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兰姐相互配合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自从兰姐在明慧网发表了《在工作单位循序渐進讲真相》文章后,收到很多同修的反馈,都感觉对自己讲清真相有很大的帮助,这使兰姐受到很大鼓励。兰姐现在在公司里讲真相比从前讲的更好了,平时很多人围着她听她讲。她常常把她一天讲真相所得及经验告诉我。

给常人讲真相要结合他们的接受能力讲,就这个问题,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有一天,她看到几个人在谈论毛泽东,她想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就去告诉他们“毛很邪恶”。出乎她的意外,几乎所有的人都来攻击她。她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这么多年来,大家都受中共的欺骗太深,中共想方设法来掩盖毛的一切邪恶之处,并不断的对其涂脂抹粉,在潜移默化之中,很多人已经在骨子里把毛当成了一个伟人看待,他们对毛“有感情”。那我们就一定要站在他们能够理解的角度上去讲。兰姐立刻换了个说法,她说:“毛他确实杀了很多中国人,杀人毕竟不对的。”这时所有的人都同意了她的观点。兰姐回来跟我交流这件事,我也谈了我的看法。我说:“向常人证明一个人的好和坏不是最重要的,我们要想把他们救了,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中共的邪恶,让他们退党,以免天灭中共之时被淘汰。而我们很多人在讲真相的时候,把证明其中的某一个人好坏和某一件事情的好坏当成了重点,结果极端的去做,造成了他们一时无法理解,以至于对以后讲真相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兰姐又给我举了个例子,她说:“你看,师父讲法的时候,面对我们,明明知道進化论是错的,但为什么还要先讲進化论呢?还要按照進化论给我们先推理一下气功的产生年代呢?我个人的理解是,因为我们刚开始就那样的接受能力,如果师父一上来就说進化论是彻底错误的,那我们很多相信進化论是科学的人,从此可能就不会相信师父讲的话了。我觉的,这就是站在对方的高度上先讲对方能够接受的东西,才能破除阻碍对方接受真相的那个旧观念的那层壳。”后来,我们又讨论了一下,下次应该如何讲。我说:“我们可以在下一次告诉他们,毛在政治运动中确实杀了好多人,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总和,这个数字对于他们是一种强烈的震撼。”当他们慢慢的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他们会问为什么会死这么多人,他们也会思考,我们就可以接着讲。而且我们也不能小看这样讲的效果,当我们一步步的把这些事实给他们讲清之后,他们会把这一切带回家,带给自己的亲人。这就是在既稳又全面的开创了讲真相的局面。

有一次,兰姐跟着其他同修一起去讲真相。别人讲,她在旁边看着,她回来后把她看到的情况讲给我听。有位同修跟别人买完东西的时候就对卖主说:“你听说过法轮功吗?”结果那个人一愣,同修又接着说:“法轮功可好啦!我告诉你,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啊!有福报的。我给你个大法护身符,你要不要?”结果那人表情很不自然的摇头说不要,有的还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结果,同修就说:“那你不信,你也别反对呀!对你不好。”兰姐对我说:“我当时看到同修的表情心里非常难过,好象在低三下四的求他们一样。那能起到什么效果啊?最后人家回去就只能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当成一个笑柄来说了。”兰姐讲真相的时候不是这样讲的,她一般的先站在别人的角度为别人着想搭几句话,比如别人卖东西,她就说:“唉,你这么辛苦啊!真是不容易,现在咱老百姓的日子过的可难了。”这时候,这些在中共压迫之下本来就一肚子的苦水的百姓就好象找到倾泻的地方,就会对她大讲起自己的苦来,兰姐就听着,站在他们的角度上体会他们的心情,顺势往下讲,先讲大家都知道的中共的腐败,再讲中共为什么这么坏?这时很多人会提出一些百姓普遍提出的问题来,比如“我觉的不是中共坏,是哪个人坏。”“它开始是好的,现在变坏了,哪个朝代不会变坏啊?”等等,这时候,就要求我们讲真相的人对党文化了解的非常透彻,给他们讲清楚。有的时候,兰姐讲道理的时候看别人不明白,立刻就讲一个很浅显易懂的故事。中国的故事可多了,不怕讲不到,有时候甚至都可以拿出以前大家看电视中的连续剧来举例子说明好人和坏人,人就明白了。再接着就很容易讲到法轮功,讲大法好,人就容易接受。知道大法是被中共迫害的,最后给他们护身符就会很高兴的接受。

如果遇到很不好讲的,也不一定一下子就让他三退,只要在常人能够接受的基础上往前尽量推一步就可以了。因为你讲多了,一下子超过了他的接受能力了,可能就没什么好效果。用兰姐的话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的同修讲真相的时候会被别人举报。我从来没被举报过。你想,你讲的别人很愿意听,又觉的你讲的非常对,他们高高兴兴的听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举报你呢?”

当然兰姐也有她不足的一面,她对党文化的根子了解的还不是很透彻,很多东西自己从道理上都搞不明白。而我好象还对党文化看的比较清楚,能够从道理上完全解释清楚。我俩一起讲真相的时候,如果她讲不出来了,或者要想糊弄过去了,我就接过话头说:“这个我想是这么回事,……”当我讲的有理有据的时候,兰姐也在旁边听我讲,我讲了一会她明白了,就再给听的常人解释:“她讲的的确是这么回事嘛!她讲的道理你们听不明白,我讲个故事给你们听,……”这时候,别人听的真是津津有味啊,连我都被她的故事吸引住了,然后也真的觉的她讲的那么恰到好处。回来的时候,我们有时候也总结一下,她说:“你不知道,你讲道理的时候,我也象打开一扇窗似的,一下子就明白了。你讲的真好。”我们两个经常就是这样互相补充着。

当然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也真的能触动我们那些没修去的人心,比如当别人说的话让我们感到剜心透骨的时候,你能不能忍的住,不跟别人干起来。要一干起来,那完了,不用说今天讲这不了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都无法挽回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其实,这时候,我们要明白,他说的那些难听的话是代表着他对真相不清楚,甚至代表着他自己心性的位置,而并不一定是在朝我们开火。而我们往往有那种强烈的执著自我的心,会不由自主的把一切都往自己身上联想,立刻跟人家吵起来。这个过程确实魔炼人心。

有一次,我跟兰姐说:“兰姐,当别人骂你的时候,你可千万别生气啊!”兰姐说:“我哪里生气啊!我心疼他们还来不及呢!我把他们象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而我说:“我就是在他们骂我的时候,从心底里觉的对不起他们,是因为我没做好,又没给他们讲清楚,没能把他们救了,真的是对不起他们啊。”每次这个时候,我那份自责都会让我落泪。

当然在和兰姐配合讲真相的过程中,对我心性的考验也是很大的。从人的表面上来看,我比兰姐有能力,职位也比她高,但我基本上都是站在她的后方支持她做事。这是考虑我们双方的特长,做此分工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兰姐性格非常活泼开朗,与人相处很是和谐,她能一眼看出别人心里在想什么,立刻就能在不同的场合说出让他们感到非常贴心的话,或做了别人非常急需要做的事。而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也不大懂别人的感受,但是我却有技术,可以帮她做小册子,给她下载视频节目到MP5上,写交流文章等等。这样我们就能相互取长补短。

这个时候也会带来一个问题:别人总会看到她耀眼的一面,对我的优点却什么也看不见,甚至会说:“你看她(指我)都不如你好。”这时候,那种强烈的不平衡的心就会翻出来,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委屈。我知道当自己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就是自己有问题了,一找就会吓一跳--那是强烈的妒嫉心。这个时候,我一般都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这种最不好的心,以讲真相救人为大,只要能抑制它,不被它带动,而自己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那妒嫉心自然会越来越轻了。昨天,我把自己这种状态跟同修说的时候,没想到她说了一句:“小妹,你太幸福啦!你看师父多管你啊!多帮你啊!为了让你把这颗心去掉,就给你翻了出来,让你认识到它。”我当时听了真的是一种惊喜的感觉。

我们在自己慢慢做好的同时,也看到同修的不足与长处,这个时候,我们就意识到形成一个整体的重要性。我们俩经常在一起讨论怎么把大家也一起带起来,一个人的力量怎么也不如所有人的力量大呀!刚开始真的是干扰很大,每天我们都会讨论这件事情,但是每天我们都没有什么進展,其实很多实质性的進展是我们从表面上看不到的。终于,昨天我去同修那里一起学完法后,在交流怎么讲清真相这个问题时,大家真的对我介绍的情况听的津津有味,我讲时大家都在听,然后提些问题。看大家那种专注的劲头,真的是让我感动。因为当时兰姐不在场,我就把我所看到的跟大家讲了,同时指出了一些大家在讲真相中的不足,比如自己对党文化都搞不明白,当别人提出一个问题解答不清楚,别人当然就不容易信服我们的话。这个时候回来必须把这个问题弄清,然后下次讲就能够解答,而很多同修是这次不清楚放过去了,下次遇到了还讲不清,最后弄的自己很有挫折感。我了解了一下,发现很多同修自己连《九评共产党》一书都没看过。其实我对党文化并不是一开始就清楚的,本来我自己被党文化毒害的非常严重,总背马列嘛,最后被它污染到什么成度呢?把很多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用马列来解释,可我把《九评》一书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看了六、七遍,每看完一遍就清楚一些。看第一遍的时候,自己甚至有抵触情绪,但我知道这一定是我有问题,就再看第二遍,第三遍,这样一遍遍的看下去,最后才恍然大悟。当然,障碍同修看《九评》的东西原因是不同的,有的是象我这样起初有反感,有的却是觉的太枯燥,有的觉的太长,但是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清楚的分辨出来那个思想不是自己,而是一种物质,是它不让你看,它不想被你认清后清除它。同时我们要坚定正念,一定要把《九评》看完,把党文化根子先从自己这里挖掉。

当我跟大家交流完了以后,就有同修邀请我一定要和她一起住几天,好好交流一下。

而我自己很多修炼中的不足,在和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中,大家对我的帮助又是如此的巨大,因为每个同修在这么多年的修炼过程中,都有自己修的好的一面,他们在交流的不知不觉中,就把我思想中一些不好的东西解体了,也把我们一直弄不清的问题,用几句话就点清了。大家在一起也真的是提高快了。难怪邪恶想尽办法把大家隔离开呢!

在同修中,我不是什么协调人,我只知道怎么样做效率更高一些,我就想努力去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而过程中,我也并不想去掩盖自己的问题,我有个拖三拉四的毛病,有时候会耽误事,这时候,我就把自己这个毛病和同修讲出来,请同修到时候一定多催我,多提醒我,不要顾及情面,我感觉到这种整体上的正念对我的促动也是很大的。当然,我也修炼出了自己的一些长处。如,我多次被跟踪、绑架,都能正念走出来,所以怕心很小,这方面对同修也有不少帮助。

兰姐甚至说,在她自己怕心很重的时候,跟我说几句话就感觉好了,她说好象我轻轻的几句话就能把那些怕的物质解体了一样。而我和兰姐也一直坚持在一起学法,那种体会是非常美妙的,用兰姐的话说:“就象涓涓细流似的滋润心田。”而我的体会是,就象师父知道我哪里有不足,自动的给我补足一样。其实我明白,这就是因为我们平时都能够放下自己互相补充对方的不足,法给予了我们最好的奖赏。

有时候,我也把写出来的文章拿给兰姐看。兰姐看后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说:“我觉的我没做什么。”是的,兰姐真的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地方,她没有到公安局、“六一零”去讲过真相,她也没有去邪恶那里要过人,她就是一点点的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做好,说话为别人着想,不要伤害到别人,看别人需要帮忙的时候,就主动乐呵呵的搭把手,见到每个人都热情的打招呼,笑脸相迎,别人觉的中午工作餐没味的时候,她就给别人拿点自己做的泡菜。当她努力把工作做好时,她的主管有时候却让她糊弄过去,她就告诉主管:“我做好了,人家不就说你主管好嘛!”真的是每一句话都能说到人的心里去。这样主管非常的信任她,因为她总能为主管着想,甚至主管都把部门的钥匙交给她管,说她管着比自己管都放心。她的主管自然不会反对她讲真相了。她有时候也乐滋滋的告诉我:“我真的发现善的力量有多大了,很多人象众星捧月的围着我,那么大个人了,象小孩子似的,什么都跟我说。”

另外,MP5一直是我们讲真相的得力工具。我们及时把当时中国发生的热点问题拷上去,基本都从网上下载新唐人电视台的内容,比如毒奶粉、汶川地震、央视大楼起火等,再装上别的基础讲真相的东西,比如《九评》、《风雨天地行》、活摘器官、退党等。我们先跟常人说,我这里有关于毒奶粉的新闻,你们看不看啊?结果很多人排着队看,看着看着就把别的也看了。比如有人特别爱看细语人生中的《朱柯明》的故事,她把MP5用个小喇叭放的声音大大的,在车间听。而车间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退了党。有一次兰姐给一个常人讲真相,刚讲了几句,一大帮退了党的人就自动的围了上来帮着讲:“那个邪党,你赶快退了吧!我告诉你,不退党要亡国的,你想当亡国奴吗?”另一个人就说:“退党保平安知道吗?我们可都保了平安了,你不想平安?”这样,在兰姐车间里,反对大法的人根本没有市场,不仅没市场,连不敬的话都不敢说,立刻就被正的力量压下去了。

我看到很多同修把让某一个人退党当成了重点,甚至有人根本没讲清楚,每天只在追求退党人数。其实我们不是在做退党工作的,而是在救人啊。怎么样让这个人能够彻底明白真相,真正得救,这才是第一位的。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地不仅仅是说怎么救一个人,而是想和大家交流怎么样全面的开创环境,让我们顺着常人的执著,考虑他们的理解能力,考虑周围人的接受能力,全面平衡,整体把握,把一片环境都开创开,然后让这个环境中的每个人都成为一个种子,自愿的去开创另一个环境——我们一时还接触不到的环境。说实话,当你真的把他们讲明白的时候,他们真的会自动帮你讲,而当社会上出现一个问题的时候,不用你再去解释了,他们自己就看清了问题的实质。其实,当时传法,师父不是也没打过广告吗?都是人传人、心传心的,大家觉的好了,自然会传给自己的亲人,结果,没用了几年,全国就有上亿人学大法了。讲真相也应该这样去做。我想“大道无形”嘛!不是常人不好救,是我们没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