万分。回忆起我得法前各种疾病折磨着我,使我感到生不如死的情况下,是恩师给我净化好了使我获得新生。在修炼的路上呵护着我,我感到对不起恩师对我的慈悲苦度。我泪流满面的下决心,我要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我决不能一错再错。

我开始认真的向内找。我为什么写“保证书”是怕孙子没有考大学机会,这是情没放下,怕孙子考不上大学,将来找不着好的工作,这是名的执着心没放下,怕孙子找不着好工作挣不到钱,这是利的执着心没放下,名、利、情这些执着心放不下就是导致怕的根源,最根本就是法没学好,对法理悟的不深透。执着心太重才导致做错事,我理解了老师为什么一再强调让大法弟子要重视学法,多学法。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跟上正法進程。我开始如饥似渴的学法。

三、看淡了名、利、情去怕心

下面我想介绍一下我通过学法,提高了心性,看淡了名、利、情去怕心的过程中讲送真相救度众生的几个例子。

2003年7月的一天,要去距离我家住的地方有四里地的一公社送真相资料救众生。以前,送真相都是和我丈夫(同修)一起送,这回因我的孙子到我家来做客,晚上没回去,晚上需要人陪着,我就让我丈夫在家陪着孙子,我自己去送去。可是我知道这条路很背,中间没有人家,路还很不好走,有水田,有旱田,岔道多,走岔了,就走山上去了。中途还有大约一里地那么远道上因年久没人修,比平地还低两尺半,里边有两尺多深的水,对边是水田,水田埂只有半尺宽,很窄又滑,过去这个地方有时还有狼出现。

我怕晚上走错路,白天我去看看路,还掉水里好几次。晚上在临行前,我心里也有点忐忑不安。因为这是第一次我自己出去送真相资料。这时老师的话响在我的耳边:“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一个修炼者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我这么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老师的话给了我勇气和力量,我不怕了。老师还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

我想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这一关我一定要闯过去。晚上八点多钟,天已经黑了,我带着真相材料和一根三尺多长鸡蛋粗的棒子出发了,一路上我不停的发着正念,走到了目地地,边发正念,边送真相资料,顺利的送完了。我边送边想:真相资料来之不易,希望众生要珍惜,好好看看救救自己。

送完之后往回走,回来的路上跌了十几跤,裤子满是泥水,鞋子陷掉几次,可我有一种胜利凯旋的感觉,因为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晚上自己走这么远的路,到家已经是11点半了。一路上我在恩师的呵护下,在正念足的状态下,我没有感到害怕,这也正像恩师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闯过了人走向神的死关,为我后来晚上独自一人送真相材料救度众生,做大法的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05年6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去离我家大约四里地的一个公社送真相材料救众生。晚8点钟我们出发,一路边走边发正念,到地方,我丈夫送第一道街,我送第二街道。准备到第三道街送,这时,我发现西南方向,离我们大约有二百米停一辆白色小车,周围还有7、8个人在唠嗑。天黑,我估计他们看不见我们,我就到第三道街,这道街就四家到头是个死胡同,我就往回走,准备去第四道街。这时我丈夫把第一道街送完来找我,他发现前边来车了,他就往我这边跑。来人快到我处时,他又往回跑,来车到我跟前停下,人都下车了。其中一人边骂,边追我丈夫,我丈夫见有人追他,又回来了。

我站在道上对着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思想中及他们身体周围空间场内一切不好的思想念头,不好的观念,以及对邪党的怕心,解体清除他们破坏法轮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清除操控他们思想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旧势力。这时我脑中回忆老师讲的一段法:“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走出来的学员上访中还要要求释放所有无罪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的学员哪?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精進要旨二》〈理性〉)

我又想:要是一两个人,我可以当面讲真相,这么多人,还是些年轻人,讲真相不一定都听,要有邪恶之人,年轻人一般都有手机,要给派出所打电话,派出所来人,我们不得被抓吗?我们带的真相材料还有那么多没送呢,要邪恶拿去给毁掉了,得少救多少人呢?我们要被抓去还怎么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于是我采取回避方法。……他们没有报警察抓我们,我俩又向东南方向走出约10里路的一个公社,把带的真相都送完了回家,到家已经三点半了。

第二天,我俩针对昨晚送真相资料被截之事向内找。我悟到:我们怕什么,旧势力就找借口,指使常人在什么上迫害我们。所以我要去掉怕心,增强正念。旧势力就找不着借口迫害我们了。

2006年6月派出所要抓我,有人告诉我让我到外边躲一躲,我不想走,因为我们包那片还有三个公社关于三退讲真相还没有送完,我二儿子把我接到市里他家了。可我还惦记着有三个公社三退真相还没送呢,送晚了,影响他们三退救度他们。

这年的7月12日,下午我带了个水瓶,一袋干粮,坐汽车前往离我家一百二十里的山区。下车,又走了10里,到我要去的地方。天已快黑了,我准备在附近吃点干粮,喝点水。到九点来钟天黑了,我就可以送真相资料了。我正往南边玉米地的方向走时,有一个男人在我后边。我進玉米地,他没看着,他看南边山路上没有人。这时又从东边来一个人,我后边那个人问,东边来的人:你看见一个老太太提个大兜子?他说:没看见。就找我,我在玉米地里蹲着,对着这两个人发正念。

后来他可能在玉米地里发现我,我看奔我方向来了。这时我站起来,拎着兜子就往南边山路走去。那人跟着问我:你方才在玉米地里做什么?我说:我上厕所。又问我从那里来,我说从西边来到南边去。我边说边走,一直没有停步。我走远了,他看天已要黑了,他就往回走了。

我一边走一边发正念,我走了有一里半多山路,在一个路旁上坡上灌木很密集的地方。天也黑了,路过的人也看不见我了。我坐那吃点干粮,喝点水。等八点半钟,社里的灯光逐渐少了,我边发正念边走下山。到社里有的狗在叫,我边发正念边送真相资料,顺利地送完两个公社。又去距这三里多路的另一个社。一路没人家,是山路。我边走边发正念,正念强,那天晚上没有月亮,我去觉得还比较亮。到另一个社时,听听盲人表,已经是1点20分了,心想:众生啊,我给你们送真相来救你们来了,你们要好好看看,以前入过队的、团的、党的都退了吧。我还是边发正念边送,送完我就向车站走去,在离车站不远的一个社,一家的墙外坐下来等回家的客车,这时已经是三点半了。

坐下来我想:我今晚上送了三个社的真相资料,往返走三十多里路,社与社中间还没人家。这是我修炼前连想都不敢想的,可我今晚上却没感到害怕。我知道老师在呵护我,宇宙众神在帮助我,是大法改变着我,支持着我,使我一次次闯过了怕的关。

四、救度众生的使命感

《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发表以后,我反复读,并且把他背下来了。这篇法理使我進一步悟到讲真相救众生的重要性,迫切性,使命感和责任感。于是,在我家住的社,我觉的有把握的人家(这里的把握指的是我给他讲完后不会举报我的人家)我就去讲,后来有人告诉我说:我大队管迫害法轮功的那个人前两天穿这大衣在我家大门口蹲两天晚上堵我。

又过三天我和丈夫晚上在我社每家大门上夹一本真相小册子,一共送出去二百多本。第二天早晨,让管迫害法轮功的人从各家搜去一百来本,送派出所去了。我想这是我们冒着危险送给各家救人的,大家看不着,怎么能达到救人的目地?我得到他家去讲去,我还把老师写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这篇经文也带去了。我想给他念念,让他知道知道救人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明白真相后,以后不要迫害法轮功,不要迫害大法弟子。

一天,我去他家,我问他,你是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你知道什么是法轮功吗?我刚一开口,他就火了,说:我没找你,你还来找我来了。法轮功在这国家不是不让炼吗?你还炼,还到各家去讲、送真相资料,我给派出所打电话。说着就拿起听话机,但没按数字,他说话时,我就对他发正念,立刻解体、清除他思想到身体周围空间场内一切不好的思想念头、不好的观念,及另外空间操控他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旧势力。让他的电话打不通。

这时我看他的右手指还在电话盘上放着,我静静的继续发正念,并请老师给我加持。后来他不给派出所打了,给中心校打,找我的大儿子(校长安排他当我的保护人)。我听电话打通了,对方说,他不在屋。他说:你们给找一找。对方又说:没时间。我听他说:找人还没时间。我接着对他说:我以前身体多病,你是知道的,修炼后没吃药,没打针,就修炼一个来月时,我那些病全好了。别的你看不出来,你看看我的手,炼功前,满手裂口子,现在你看看还有吗?早都彻底好了,咱社有五个得这样病的,他们也没少治,到现在也没好。我不光是身体好了,世界观也变了,心性提高了,还举了几件大法弟子该做的好事。老师在法中就是叫我们按着真、善、忍去做,去掉一切不好的心,把名、利都看淡矛盾中不跟别人争斗,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改正,遇事先为别人着想,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好人?我告诉你,修炼的人全是好人,这是大法让我们这么做的,这就是证实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咱们国家就是不应该镇压法轮功。你们就是不修炼,也要认识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你要善待大法、大法弟子,将来你会有个福报的。

他接着说:我在大队一年才给我三千多元钱,大队一发现有送真相的,就给我扣钱,我也得养家糊口啊。我说:他们送那些真相,也是为了救人。他又说:你们老师有那么大的能力,大法弟子在监狱,劳教所有被打死的、打坏的他怎么不去救?我说老师不破坏常人社会状态。

第二天早饭后,我又去他家,准备和他再说说,可是他上班走了。后来我又给他送过一次真相资料,以后,他也不象以前那么邪恶了。

几年来,在救度众生中,我们的具体做法是:

1、对可靠的人(不会举报我的人)就面对面讲真相。关于三退问题这样的人我也当面讲。我也给他们真相资料看。在这些人中有百分之七十的人都三退了,那部份没退的有政府干部、教师、有老兵(这三部份人中也不是都不退,但不退的人多)一般普通老百姓少。这样的人不相信天会灭中共。这些人和他讲三、四次了,他都不退。还有修基督教的、佛教的,他们认为他们那法门的神就能救他们,这部份人大多都不退连真相都不愿意听。还有家里供奉佛的,供其它的也不愿意退。但凡是我讲过真相的,除负责法轮功工作的这部份人我不能叫准,其余的人我感觉他都能做到不镇压,不破坏法轮功,不会举报大法学员,不仇恨大法。

2、对镇压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的人。当他们迫害我,找我麻烦,或者平时看见时我就和他们当面讲真相,但我没和他们当面讲三退,怕他们接受不了。

3、普遍送真相材料,包括政府、派出所、邪恶之人家。(我们全镇有一百二十四个社,有13个学员能送的,根据居住距离远近,分给这13个人,各管一片,避免有漏。每个社、每一家都送过三到四次真相资料包括《九评》。)现在大多数都是面对面讲。有时还到外地区送真相资料,到外地做客,和亲属讲真相、劝三退有时带着真相资料晚上送。

4、采用挂横幅、贴真相、写信讲真相,有给邪恶的,有给学生的,也有给外地世人的。

5、送真相资料时,遇到人若是同向的,就提提鞋做点什么,让他过去,我们再接着送。若是对面来的人,我们就先不送,记住送到哪了,一直往前走,等着人看不见我们时,我们再回来接着送。遇到车就得早点回避,遇到什么人盘问我们尽量不回答一直往前走,如果非让回答时,只能随机应变。穿的鞋子走道声要小的。穿衣服颜色要深的,不显眼,送完回家时,看看大门外有没有邪恶之人。我觉得去掉怕心,也不能象常人中的鲁莽。上述是我去掉怕心,怎样救度世人的。

大法是每个大法弟子能够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以后多忙,都一定要学好法,认真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