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的教训使我猛醒:修炼是十分严肃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我把我近期所经历的关难写出来,自警自省的同时也让与我修炼状态类似的同修与我一起吸取教训,让我们共同走好以后修炼的路,完成史前大愿。

我生来胆小怕事,身为男人却有时与人单独交谈时无故的脸红,以至发展成类似窘迫症的样子。修大法后心境开阔了,也就不当回事了,很少出现。对此我是这样悟的:人修炼成神,这个心理病根必须拔掉,问题在于怎样拔掉它,修炼精進的,真修的,可能不知不觉中就没了,或者少吃点苦就消掉了。不精進的,那就会被邪恶钻空子,用加重迫害来过关。在这次难中,我找到了很多不足之处,直到觉的自己没有做到真修。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由于我多年从事邪党系统的文秘宣传工作(一年前摆脱了这个工作),人称所谓的笔杆子,前不久有人求我为某工会组织写个经验材料,碍于情面,我就给写了,还收了人家600元钱。写的过程中,两次出现几乎晕厥状态,这时才悟到不能收那600元钱。退了,状态好了一些。材料写完给了人家,我却突然出现了窘迫症似的恐惧感,我又悟到那个材料是不该写的,因为是邪党系统的,而且已不是我的份内工作。材料不能要回来,我就发正念铲除它,让它失去能量和作用。然而我的畸形的怕心却翻腾了起来,怕因此引发老毛病,怕自己不行了老婆孩子怎么办,怕给大法抹黑,总之什么都怕。越怕邪恶越加大怕心,心象被压上了重物,沉甸甸的。头也昏昏沉沉,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想那个害怕的是思想业力和后天观念,不是我自己,尽力排斥它,否定它。求师父救我。状况每每都能得到缓解。

通过学法,我冷静下来,这决不是偶然的。写那个材料又收钱只是个引子,我修炼中存在的真正问题都隐藏在其后,这是邪恶迫害我的真正原因。我一层一层的找,问题越来越多,名、利、情,哪样都没真去掉。归纳起来主要有如下这些。怕心重,封闭自己,以重安全为由,不和同修接触,多年来处于“独修”状态;讲真相不完全出于救度众生的目地,怕自己跟不上正法進程,不能圆满,真相资料不求质量;由于自己从事工作的优势,真相资料耗材能用单位的就用单位的;亲情太重,难受时想到的是老婆孩子怎么办,而不是众生不能得救怎么办;色心总是在边缘戒备状态,有时对人说“我要不修大法我就和你怎么怎么地”;发正念能盘腿也不爱盘;表面上看起来修的轰轰烈烈,内心没有脚踏实地真修;为私为我的根没有拔掉。

找到这些问题时,我几乎是一身冷汗,修炼多么严肃啊!我的状态多危险那!幸亏正法还未结束,师尊还在等我做好,我还有机会做好。

找到这些问题的当晚,我似睡非睡中梦到自己的头顶漏了个大窟窿,肮脏的黄脓伴着血水不停的往出喷。是师尊看我心性提高了把干扰我的坏东西或者是思想业力给化掉了。

从此我决心从新做好。希望同修们也以我为戒,严肃认真对待修炼,走好最后的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