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印证法轮大法是正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我叫周新(化名),是辽宁人,现年60岁。我想用我的故事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

大法和师父给了我新生

我身高一米七四,女人长了个男人身。得法前,性情非常刚烈,说话大嗓门,凡事都要咬个尖,为了点小事,都要和人斗来斗去。因此,年岁不大,落了一身病。我不但患了心脏病,贫血,肝炎,胆囊炎,肝胆结石,还得了精神分裂症,严重时说休克就休克。中西药就是我的家常便饭,整日里生活在病痛折磨桎梏之中。为了治病,我跑了多家医院,也无济于事;为了治病,求仙问道,并且还去了某基督教会,其结果还是徒劳。为了暂时解脱痛苦,还染上了无节制的吸烟及喝酒的坏习惯。特别是对于烟的执著,不吸“大老旱”(烟名)就觉得不过瘾。我可以一天不吃饭,可不能一天不吸烟。我经常想到死,想到自杀了却自己的一生。

在这痛不欲生,对未来根本不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1996年春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喜得大法。大法不仅仅是改变了我的人生,而是让我获得了新生。

得法后,我和几个同修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起参加小组学法,一起晨炼,沐浴在佛光普照之中,心性在不断的提高,心胸的容量在不断的扩大。师父讲:“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师父还说:“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转法轮》)当我立下了洪愿大誓,跟师走,坚修大法到底时,奇迹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啦。原本根本就不可能治好,只能在病痛的折磨中走到人生的尽头的那些病,得法不长时间,师父彻底给我净化了身体,各种病状全部消失,真的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并且三十年的吸烟历史,从此也划上了句号。真想上大街上喊:是师父救了我这个业力缠身的人,我没有花一分钱,我的病真的全好了!得法后仅半年,我的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六斤增重到一百八十二斤,真的是走多远的路,干多重的活都不感觉累。

通过自身的变化,我真正悟到,法轮佛法是科学,是超常的科学。

师父保护了的手

身体康复后,我开始工作,我工作的单位是纸箱厂。工作用的机器设备是三个圆的铁滚子,它们的排列顺序是这样的,下面是一个大的铁滚子,上面是两个象炉筒子一样粗细的铁滚子对着转动,这两个铁滚子中间没有多大的间隔。比如说一根八号线伸進去,瞬间便会挤扁。我在工作时,手上得戴着一副很厚的皮手套。一天,我发现两个转动的滚子上面有一杂物,本想用右手把杂物拨拉掉,没成想,手指刚一伸过去,被转动的滚子一下把手指绞進去了。我本能的用劲往外拽手指,手指被拽出来了,但那手套的手指被齐刷的切去了,当时手指也被挤扁了,但不觉的疼。我的同事见此一幕,都吓坏了。大伙都围着我关心的问:“手指还能不能动?能不能打弯?”我说:“没事。”搓了几下,照常工作。同事都感到非常吃惊,觉的不可思议,并私下里议论,“难道她的手是铁打钢铸的不成?”我心里明白,是恩师在保护我呢,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完整的手。

现在还有这样的人!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下班回家,骑车骑到站前拐弯处,迎面来了一辆开的飞快的摩托车,一下把我给撞上了,撞的狠,自行车撞碎了,我也昏死过去。醒来后,我已经在医院里了。睁开眼,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没事,我是修炼法轮功的。”话音刚落,在场的人就发现我被搓伤的右脸,青肿块在变小,在往回退。大家就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搓伤的右肩和上臂右边虽说还疼,但我坚信无大碍,坚信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呢。

我想,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自己的业,自己的难还会有。通过这次事故,自己不是又偿还了一个生死大业吗?从这个角度上讲,我怎能怨恨把我撞倒的人呢?再说他们也不是故意的。随即对撞倒我的那对骑摩托车的夫妻说:“你们走吧,我是炼功人,我不会讹你们的。”那位妻子被感动了,立即掏出一千元人民币,作为修车及医疗赔偿,并拉着我的手,千恩万谢说了一番感谢的话,还把自己的住址及姓名告诉了我,说“今后有什么事,随时找我们。”因当时迫于孩子们及亲属的压力,暂时把钱留下来。我身体康复后的一天,按照他们留给我的地址及姓名搭车去找这对夫妇,要把钱退还给他们。可我找遍了整个村,打听了不少人,都异口同声说:“我们村没有这个人。”原来他们留给我的地址及姓名全是假的。可见现在人的道德水准到了何种程度。

当我向村民说明来意,大家都用奇异的眼光看我,说:“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么好心的人。”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大法要求我们这样做。”

只有在大法中修炼才能使人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印证了“法轮大法是正法”。

孰正孰邪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晚九点左右,我在家被抚顺市公安恶警绑架。因为是夜间,辨不清方向,不知道他们把我送到了个什么地方关押起来。刚進屋,便由一个女看守扒去了我的衣服,進行搜身,实际上是想从我身上搜到钱物。完全和劫匪对被害人一样。我亲眼见到他们从一位女法轮功学员身上搜走了二百多元钱;又从另一位同修身上搜走五百元钱。一位红透山的同修对我说:“这是什么世道,在绑架我时,把我们家仅有的二万元钱存折都搜走没收了。”

更残忍的是,如不放弃信仰,就对大法弟子用酷刑。抚顺市望花区的一位女同修被关進来时腿就已被打残了。还有,清原的二位女同修被送進来时,脸部青肿,额头上有个大勾,同修说“这是被恶警用皮鞋踢的。”还有同修的脸被电棍电的成焦糊状,真是惨不忍睹。她们仅因为要维护自己的信仰,就惨遭如此大劫啊!她们可都是通过修炼后心性得到了提高而被社会普遍公认的好人啊!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监室里还关押了四位“小姐”,她们有时去监狱的印刷厂劳动,回来时,有时带回一些刚印制的书看。出于好奇,我随便翻几页,发现里面都是一些黄色淫乱的东西,十分下贱淫秽。我问她,印刷厂里全都印这种东西吗?她说:“不全是,也有学生笔记本之类的。”社会上所谓扫黄打非,公安办的印刷厂竟然印刷这些下流的书刊,目地就是要把人导向邪恶犯罪。

孰正孰邪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