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妒嫉心 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得法前我是名、利、情都很重的人,自恃有点写作能力(在报刊上发表过一些文学作品),便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看到文友发的作品份量重,便心里不平衡;看到能力比自己差的同事被提拔当了领导,心里也不平衡;看到同学、战友的日子过的滋润,心里还不平衡……几十年活的又苦又累,身心疲惫,落下一身病。一九九六年走入修炼后通过学法修心,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就象换了个人似的。

十多年来自己虽然注重修心,但却忽略了修去嫉妒心,以致让此心长时期的隐藏在自己空间场中。特别是近两年,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被此心带动,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做出一些有损大法弟子整体的事,给本地的正法形势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二零零六年以前,本地区有两个资料点:一个是本地协调人直接负责的大资料点,另一个是个别学员组建的小资料点,而这个小资料点由于资金、人力等方方面面的原因,做出的资料十分有限,并且时常陷于停顿状态。本地大法弟子有一千多人,大部份都能走出来证实法,对真相资料的需求量很大。显然,本地两个资料点根本满足不了证实法需要。可是本地协调人对资料点遍地开花这个问题认识不到位,思想上存在一定障碍,使我们的局面迟迟未能突破。

二零零六年年初,我和几个同修背着协调人组建了一个资料点,没想到这个资料点越做越大,不到三个月时间,规模就超过了协调人负责的大资料点。由于资金、技术有保证,做出的资料不仅数量大,种类也多,真相传单、小册子、《九评共产党》、真相光盘、不干胶粘贴、护身符等全都能做,而且质量也很好。做着做着,自己的人心就返出来了:你们协调人能做的,我们也能做,而且做的比你们好。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人心啊!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突然遭到邪恶迫害,被绑架到本地看守所。当天晚上,我彻夜未眠,反思自己。我知道,自己是因为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可漏在何处呢?我找啊找啊,找出了不少人心:争斗心、求名的心、显示心、欢喜心、执著自我的心……当时我也找到了嫉妒心,但马上就被观念掩盖过去了:我嫉妒谁呢?论口才,论文才,协调人都比不上我,我为啥要嫉妒他们呢?尽管当时自己找的不彻底,但毕竟向内找了,并且找出了一些人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很快我就闯出了魔窟。

在我出来后不久,我们组建的资料点就被协调人知道了,于是在本地大法弟子中爆发了一场空前未有的激烈冲突。协调人认为我们组建资料点是拉出一伙人来另立山头。这场冲突,有的站在协调人一边,有的站在我们一边,无形中分成了两派,互相之间产生了很大隔阂。一时间人心浮动,争论不休,给本地证实法救度众生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至二零零七年五月,这场冲突虽然表面上平息了,但相互之间存在的间隔并未消除。为了化解矛盾,我和资料点个别同修交流后决定将目前的资料点规模缩减为一般的家庭小资料点,由一对老年夫妇大法弟子维持运作,我和另外三名大法弟子从资料点退出来,并把大机器交给协调人处理。

我满以为这样做就能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冲突,消除积存已久的间隔,然而事与愿违,什么问题也没有解决。二零零八年农历新年前夕,本地主要协调人主持召开了一个由本地城乡各区、片协调人参加的法会,会上主要协调人郑重宣布:立即关停我们组建的资料点(实际上七个月前已经解散)。新年一过,本地主要协调人再次召开了同样规模的法会。在这次法会上,我虽然表面上向内找,但心里不平衡:自二零零六年七月以来我不只一次的在大小法会上向内找自己,公开承认自己有执著自我的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等各种人心,而且那个资料点也不复存在了,可协调人为什么就紧追不舍呢,我实在理解不了。一段时间以来我的身体状况也不好,经常咳嗽,怎么发正念也不好使。

一天晚上,我在学法小组和同修读《转法轮》,轮到我读的时候正好读到《转法轮》第七讲里“嫉妒心”这一节:“这个人在单位里,他觉的别人都不如他,他干什么什么行,觉的确实了不起。他自己心里想着:给我个厂长、经理我都能当;给我更大官我也能干;当个总理我看都行。领导也可能说这个人真行,干什么都行。同事可能也都说,这个人真行,有两下子,有才能。可是在他们班组里或者他们同一办公室里有个人,干啥啥不行,什么也拿不起来。有一天,不能干的这个人却被提了当干部,没提他,而且还当了他的领导。他那心里就不平衡了,上下活动,愤愤不平,妒嫉的不行。”读到这,我的心被深深的震撼了!我不就是这样的人吗?从学生时代起,就觉得自己了不起,是个干大事业的人。走入修炼后因此心未去,眼睛总盯着协调人,觉的他们没啥能力,修的也一般,要是换上我干的肯定比他们强。这不就是妒嫉心吗?可奇怪的是,师父这段法我过去学过不知有多少遍,总以为说的是别人,从未想到自己,真是可悲啊!

再往下读,当读到师父讲的申公豹的故事时,我不由的惊出一身冷汗:虽然自己主观上并没想拉山头另搞一套,但客观上却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做资料没有错,但组建资料点应该和协调人沟通,才能更好的发挥大法弟子整体证实法的力量,体现出大法的威力。背着协调人分发资料,最起码对本地区业已形成的资料发放渠道带来干扰,如果发展下去,就会不自觉的带来不好的影响,成为申公豹式的可悲人物。万幸的是慈悲的师父及时用法点醒了我,使我找到妒嫉心这个罪魁祸首。人心找对了,找准了,我一下子轻松起来,困扰我数月之久的咳嗽也彻底好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本地召开一个城乡各区、片协调人参加的法会,在法会上我带头发言,谈自己学法修去妒嫉心的体会,受到与会同修的认可。其他同修争相发言,纷纷向内找,整个法会洋溢着热烈祥和的气氛。这是一次相当成功的法会。会后协调人慨叹:近两年来咱们地区从没开过这么好的法会。自此,本地大法弟子之间持续两年之久的矛盾冲突总算解决了,间隔自然消除,从新形成了一个坚强的整体。

今后我一定要以法为师,遇事向内找,时刻溶于法中,融于大法弟子的整体中修去人心,加强正念,走正走好最后的路,实现大法弟子的最终圆满,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