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人得救的机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正法到了今天,深感大法弟子救人的责任重大。大法弟子修的是慈悲,一思一念一行都要为别人着想,不能害人。在处理我儿子被迫害的事情的过程中,我虽然看到有的办案人员就是要钱,但是我知道,我给谁钱,就等于把谁推到地狱里去,所以我不能害人,没有花一分钱。我们虽然经受牵肠挂肚、撕心裂肺的痛苦,但是留给这些人的确是得救的机会。这就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因为师父说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

大法弟子信师信法的成度,正念正行的成度,直接关系到救度众生的效果。今天我把在这方面的一些经历与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正念加持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我儿子被非法劳教,因为他不配合邪恶,邪恶一动他,我心里就有感觉。当时我就想:法是最大的,我念法,邪恶就动不了他们。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任何物体包括人身体都是和宇宙空间的空间层次同时存在、相通的。”“ 人的身体和外面的空间是对应的,它都存在着这样的存在形式。”那么大法弟子出声的念《转法轮》或者放师父的讲法录音,那不控制了这个空间场了吗?干警恶不起来,不就有被救的机会了吗?事实正是如此。我儿子与当时绝食四十多天的同修被换了三个城市的教养院,在其中一个教养院就被换了三个队。尽管当时用暴力强制转化大法弟子很盛行,但由于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大法控制了这个空间场,这几个地方的干警就没敢动他们。而且当时的省司法厅厅长当着某某教养院院长和干警面对他俩说:“谁敢动你们一个手指头,你们就来找我。”(与这位厅长没有任何私人关系)。这不正是大法弟子对师对法坚如磐石的正信正行的辉煌展现吗?从这点看:外面的大法弟子学法时发出一念:“和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一起学法”该是多么重要。

我记的我当时每天念法都困,用冷水洗脸也不好使,一边走一边念也不行。我就说:“儿子和妈妈一起学法。”说来也怪,从此学法再也不困了。就这样我就把和被关押大法弟子学法当成第一需要(除外出讲真相之外),而且我还悟到:大法弟子要把握好、坚守好自己的空间场。二十四小时除睡觉和正常上班外,以小组学法、个人学法、放师父讲法录音来占领空间场,一分一秒都不能让邪恶有立足之地。时间安排上:抓紧时间听师父讲法,外出时背《论语》或发正念,念正法口诀等。试想:大法弟子都这样一分一秒的坚持着、控制着自己及相关的空间场,邪恶还能恶起来吗?大法弟子们都坚修大法金刚不动、坚如磐石,就使众生包括干警没有机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所以大法弟子必须时时学好法,用大法归正自己的空间场,按真、善、忍归正众生,这是最好的救人方式。

零一年师父发表了发正念的口诀。当时我就悟到应该每小时到整点就发正念。当天晚上师父就叫闹钟叫我,说明我悟对了。特别是我家的音乐闹钟,很长时间不响了,这时安上电池它就响了,一到整点音乐就响了。我明白这是大法的神奇。有一次邪恶召开什么会议,我连续五天到整点发正念,一次不落,到了晚上也没有疲乏的感觉。就象四个整点发正念一样感觉很轻松、很精神。这五天中一点也不困,一身轻,真是很玄妙的。

有一次刚发完正念躺下,耳边又响了电话声。我悟到可能我的能量不够,所以炼功必须坚持。也可能是发正念时间短。所以从那以后,我每天12点发完正念后,我就与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沟通:被关押的同修啊,你心里想:“我是主佛的弟子,不承认旧势力安排。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金刚不动,用正念彻底解体邪恶,要抑制操控干警的邪恶生命及邪恶因素。用神通反制邪恶,展现大法辉煌。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你的身体可大可小,监狱的铁门高墙对你们不起作用”。天天如此和他们沟通,我就坚信大法弟子有这样的功能。

一次会见时,我用意念对儿子说:“你要正念正行”。第二天干警来电话说:“你儿子不吃饭了。”到了晚12点发完正念后,我又对儿子说:“你别不吃饭啊,不给他干活,不被他们奴役。”第三天他们又来电话说:“你儿子吃饭了,但是他不干活了。”到12点发完正念后我又对儿子说:“别光自己不干活呀,大法弟子都不给他们干活。”第四天警察又来电话说:“你儿子带头不干活,下月会见你们别来了。”他说了不算,会见照常见。从那时起这个监狱的坚定的大法弟子都不干活,作息时间自己定,有的照常炼功,后来他们管不了,就把这个队解散了。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又在新的环境中救度众生。

二、按真、善、忍标准坦荡讲真相

九九年迫害一开始,街道和派出所就把我找去,态度严厉蛮横,我面带笑容,态度平和的对他们给讲法轮功是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好功法,那些政府颁发的奖项正说明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怎么不算数了呢?炼功人按真、善、忍修还有错吗?让转化,往哪转?你们能讲出道理吗?哪个君王不希望自己的臣民健康长寿呢?你不得以理服人吗?他们无言以对,又把我交给单位和上属机关。他们又用停止我工作和停发我工资威胁我。我说:“大法就是我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没有,唯有这个大法不能放弃”。他们关了我一天一宿,又把我交给派出所,派出所让我写保证不去北京。我的回答是:“我修的是真、善、忍,没有必要做保证。”他们就让我回家了,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有干扰过我。

如何面对教养院和监狱的流氓行为?邪恶规定不骂大法不许会见,哪怕是说假话也行。我就坚定一条:我修的是真、善、忍,决不能说假话,决不能害人。为了大法,什么都可以舍去。所以有时一、二个月、三、四个月见不到儿子是常有的事。不让见儿子,我就在教养院大门外和监狱的会见室发正念和讲真相。尤其在教养院门口讲真相,那里人很多,人来人往的,有探亲的,有的是警察,他们听我讲,有时还提出问题来,我的做法感动了他们。再去看时,他们主动让我進去,管理科长还向院长给我说情。我还以我儿子的事为由去派出所、公安分局、市610办公室、市人大、政协等单位讲真相。市610办公室的一位官员,一开始挺凶,我不动心,边除恶,边平和的与他交谈。最后这位官员说:“这个事是心知肚明。”我再去讲真相时,他主动派人接待我。

为儿子的事,我去省劳教局,面对满屋办公官员讲真相。炼法轮功的人修的是真、善、忍,中共定为×教,真是天下奇冤,让他们转化,往哪转?讲完了,我们就回家了。我们不认识他们,也没给钱,可是第二天他们就通知我们家去领人,非法加期三个月这回也取消了,而且没有写任何保证就释放。当时全省还有几个特别坚定的都没有让写保证也放人了。

我想:讲真相不能错过任何机会,什么教师大会、党员大会、还是老干部聚会等等,只要有机会就讲,以个人的体会讲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修真、善、忍做好人这是天理,对法轮功有善念会有福报。

面对相逢的世人都是有缘人,在市场上,在火车上,在候车大厅,在监狱会见厅,都是讲真相、劝三退的好机会。面对面讲真相,通过交谈确定能否三退,能三退就做三退,不能做三退的给他打开心结,送他护身符或者让他念法轮大法好,他们都很感激。经过我做三退的有市公安局长、分局长、派出所长,市委宣传部长、部队武装部政委、教育局长、区人大主任、政协主席、教养院的干部等等,科级干部和一般党员就更多了。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外,我还以写信和打电话的方式讲真相。在做这件事时,不走过场,讲究实效,达到救人的目地。如给中央领导、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写信,让他们实地采访。这样做有理有据,更有可信度。而且根据不同时期,写不同内容的信。一开始讲天安门自焚骗局,迫害法轮功的危害。再写的是高层贩卖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属实存在,所以至今不敢放人,继续欺骗公、检、法、司法、政法人员对大法犯罪,告诉他们不要助恶为虐。最后尽管这些公、检、法、司法、政法部门有的人还在对大法犯罪,但是我们遵循师父教诲:“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所以,我又提笔给他们写信,教他们自保自救的办法。凡是错判我儿子的公、检、法人员,打我儿子、出假证陷害我儿子的民工等人,都写信告诉他们自救办法,自制护身符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充份体现大法弟子的慈悲、大法弟子博大胸怀和救人的诚意。

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在师尊慈悲呵护引领下,我们有了提高,逐渐走向成熟,但也有因情、私、和有漏而造成的遗憾,有待自身在不断学法、悟法中修掉这些物质,和同修们共同提高,整体升华。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