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上海市女子劳教所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因被人恶意举报我被上海市德平路罗山派出所绑架。三十一日,罗山派出所非法抄了我的家,拿走了五套自录的炼功带、天安门自焚光碟一盘。后半夜四点我被送到上海市看守所,三十天后转送到拘留所,大概二十天后又被送到上海市女子劳教所五大队第一小组,被非法劳教十八个月。

在劳教所里,早四点起床,晚十点睡觉,白天坐在大厅里,由一个刑事犯非法看着我,给我读劳教所规章制度和反面教材。一个星期后把我分到五大队第一小组,让我看谎言光碟、洗脑,逼我彻底决裂,我不服从就给我关小号,码小凳。

大队长让我举报功友以获得减刑,逼迫我转化,还要我和她去转化别的同修,我不同意,他们就恼羞成怒,把我关小号,逼迫我码小凳、写检查。别人正常是早六点起床晚八点睡觉。我是早四点起床,晚十点睡觉,到了三十天时我的双腿双脚浮肿、血压升高到二百二,他们让我吃药,我不吃,就把我弄到医院。回来后又被送到第一小组进行劳动体罚,我不从,大队长就双手抓住我的胸前衣服把我拖到她的办公室,拼命的打我的脸,左右开弓,用脚拼命的踹我的全身,我进行抵制,她说我和国家公务员对抗,又给我关禁闭、码小凳。之后又回到第一小组继续体罚劳动。十八个月后才释放。我自始至终没有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