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河北两大法学员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

  • 宁夏银川市大法弟子罗灿花含冤离世

  • 河北辛集市大法弟子谢查被迫害离世

  • 宁夏银川市大法弟子罗灿花含冤离世

    宁夏银川市大法弟子罗灿花今年七十六岁,自从儿子栾凝(大法弟子)去年九月被绑架之后,她和年届八十的老伴喊冤叫屈,苦苦奔波于中共邪党的所谓“司法部门”之间,经历了邪党徒对她的恐吓、刁难、谩骂、不让见儿子栾凝等诸多的迫害,于二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此前,邪党伪法院二月二十四日对栾凝非法开庭,又于当日强行撬锁非法绑架六名大法弟子。罗灿花亲往北京请来正义律师为栾凝辩护,却遭到邪党法院拒绝。

    罗灿花去世后,家人找到邪党有关部门,要求让栾凝参加送殡仪式,但邪党人员没有答应。被非法关押的栾凝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罗灿花退休前是宁夏西北第二民族学院的英语老师。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心胸开阔,近二十万字的《转法轮》她能背下来。其子栾凝原来是宁夏劳动人事厅某处处长,大学学历。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她和儿子栾凝屡遭邪党徒的迫害。邪恶之徒认为栾凝影响大,对栾凝威逼、恫吓、吊打、浇冷水、亲情动摇……,非法判刑三年,开除工作。栾凝被劫持到宁夏银川风机厂监狱后,在机砖厂遭受繁重的劳动,后又被送到最苦的地方――烧砖。

    长期以来,银川市邪党恶徒为了达到其可耻的目的,对大法弟子采取先定罪后制造证据的卑劣手段,对栾凝等采取跟踪,蹲坑,窃听电话,抄家等阴毒行径。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栾凝再次被银川市西夏区九名恶警伙同居委会的两名恶人从家中强行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至今,不许家人见面。

    栾凝被非法绑架之后,罗灿花亲自去北京请到了正义律师,但邪党伪法院拒绝了家人的合法要求,非法强行指定律师。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开庭后,虽然邪党徒指定的律师在法庭为栾凝做了无罪辩护,栾凝本人也做了二十多分钟的陈述,充份揭露了邪党公检法机构执法犯法,先抓人、后找证据、再构陷罪名的卑劣行径,但邪党法庭仍拒不放人。

    三月三日早晨阴云密布、细雨夹雪,罗灿花的亲友、学生、同事、同修为罗灿花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依依送别。罗灿花含冤离世是中共邪恶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笔血债。


    河北辛集市大法弟子谢查被迫害离世

    河北省辛集市大法女弟子谢查,奥运前被乡、镇部门派人多次上门骚扰、逼写保证书,由于精神压力过大,导致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在离家躲避期间,曾到石家庄、辛集多所医院就诊,未能康复,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农历腊月二十九)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多岁。

    谢查,辛集市新累头镇人,自一九九九年前得法修炼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在修炼法轮功前,病魔缠身,肚胀如鼓,不能行走,不能碰触,多少天水米难进,连睡觉都不能安稳躺下,遍访名医,不能确诊。修炼后,她的身体迅速健壮起来,成为一个健康人,家里地里的活计都拿得起放得下。

    谢查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是家人、四邻心目中公认的好人。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谢查一直坚持“真、善、忍”的信念,被邪党人员作为重点迫害对象,遭到非法拘留、监视居住等等迫害,并经常受各个邪党部门人员上门骚扰、威逼恐吓。谢查一直都用善心对待,劝他们不要作恶,善待大法,为自己的未来着想。

    奥运前,邪党乡镇部门以开奥运为由,多次派人到家里来骚扰,逼迫谢查写保证书。谢查在重压下心力交瘁,身体状况急剧恶化,腹痛难忍,到诊所输液,后又到石家庄市、辛集市各大医院诊治,未能康复,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去世。

    大年三十,家家喜庆,谢查的家人却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谁没有亲人,谁不想团聚,可是老百姓这点最起码的愿望,在共产邪党的迫害下都真正成了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