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大法弟子裴胜敏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裴胜敏,女,五十五岁,家住辽宁东港市黑沟乡卧龙村,于一九九九年三月修炼法轮功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后,黑沟乡派出所所长的安利勇、副所长陈福财,恶警于庆利等人多次到裴胜敏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炼功录音带等。强迫裴胜敏放弃大法修炼。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裴胜敏在家静静的抄书,恶警安利勇、陈福财、于庆利、刘强等人闯进裴胜敏家,没有任何证件和证据就开始非法抄家,什么没抄到。在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的情况下,就强行把裴胜敏绑架到警车上,拉到当地派出所逼供。什么也没逼出来,又于当日下午将裴胜敏拉到东港市内。

在东港市批发市场附近,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早已等候在那里。恶警刘强问王润龙:“人给抓到了怎么办?”刘强的意思是:裴胜敏在家里抄书,找不到罪名。裴胜敏亲耳听到王润龙说:“这还不好办?就说以法轮功名义搞破坏活动。”刘强听了也觉得这个罪名太荒唐,感觉心虚,就把王润龙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写在纸上拿给裴胜敏看,因为刘强心里明白抓裴胜敏理亏,才故意这么做。就这样裴胜敏被王润龙强加了罪名后关进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恶警陈福财又去裴胜敏家威胁、恐吓裴胜敏,并要求裴胜敏给他500元钱,遭裴胜敏拒绝,陈福财对裴胜敏更加耿耿于怀。

二零零三年,恶警安利勇调离黑沟派出所,毕希松任所长。毕希松更加不遗余力、丧心病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同年四月十九日晚十点多钟,黑沟卧龙村恶人王明山领路,毕希松、于庆利、陈福财、刘强等多名恶警,包括开车司机闯进裴胜敏家进行非法抄家,什么也没抄到。最后以大法师父的经文作为“证据”将裴胜敏绑架。在派出所里,裴胜敏还看到小甸子镇的三名大法弟子被恶警于庆利打得满脸是血,曹家儿子牙齿全被打松动了,冒着血。

在去东港看守所的途中,在警车上,流氓恶警于庆利将自己身上捆的裤腰皮带解下来,狠毒的抽打王欣凤,嘴里还骂一些下流话。在看守所期间,恶警王润龙多次提审裴胜敏,要裴胜敏接受他们捏造的事实,逼迫裴胜敏放弃大法修炼。裴胜敏严正拒绝,并告诉他:法轮大法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不是大法错了,是这个党错了。王润龙气急败坏,骂裴胜敏是“顽固分子”。后来东港电视台用谎言报道说:“顽固分子裴胜敏,顺藤摸瓜王美华”。实际上,王美华是在裴胜敏被抓之前就被绑架到东港看守所的,直到裴胜敏被关进马三家劳教所。

二零零五年,裴胜敏马三家劳教所出狱回家后,黑沟乡派出所还是经常不断的骚扰裴胜敏。

二零零六年,黑沟乡派出所所长换成王波,黑沟乡政府司法部门聘用原黑沟乡的乡长黄卫东的外甥媳妇修小杰合谋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乡亲们说,此人很不守妇道,为了巴结,什么手段都用,对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力。修小杰一心指望从迫害法轮功这块儿捞到点儿什么,否则怕随时被撵回家。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晚八点多钟,恶人王明山引路,恶警王波、修小杰、由召华、开车司机林维和五人闯进裴胜敏家开始非法抄家,修小杰表现最为疯狂,掀开裴家的米柜,乱抓乱翻,翻箱倒柜,乱抄一气,嘴还不干不净。五恶人强行将裴胜敏拖上警车,绑架到黑沟派出所。修小杰以此作为表现自己的机会,亲自把守看押裴胜敏。第二天早晨裴胜敏走脱,流离失所。后来就去外甥女所在的建筑工地干活儿,挣钱糊口。黑沟派出所得知后,又追到工地去骚扰。修小杰强迫裴胜敏又写保证,又写证明,变着法迫害裴胜敏。

二零零八年,裴胜敏家里负担太重, 九十六岁的老父亲和在病中的九十多岁双目失明的婆婆因裴胜敏离家出走,十分挂念,精神上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且家里又没有人手,老婆婆双目失明,有病卧床无人照顾,农活儿多,丈夫负担太重。无奈,裴胜敏不得不返回家中。修小杰得知后,又多次去裴胜敏家或打电话骚扰,搞的一家人整天跟着提心吊胆。两个年迈的老人,一说起此事更是泪流不止。

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下午四点多钟,恶警王波、隋明品、还有开车司机林维和、修小杰四人再次闯进裴胜敏家进行非法抄家,没有证据、证件,也无任何理由,其形式与土匪一样。抢走了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和mp3。裴胜敏多年被迫害,造成家境很困难,身体也不好。老人把自己那点儿养老钱拿出来,给裴胜敏买个mp3,让裴胜敏一边干活儿一边听法,好让裴胜敏有个好身体照顾他们。修小杰故意挑拨裴胜敏的丈夫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煽动裴胜敏的丈夫仇恨裴胜敏,想加重迫害裴胜敏。因为裴胜敏多次被迫害,使她丈夫对裴胜敏和大法有些误解,而这一切又是修小杰等人故意制造矛盾,挑拨离间造成的。恶警王波、隋明品还有司机林维和、修小杰把裴胜敏家到处翻个遍,东西撇的到处都是,满屋扔的乱七八糟。恶警王波、修小杰等人逼着裴胜敏说出录音带的来路,并以此为理由威胁裴胜敏,说裴胜敏与法轮功学员有来往,扬言要在过完年来抓捕裴胜敏。

一月十七日,黑沟派出所的恶警姜昆带着恶警由召华,还有手下人孙逊来裴胜敏家抄家,把刚买来的mp3又给抄走了。恶警由召华说:“先让你过个年,过完年再来找你事儿”。说完扬长而去。过年前后,派出所又花钱雇人在裴家附近蹲坑监视。

亲人和邻里乡亲始终搞不明白,修炼法轮功的人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不但身体好,人心眼也好,有什么错呢?为什么这些恶警吃喝嫖赌玩儿够了,专门开着警车来找这些人的事呢?到底什么目的呢?这法律到底是制裁坏人的还是专门迫害好人的?

从这些人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人恶行表现中,我们已经看到邪党灭的必然。天灭邪党绝不是常人所言,而是天象变化。所以,任何对邪党仍抱有幻想与希望的人,都只能是自欺欺人。不退出邪党、团、队,甚至还在为邪党卖命,迫害法轮功,你将面临的都是你意想不到的悲剧!诚心希望这些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能冷静的想想自己的未来,给自己选择一条光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