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农安县邪党公检法迫害好人、亵渎法律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吉林省农安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邪党恶徒自二零零七年九月至二零零九年三月,对李凤鸣、赵玉书夫妇,韩希祥、王秀平夫妇等七名法轮大法弟子进行绑架、非法关押、审判、判决。现将其迫害好人的过程曝光于有良知的善良民众,让大家认识、审视一下这个所谓的“人民”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恶徒的亵渎法律、一手遮天、剥夺公民权益的恶行。

绑架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农安县高家店镇派出所伙同县国保大队,非法闯入大法弟子赵玉书家,将已经入睡的赵玉书非法抓捕,然后到李凤鸣的单位将在值夜班的李凤鸣非法强行抓走,并将家中电视机、VCD影碟机、存折等物品抄走。同晚又闯入大法弟子韩希祥家中,强行抓走韩希祥、王秀平夫妇。

暗箱操作 非法开庭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农安县法院在没对家属通知的情况下,秘密对被关押了一年多的李凤鸣、赵玉书、韩希祥、王秀平等七名大法弟子进行了没有一名家属及亲人旁听的“开庭”。试问家属不能旁听,算什么公开开庭?这背后隐藏着什么?在庭审中李凤鸣不服,为自己申辩,恶警拉出“法庭”用电棍电击、殴打数下后拉回“法庭”,经过近一上午的暗箱操作,一审结束了,然而,家属对结果却一无所知。

伪法院故伎重演

被迫害人的家属从不同的渠道得知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七日县法院又故伎重演对这七名大法弟子进行秘密开庭宣判。

三月二十六日李凤鸣、赵玉书的唯一的女儿得知这一消息后在其姨陪同下去法院找郭庆玺庭长申请要旁听证,想见一见一年半没看到的爸爸妈妈。郭庆玺说:“你要旁听证可以,明天八点三十分开庭前带身份证到办公室领取,你们应享有的权利我们不会剥夺的。”孩子问:“那你这不应该有旁听证吗?”郭庆玺回答:“旁听证现在还没印呢,你就明天早晨来领吧。”

三月二十七日早七点五十分,孩子来到法院,这时的法院已经戒备森严,十几辆警车、近三十余名警察布控在法院四周,并拉起了近百平方米的警戒线。孩子进法院领旁听证时被看门的挡在门外,看门的说:“你们干什么?今天不办公!”孩子说:“我找郭庆玺庭长领旁听证。”看门的说:“旁听证发没了。”孩子质问:“我们家属没有领到旁听证,你们把旁听证发给谁了?”看门的转口说:“审判法轮功没有旁听证。”孩子又说:“是你们郭庭长昨天说旁听证没印出来,让今天来取的,怎么没有?”

这时围观的群众气愤的说:“这是什么法院?是哪个人民的法院?太黑暗了,审判连家属都不通知就秘密进行,现在连孩子见见父母的权利都给剥夺了!”

这不是电影

早八点三十分刚过,两辆警车把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拉到法庭,他们个个戴着手铐,可怜的孩子跑过去,在警戒线外高声喊:“爸爸、妈妈我在这”,李凤鸣、赵玉书夫妇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向他们思念的女儿致意。围观的人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这不是电影,这是在中共执政下的“人民”法院门前真实的一幕。

他们被推入法庭,孩子在警戒线外向围观的群众讲述她父母被迫害的经过,这时警戒线内的便衣用录像机偷偷的录下了孩子的一举一动。围观的群众说:“这共产党太黑了,处处说谎、弄假,连个孩子也欺骗。不就一个法轮功嘛至于这样吗?把父母都抓了,孩子以后怎么生活呀,看来做好人都难啊!”

二十分钟后,没有家属旁听的开庭结束了,看到出来的爸爸、妈妈,孩子大声的喊:“爸爸妈妈你们没罪,你们不要服从,我在北京给你们请了律师了,给你们打官司。”这时的孩子没有接到任何的判决书,更不知自己的爸妈被判了几年,孩子去法院找郭庆玺要判决书被看门的推了出来。

听听所谓庭长说什么

下午,孩子又来到法院,找到了庭长郭庆玺,向他要判决书,郭庆玺拿出他自己的“法律”来唬弄孩子,说不能给家属判决书。当孩子把真正的法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八十二条念给他听:“定期宣告判决的合议庭应当在宣判前先期公告宣判的时间和地点,传唤当事人,并通知诉讼人、法庭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和辩护人。判决宣告后应立即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提起诉讼的人民检察院、辩护人和被告人的近亲属。”郭庆玺竟说:“你别跟我说这个,这没有用,在农安就没有给家属判决书的先例。”

孩子含泪走出了法院。难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在农安就失效了吗?难道农安不是中国的国土,不归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吗?难道农安有自己独立的“法律”吗?

现在家属已经请来了北京的律师为她爸妈的上诉做无罪辩护。对此事我们将作后续报道!

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还孩子一个宁静、温馨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