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儿子经历的一次“煤气中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我于二零零七年八月才开始修大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稳的走过了一年半。

今年二月十八日早起晨练时感觉头晕、恶心、浑身无力,但我硬是坚持炼完五套功法并发完六点正念,当时认为这是旧势力黑手、烂鬼企图阻拦我参加集体炼功。因为前几个月,在困魔和求安逸心的干扰下,我一直没有很好的坚持晨炼,现在刚刚有所突破。虽然不舒服白天还是照样出去发资料。第二天早起炼功时症状更严重,好不容易坚持炼完五套功法,六点发正念时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就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其它的都不要,弟子一定能过好这一关。”可是未见好转。第三天三点多钟起床炼功时更严重,浑身冒虚汗,人几乎站不稳了,我颤抖着勉强炼完了功。七点孩子起床后感觉头晕、恶心,没法去上学了。

我们母子俩昏昏沉沉的躺了一天一夜,几乎没吃什么东西。第四天(也就是周五)早晨三点刚过我神奇的醒了,坚持炼功发正念,可整个人好象虚脱了。孩子醒来后也跟我一样头晕且呕吐,不敢动。我坚持学法,发正念,不承认假相,可始终头疼欲裂,呕吐不断。我硬挺着睡了一会儿,又被剧烈的头痛痛醒了,那滋味简直要活不了了,持续不断的呕吐,吐过后我拿起大法书,没看几行又开始吐,这时我可真沉不住气了,同修等着资料,孩子不能上学,我也不能出摊,看当时症状还越来越严重,真是急死人。

突然我脑中一个念头闪过:是不是煤气中毒了?就象有人牵着我的手一样的去摸了一下炉子上的烟筒,一摸冰凉,知道这烟筒堵了,果然是煤气的问题。我立即把炉子里燃烧着的煤全夹到外面,将屋门大开。大概也就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和孩子的所有不良症状全部消失,肚子开始咕咕叫,要吃东西。

快两点了,叫孩子赶紧下载周刊等各种资料進行打印,不到五点,所有的资料都准备好了。这时我们娘俩什么不好的感觉都没有了,一切恢复正常。

太神奇了!

过后我跟孩子说,如果我们不修大法,就算有十条命也早就没了。想想都后怕。常人中毒后就算抢救过来,也要休息几天,还要输液,弄不好还会有后遗症,可是我们连续中毒三、四天不但意识清醒,还能行动,只开开大门通通风一个小时一切就都恢复正常了。在外人看来这事实在不可思议,大法弟子却知道这就是大法的超常,师父的呵护!

我无法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唯有在今后更加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