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芝几年遭佳木斯公安恶警欺凌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现年五十六岁的佳木斯大法弟子宋玉芝,只因信仰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多次遭到公安恶警的无理骚扰、勒索、欺骗、刁难、绑架、抄家、关押、劳教。而且其家人也因受牵连而吃尽了苦头,受尽了警察欺凌迫害。

宋玉芝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以前,她体弱多病,三天两头卧床不起,到处医治不见好转。全部家务都由丈夫来做。而且性格特别暴躁,经常与人吵架,不管什么身份的人都不怕,所以很多人怕她。修炼大法后,多年的疾病不见了,性格变好了,处处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按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善待他人,亲戚和朋友都说她变化太大了,这大法太好了。

二零零零年二月的一天,早上七点多,佳木斯市前进分局永安派出所片警李艳伟带领四、五名警察到宋玉芝家,强行将宋玉芝绑架并抄家,家里翻的一片狼藉,抄走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将宋玉芝送进看守所。宋玉芝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四天。其间前进分局警察杨××到看守所逼宋玉芝在已写好了的保证书上签字,前进分局借机勒索所谓的保释金一千元,伙食费五百元,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一年夏天,宋玉芝领孩子出门,被片警李艳伟看见,便尾随其后,跟踪到邻居家。邻居不给李开门,李竟借来梯子爬窗上了邻居家二楼。把邻居家娘儿仨个吓的脸色苍白,浑身颤栗。宋玉芝怕给邻居带来麻烦,便领孩子出来。李艳伟把宋玉芝和孩子赵星伟带到永安派出所,强行把身份证扣留,并恐吓、威胁孩子。

二零零一年六月,永安派出所李艳伟等四名警察,又无故将宋玉芝劫持到派出所,反复质问一下午,问不出名堂,自觉没趣,晚上才让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日,永安派出所朱辉、耿月带几名警察来宋玉芝家抓人。宋玉芝不在家。第二天晚上六点半左右,朱辉、耿月带四、五个前进分局警察又来抓宋玉芝。宋玉芝仍不在家。他们进行非法抄家,拿走二个VCD机、录音机和大法书。抓不到宋玉芝,他们便气急败坏的抓走了宋玉芝的儿子赵星伟,把他送进佳市看守所关押后非法教养二年。十多天后,永安派出所警察王洪佳与四、五个警察将宋玉芝强行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完全是无理刁难,一直折腾到晚上将宋放回。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佳市东风分局安庆派出所警察受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陈万友,陈永德的指使,带了二十多名警察,三辆警车,包围了宋玉芝家。门前窗后、平台到处都是警察,气氛恐怖。老百姓说,抓杀人犯也都没见过这种场面。宋玉芝拒绝开门,警察找来各式撬门工具,把门框掰坏,锁头撬烂。进屋后,恶警进行了底朝天似的抄家,屋内屋外,想怎么翻就怎么翻,比土匪还土匪。此次又抢走大法书、资料、讲法带、录音机等。

随后恶警打电话叫来陈万友和陈永德,把宋玉芝、姜佳林(来串门的大法学员),粗暴绑架到安庆派出所。当晚,安庆派出所警察又将宋玉芝转到佳东刑警队。在刑警队,恶警强制宋玉芝坐铁椅子两、三个小时,威胁逼问资料的来源。之后,宋玉芝被送进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宋玉芝在看守所被关二个多月后,又被非法教养二年,送进佳木斯市劳教所迫害。但因宋玉芝有心脏病,劳教所拒收。佳市东风分局宋局长便借机勒索家属三千元,刑警队长魏新远勒索她家二千元和一条国宾烟(无任何收据),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上午十点左右,刘秀芳、郑茹到宋玉芝家串门,被佳市松江派出所两名蹲坑警察发现。警察跟随刘秀芳闯进屋,随后打电话叫来四、五个警察。他们进屋翻了一、二个小时,什么也没翻着,还不死心,接二连三打电话又叫来四、五十个警察(有分局、市局、派出所)警车数十辆,这些警察进屋还是翻。

左邻右舍和过路的人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围观的人窗前屋后,人山人海的里三层外三层,黑压压的一片,都打听:这么多警察抓什么人?出什么大事?有的老百姓说,这种热闹场面一生都没见过。就这样,这帮恶警一直在宋玉芝家折腾到下三点多钟,宋玉芝家里物品,无论大小,无一放过,全被他们翻个够,看啥好拿啥,拿走两个影碟机,别人寄存在宋玉芝家里的一千四百元现金,两个录音机,两把切刀。一帮警察上来就把宋玉芝抬到警车上,送到松江派出所。

晚上宋玉芝被送进佳市看守所关押,随后被非法教养一年。警察上演的这场戏,从头到尾都是由佳木斯市公安局的陈万友和赵毅现场指挥的。

在看守所,佳市东风分局,四、五名警察强行给宋玉芝照相,按手印。宋玉芝说:“我不是犯人,不照。”四、五名警察揪头发,拽胳膊掰手指头,将她的头往桌子上撞,头被他们撞坏了,宋玉芝的心脏病复发,吃什么吐什么。即使这样,恶警匪还把她送进佳木斯市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在劳教所,恶警洪伟、李秀锦使用威胁、恐吓、欺骗等各种手段,逼迫宋玉芝写“五书”,强拽她的手按手印、签字,给她身心造成极大的痛苦和伤害。因她的头被东风分局警察撞坏了,她每天头晕,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恶警刘亚东强逼着宋玉芝走路,连扶墙都不允许,宋玉芝经常晕厥过去。恶警指桑骂槐说这是装的。宋玉芝不写所谓“周记”,恶警礼永波拽着宋玉芝的手写。宋玉芝被劳教所折磨了四个多月后,恶警看她真的不行了,怕负责人,才不得不将宋玉芝放回来。宋玉芝被抓去时体重一百三十多斤,回来时只剩八十多斤了。

二零零九年二月,黑龙江省公安厅派出所专案组直接操控佳木斯市公安局,以所谓“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为借口,对法轮功学员发动了新一轮迫害。在短短两周的时间内,二十多名大法学员被绑架,并遭抄家。此劫中宋玉芝再度遭受迫害。

二月十三日下午一点左右,宋玉芝去同修家,看望同修家的老人,正遇上该同修被抓后,在其家里蹲坑的长虹派出所警察。宋玉芝回头想走,警察随后就追。快六十岁的宋玉芝老人被三十多岁的男警察抓住后按倒在雪地里。恶警唯恐宋玉芝跑掉,打电话搬兵。为了制止警察继续做恶,宋玉芝抢他的电话,恶警抓住宋玉芝的头发就狠命的往地上撞。该警察凶狠残暴,完全不计后果。

为了唤醒他的良知,宋玉芝对他讲:“论年龄我与你妈妈差不多,你能这样狠心打你妈妈吗?”恶警已人性全无,不但根本听不进良言相劝,反而打宋玉芝的嘴巴子,把她的脸都打的红肿起来 。为了向世人证实法,宋玉芝高呼:“法轮大法好!”随后长虹派出所又来了两个警察,见宋玉芝被打的站不起来了,就将她架到警车上,拉到长虹派出所。非法关押三天后,恶警见宋玉芝已经被他们打的不能动了,才放了她。

就在绑架宋玉芝的同时,永安派出所三名警察到宋玉芝家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一些资料,并将宋玉芝的丈夫也绑架到永安派出所,直到晚七点多才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