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们夫妻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得法的,我认为法就是生命。为什么这样说呢?我先给你们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师父救了无知的我

我是一个很外向的人,脾气非常暴躁,点火就着,说什么是什么,对与不对家人都得听,不听就发火。

有一个和我一起上班的大法弟子,对我很好,她给我讲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她学法后身心的变化。由于受中共电台造谣诬陷的毒害,我不但不信,还说:“如果把炼法轮功的和非典病人放在一起,不被传染我就信。”可是她还是不厌其烦的跟我讲真相,我却一直把她的话当笑话听。后来我发现这位大法弟子从来不得病。她还给了我一个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在我带上之后,我发现我多年的气管炎好多了,直到有一次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得到了验证,我便对大法深信不疑了。

我和我妹妹一起开了一个服装厂,开始还好,但是后来我们却总是因为这件事吵架,我一气之下吞服了农药。在我不想活的时候,我把身上“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放在家里,因为我知道大法好,我不能叫人说带着护身符还死了,我不能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后来同修和我说:你的这一念救了你,你把大法放到了第一位。

等家人发现我吞服农药后,将我送到乡镇医院,大夫说再晚五分钟就没救了。我虽然醒过来了,但大夫却对家人说:不要太高兴了,因为药的后劲很足。果真到了后半夜,药劲发作,使我喘不过气来,非常难受。到了早上,大夫便说不行了。当时家人连装老衣都买好了,可最后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打了市一百二十急救电话。乡镇医院的大夫说:喝这种农药的病人没有一个活过来的,转院也没多大希望。

市一百二十急救车来时我已断气,医护给我插上了呼吸机,救护车的高压氧气瓶里的氧气只够一个小时用的,如果路上遇到堵车的话,我就没救了。可是那天的路出奇的畅通。到市医院时氧气瓶里的氧气恰好用完。后来我知道一切都是大法师父在救我。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清醒过来,发现家人都在我身旁,我却说不出话来,我以为自己哑巴了,后来才知道是插着呼吸机。这时我想起了法轮大法和李老师,便心里求李老师救救我。这时我闭着眼睛,却看到白天花板上出现了白色的法轮和李老师穿着橙袈纱的法身。

我整整插了九天的呼吸机,在这九天里,我经常体验到《转法轮》里所说的唐山大地震中人们体验的濒死状态:我上天了,天上很美,我却听到师父说:“回去吧!回去好好看书。”我回来了。从此后我便天天看《转法轮》,身体很快痊愈,三十多年的气管炎也不翼而飞。大法太神奇了!

师父救了濒死的丈夫

我丈夫因喝酒和别人发生冲突。那人喊来一个进过两次监狱的混混,把我丈夫打成重伤。据医生诊断为“左额颞脑挫裂伤,硬膜下血肿。脑畸形成,蛛网膜下腔出血,右机骨骨折,右枕皮下血肿”。

等我到了医院,医生正在给我丈夫做开颅手术。医生把我叫去说:“人也许救不过来了。”当时我想起师父讲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于是我对大夫说:“我丈夫没事,他一定能好。”我在手术室外一边等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帮帮他,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这时我感觉到前身后背非常的热。

我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我丈夫才被从手术室推出来,插着呼吸机,人已奄奄一息,大夫已下了病危通知。可我相信大法,我在他耳边不停的说“法轮大法好”,第二天他便能自己呼吸了。大夫奇怪的说:“不可能,这真是奇迹!”两三天后,我叫女儿拿来宝书《转法轮》和讲法录音给丈夫听。大夫说他也许会成植物人,我说我不信,他一定能好。眼看丈夫一天天的好转,同病房的人都觉得奇怪,我便告诉他们是我给他念书和在他耳边说“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也要默念“法轮大法好”。两个月后,丈夫便有了知觉,并渐渐好转。

在这期间,打人的家属来的时候,我没一点怨恨心,心态很好,因为在我心里有师父的法。后来他们便给了我一些钱草草了事。我和他们说我信“真、善、忍,”后来法院给我打电话问我的意思,我说:冤家宜解不宜结,顺其自然,我不想追究。

现在我丈夫可以搀扶着慢慢走路了,我相信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好起来的。

弟子合十谢谢师父。初次投稿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