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大师衷心感佩神韵演艺及蕴涵(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四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台北综合报导)“五千文明是剧本,万里山河大舞台,中华儿女唱大戏,神传文化天上来。辉煌中造就理念,繁华间神展风采,创世为铺回天路,我们盼望神再来。神叫我们快醒来,回天的路已展开……”,“我想要哭!”国画大师孙家勤和他的夫人看了神韵国际艺术团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下午,在台北的第六场演出后,俩人深受触动,禁不住感动的说:“我想要哭!我会感动的哭!就是神会再来,一定会!”

国画大师孙家勤先生现任台湾文化大学美术系教授,是当年直系北洋军首领之一孙传芳的幼子,也是张大千的关门弟子,为了追寻艺术而放弃台湾画坛事业,追随张大千旅居巴西十年,张大千非常肯定孙先生的习画态度和功力,盛赞他“可谓起八代之衰”。

不只是沉醉而且非常感动和佩服

人生阅历丰富也带点传奇色彩的孙家勤连声用“衷心感佩!”和“非常感动人,感动的不得了。”来表达他对神韵演出的感受,他说:“衷心感佩!因为他们(神韵)不是只限定于他们的舞蹈技巧,是他们编排、安排,甚至于这些个演员的这种溶入性,都让我感动的不得了。因为舞蹈不只是一个体育的活动,它是一个肢体的美、精神的展现与舞蹈技术的溶入。尤其编舞与编歌,非常的感动!”

“我对编舞的人,编舞的指导老师,非常佩服。”这位国画大师说:“我常常认为艺术是不能够分割的。所以在一个舞蹈的动作,或者是一个歌唱的动作,跟绘画是分别,不能分开的。”他表示神韵舞蹈包罗例如《雪山欢歌》等世界各种舞蹈,能够非常溶洽的结合,所展现的艺术画面,令他感到非常佩服。他强调:“今天不虚此行,太愉快了!”

感动的想要哭

迫害中我们屹然走在神的路上》深深感动着孙家勤,他表示印象最为深刻和触动的是被迫害者最终生命得到升华的永恒,他说:“人间的那个最后还回归到天上,越是压迫,但是并不会屈服于邪恶,那个非常感动人。”他表示感受到“不屈服于邪恶”的正气。一旁的孙夫人接着说:“善恶分明、正义、和平共存。”

孙家勤夫人表达她的深刻体会说:“当然,文明社会一定要有正义的存在,法律是没有办法的,法律是人在做,制造出来的。但是人的善心还是与生俱来,从上天给我们赋予的自然的本性出发,人应该是仁爱、和平共存,互相爱护的。”她认为这是人世间很重要的东西。

孙夫人直赞:“太棒了!太棒了!”提到节目内涵,她难抑感动的说:“我会哭!我会感动的哭!就是神会再来,一定会!听了这个男高音唱完了之后,我想要哭。”孙家勤也表示感动的想要哭,他说:“歌词的意境!他的歌声加在一起,所表达的含意,我觉得是,我们这个社会应该是有这种的。”

孙家勤再次强调对于神韵整台演出的赞赏与感佩:“我们并不是完全沉醉于她的技巧。所以我才说这个整个的编排、安排、编剧都让我们佩服的不得了。”

水墨画家、艺评家:感觉心灵互动和震撼

水墨画家、艺术评论家李忆含欣赏了三月一日下午场的演出后表示,神韵演出让他感受到既真且善又美!那种真善美的总体呈现,他说:“我看到既是人文的一种表现,也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真实传达,更看到大家心灵那种互动和震撼那个感觉。”李忆含认为这奇妙的震撼,来自于“五千年文明和文化灿烂的再现,像荷花般向四方投射出清香和生命的光芒。”那是一种“东方神韵”对二十一世纪人类文明的新启示。


水墨画家、艺术评论家李忆含

从大幕拉开神佛下世(《开创五千年文明》),到最后《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的一幕,李忆含认为整台神韵演出“相当有整体感”,意涵同时暗示一种对人类或是地球的光明正面启示,比如《济公抢亲》表现智慧救人的慈悲。他表示:“简洁来讲,亦是灵动,又是震撼,既是东方,又是现代,这是我的感受。”

淋漓尽致的舞姿 真是太美妙了

李忆含赞赏《云罗仙韵》、《喜迎春》等这些女舞蹈演员的舞蹈姿态、举手投足间的韵味,将东方典雅、神妙的姿态传达的淋漓尽致。曼妙舞姿体态中渗透出一种明亮之美以及神奇之韵,他说:“那真是很难得这样的一种舞姿,这样一种肢态真是太美妙了。”

李忆含表示他的观感认为,神韵之美既来自东方,但是现场观众又是生活在受到西方文明影响的现代生活中,就在这种东西方交互影响下,“整个地球娑婆世界那种内应或外围自然的一种互动下,应当是可以给世界二十一世纪一个新的启示。”引领人们去思考:“人类需要的是智慧,不需要过多的知识,不需要过多的资讯,更不需要西方文明带来的负面作用。”

研究东方美学、从事水墨画创作,并且多次举办个人画展的李忆含认为,神韵艺术团超凡的真善美,富涵底蕴的艺术性与专业和蕴涵的内在精神意义,已将艺术之美做了淋漓尽致的展现,很能启迪当代人们的心灵。他期待未来文化艺术界的人士,结合神韵的这股力量,让东方神韵更淋漓尽致的传达,让世界更美好。他说:“我想如果观众能到现场亲自体悟,亲自感受的话,将是一生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