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用祥和心态看待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前几天,我们地区几个老同修偶然碰到了一起,在切磋交流中,我发现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现象:表面上每个人似乎很祥和,没有对交流问题上的直接冲突。但内心都保留着自己的认识,而对于对方的认识明显的感到有排斥之意。这使我看到“私”的另一种表现形态:看似祥和的背后都在固守着自我,坚持自我,不接纳对方。这种表现形式有时显得很微妙。作为修炼十几年在法理上“成熟”的老弟子,我觉的在这方面需要有一个最后的根本突破才是。

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在交流中,其中有三个同修为一个话题有着明显的争论之意,甚至表情上有一些不祥和。这时我忽然发现坐在我身边的另一位同修,默默无语,面带祥和。我忽然想起常人中的一句话:“大智若愚”。这种境界的表现有时对人能产生一种震撼!使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在某一方面和同修相比的差距。其实,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总要看人家好的一面”(《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还告诉我们,“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觉的,对于修炼多年的老弟子来说,每个人通过学法和过关,都有自己一些实际的体悟和对法理的“成熟”认识。如果把自己认识的“一点点”看的太重或者强加对方,那就是一种典型的“我”的表现。当有的同修认为自己的“法理”很成熟时;当有的同修大谈如何“正念”闯出魔窟时;当有的同修谈自己如何如何时……我清晰的感受到这“话题”的背后还有一个“我”的影子。试想:如果没有师尊的时刻看护,在大陆这样邪恶的环境下,哪一个大法弟子能活到今天?在强大的正法洪势中,在伟大的师尊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是很渺小很渺小的。

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一段时间里,看同修文章时,不自觉的在心里衡量这个同修说的对,那个同修说的不对或有点偏激……这种衡量的背后还是“我”,似乎符合我的标准和认识就对,不符合就要“说几句”纠正一下对方。当然,同修之间有不同认识不是说不可以交流,但关键是别抓住“我”那个“根”不放。

今天学法学到妒嫉心时,偶然又有所悟:“真正修道的人当中也有这个反映,互相之间不服气,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转法轮》)申公豹认为姜子牙又老又没有本事,其心态的背后是一个强大的“自我”!“你看我申公豹多厉害,我的脑袋割下来还能回来安上,怎么不叫我去封神呀?”(《转法轮》)这种“我”在旧宇宙生命身上体现出来是根深蒂固的,由底层次表现的十分强烈,到高层次上表现的比较含蓄和委婉,都没有离开这条“主线”。

回想自己这些年来修炼的体会,也是不断的用大法洗净自己那个“我”的过程。有时候在一件事情上似乎修去了自我,而在另一件事情上“自我”又表现的十分突出。这几年,自己在和同修接触中,似乎对每个同修的优点都很模糊,而对他们的缺点则看的非常的清楚,记的十分牢靠,甚至在跟同修谈论时还不忘问一句:“某某某现在怎么样了?”家里修炼的同修跟我说:“你怎么谁都看不上?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啊,怎么回事?其实自己心里十分的清楚:我!我!我!这个难放下的我在我心里一直没有放下。当用“我”看待周围一切时,一切不符合法的状态都表现出来了。我知道,自己在艰难的往前一步步走时,自己在过每一关和去掉每一个观念时,这个“我”就在一点点蒸发,而自己的心态和表情就在一点点变的祥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