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法轮大法的修炼人,真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我九七年得法,当时就知道大法好,因周围没有炼功点,也没有重视。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感受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九八年五月,在师父的点化和老同修的帮助下,我们的炼功点成立了,从此我天天早上四点三十分起床,拎着录音机到炼功点炼功,我家也成了学法点。

通过学法炼功,我整个人生观发生了变化,缠绕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特别是打破了无神论的框框,懂得了人来世上的目地是返本归真,得到了这么好的高德大法,人传人,心传心,很快我们那里相继成立了四个炼功点。我本来胆子很小,晚上不敢出去的,新的学法小组成立后,有时我去和他们一起学法,回来的路上,看着黑漆漆的夜晚,我不再害怕了。那时一心想着让更多的有缘人来学法、得法。

得法前,为了赚钱,经人介绍,我把家里的钱都拿去投资,还告诉了我的亲朋好友,结果官商勾结,到期连本钱也没拿到。我心里着急,真的是为了钱吃不好,睡不好。得法后我明白了,现在的社会人的道德世风日下,一日千里往下滑着。大法打开了我的心结,师父的法句句说到了我的心里,我不再苦恼,而是尽我所能帮助有困难的人,同时也向有缘人洪法。当时我衷心的感到做个法轮大法的修炼人,真好!

一、上北京证实大法

正当大家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恩浩荡中,按照师父的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时,恶党江××出于妒嫉,干出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丑事:非法镇压法轮功,把亿万修炼者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進行打压。我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实在无法理解这个政府怎么了。为了让政府正面了解法轮功真相,还师父的清白,我和同修上北京去。第一次被抓到前门派出所,警察问我时,我把自己得法后身心的变化,告诉了北京的警察,同时告诉她镇压法轮功是错的,我们师父要求我们按真、善、忍做人,多好呀!每天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那么多大法修炼者,北京的警察是了解真相的,他们只是成了工具,最后把我交给了上海驻京办的人,第一次上京的经历让我知道大法弟子上访的路被流氓政府给堵了。

通过学法交流,认识到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是大法的修炼者,护法是我们的使命,我用红布黄字做了“法正乾坤”、“法轮大法好”两条横幅,到京后直奔金水桥和同修相继打出来。因我们是最早打出的,当我们被带上车时,回头看到大大小小的横幅相继打出来了,“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真、善、忍无罪”等等横幅被高高举过头顶,有的同修不带横幅就在广场上炼功,看到那种神圣、壮观的场面我为同修鼓掌,警察上来给我一巴掌,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打,我那时还在对他笑,他转身下去了。

回来因不写保证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我本来只认识炼功点几个同修,由于一次次的被抓,被关,被送洗脑班,我认识了好多各地的同修,就这样我们开了几次交流会,在法上提高,有更多的同修走出来证实法,去掉了怕心,同时在证实法的路上深深的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呵护。当我放下自我,用纯净的心去做大法的事时,也就没有关和难,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有一颗要修炼的心,师父就帮我了,零零年当时同修中电脑还很少,我买了电脑和打印机,我不会用,让同修先教会我女儿,再让女儿慢慢的教我,就这样我学会了看明慧网。

第三次上北京是接到同修的电话,她们在做着各种向世人讲真相的项目,我们如何做好向本地的居民讲真相,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住了一晚我就回来了。回来后我和同修商量我们如何做好向本地民众讲真相,外地的同修都做的很好,我们也要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正法進程很快,接下来要向世人讲真相,大家的想法是一致的,都能积极的参与到各个项目中。大量真相资料的出现令邪恶胆寒,有力的震慑了邪恶的气焰,也让更多的有缘人明白了真相。后来走出来的同修越来越多,资料发遍了大街小巷,邪恶害怕了,发疯的抓捕学员。由于当时走出来的同修中,有的人法理是不清晰的,一旦被非法抓捕就供出同修,造成很大损失,我也被非法抓捕了。

我被非法抓捕后,发出一念是到我为止。我几天几夜被非法关在派出所,邪恶的六一零警察不断的审讯,谩骂侮辱我,我一直不开口,我就坚定一念,不能说出一个同修。这时说我什么的都有,我一直不动心。后来他们把我送到了看守所,恶警对我说,哪怕你撒谎也要把资料说清楚。可见邪恶镇压法轮功是多么的无耻了。记的有一次六一零又来了,叫我出去,我想他们已经非法关我大半年了,怎么突然又来了呢?我听明白了另一个项目有人被抓了没守住。它们看我不说话,就一个说一个写,写完了让我看签字,我当时发出一念决不配合,我说:“我今天一句话也没说,你们谁写的谁签字吧”。恶警把看守所的警长找来了,我把刚才的情况说了,警长也无话可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此事不了了之。

回想那段时间,如不是师尊的加持呵护,不是人能走过来的。师父为了鼓励我,利用开庭的机会我得到了经文《走向圆满》等。当我面带笑容回到监室时,在押人员问我:“怎样?”我跟她们讲了非法开庭的经过,我说:“邪党对法轮功不讲法律,一次次的打断我的话,我问它们何为邪?中国历朝历代认为吃、喝、嫖、赌、偷、抢、拐、骗、杀人、放火是邪的,是犯罪。到今天按真、善、忍做人成有罪?这不是颠倒黑白吗?”我被非法判了重刑。

二、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

修炼十年了,我一半时间是在铁窗内度过的,经历了奴工劳役,有时晚上为了赶工只睡二个小时。为了达到转化我的目地,不让睡觉,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澡,挑动里面的在押犯嘲笑谩骂等,尽一切邪恶的手段迫害。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心理承受力不够,心里知道大法好,转化是错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走了弯路,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耻辱。回家后,在同修的关心帮助下,我写了严正声明,决心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各种考验都来了。

原本美满殷实的家没有了,我走入了象长期无人居住的家,丈夫有了外遇了,把家里的钱都挥霍了,孩子也不管了,还提出要离婚。面对这些,我无怨无悔无恨,我把家打扫干净,然后把多余的房子租出去,暂时解决生活问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把家安顿好,村上人说我像在变戏法,这么快就把一切做好了,基本的生活也有了保障,每月房租在壹千多。我说邪党造谣说我们不要家,抓我们这些按真善忍做人的人。其实我们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好人自有好报的。常人朋友来看我,给我说到香港的大法弟子在讲真相声援我们的事,也有的讲到传真机上接到真相资料。听了这些我很受鼓舞。我心想要多学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勇猛進精。

师父看到我的心,就给我安排了适合我的工作,朋友请我去帮忙搞销售,工作很自由,收入也高,也能讲真相。我常常以讲故事的方式来讲真相,讲红眼石狮的故事,讲善恶有报,讲传统文化,把明慧上的故事都记下来,作为讲真相的内容。一次和一群年轻人一起出去,我和他们聊了起来,从传统文化到六四到中国的现状到迫害法轮功到三退,大家都静静的听着,也提出了一些问题,最后除一人外,都退出了共产恶党,也有的后来把家长也退了,我为这些年轻的生命得救而感到高兴。

我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有一次我丈夫说要请人吃饭,我说好的就去了,到了饭店他不来了,请的人到了,我说大家点菜吧,他们说他不来就算了。我说没关系,点菜吧,上好菜,我就讲真相了,讲了我家现在这样都是邪党迫害法轮功造成的,讲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邪党为什么迫害?讲九评,讲退党,讲突破网络封锁。结果一桌人都退了,其中一人要了破网软件,我把护身符和零七年新年晚会的光盘给了他们,我为这些生命的选择感到高兴。

一次去修车,有两老年人坐在边上晒太阳,突然一阵风吹过,老人讲现在的天气怪了。我就接过话头,讲天灾人祸,生态环境被破坏的原因,讲恶党无神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结果,讲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最后问老伯你入过党吗?他说入过,我告诉他三退的事,他说好的,如何退?我说人在做天在看,你同意了我去帮你退。边上老伯听着我就问他,老伯你入过党吗?他说也退,修车的也退了,我把护身符给他们了。

三、去执著

在修炼中,心性考验也是不断的。有一天在路上碰到过去的客户对我说:“你帮我领的钱没给我”,我被她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到后来我听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当时她要我帮她去领钱,她把身份证和单子给我了,我帮她办好后,单子钱身份证给她了。现在几年过去了,我刚回来,她来向我要钱。我一下人心上来了,我说人怎么可以这样呢?你让我帮你去领钱,我只把单子和身份证给你,钱不给你可能吗?她把我告到公司。公司让我写了事情经过,写好后我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不和她一般见识。如她一定要我就给她,想到了师父的法,想到自己是修大法的,这点小事算什么?因我修炼才出现这样的事。我对女儿说:如果她一定要钱,我就给她,师父说的不失不得,我给女儿讲了过去和尚为了救一女子被冤枉的事,比比那个这点钱算什么。我把心放下了,她也就不提此事了。

在遭受迫害前,人家开口要借钱,我有就给人家,也不写借条,有的看到我回来了就马上还来了,也有人不还也不提。朋友让我去要,我说他不还,可能他比我更需要钱。当我把钱的事一放到底的时候,生意一笔笔的来了。不长时间女儿的大学学费解决了。我的哥哥姐姐对我说有困难提出来他们会帮我的,我说你们已经帮了几年了,我回来了就好了,我每月的收入在七八千,还有人家还来的钱。我给他们讲修炼的人是有大福份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只要我一颗修炼的心。由于我的被迫害,他们的怕心还是很重的,我就慢慢的给他们讲真相,讲三退,现在大都已退出中共邪党。

修炼前我的动手能力较差,家务也不太会做,也没有進厂上过班。修炼后师父把我的智慧打开了,我的动手能力强了,证实大法的事只要想到就能做好,我要上明慧网,师父就安排懂电脑的同修来帮助我,同修送来了打印机,我的小小资料点有了。我学着上网下载周刊和周报并打印,还学会了打字发三退名单等。随着接触的同修多了,资料要的也多了,我就专门做小册子、九评、不干胶粘贴、护身符和大法书。对打印机的维护,我是看着明慧同修介绍的方法边看边做的,心里请师尊加持我,打印机修好了,我也不知如何好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呀。

有一次切纸刀不行了,同修送来了一把,问我你会换吗?我不加思索的说会的。在前面我曾和甲同修谈过拆刀的事,他告诉我要用套筒的,我叫他帮我买了。我从拆刀开始请师尊加持弟子,一边念唱法轮大法好,就不知不觉的把刀换好了,换好后自己有点不相信,觉的不放心就又拆了,因刀上都是油,一下刀从手里滑下砸在腿上,一道红杠出来了,我一下清醒了,我的疑心,不自信,也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呀,大法是超常的,是师父在保护我,提醒我呀,否则我的腿要切开口了。我赶快再次把刀装起来,一试挺好的。

我做事情常常要心急,干事心一出就有事了。在使用塑封机时,为了快,没等绿灯亮,我就开始放進去了,结果没封住,从来心一急,卷進去不出来了,赶快倒出来,再封里面冒烟了,只能停下来。同修说好要来拿的,我还是要做的。学法向内找,我使用的机器也是有生命的,我要遵守它的操作规范,尊重它。这一找我看到了自己一直有点自以为是,看不起别人的心,而且埋的很深,不易察觉,再挖就是妒嫉心。还有事情做的顺了就很高兴又沾沾自喜的显示心,同修当时指出,我表面没说啥,心里是不服的,就以为自己行。修炼是严肃的,发正念去掉人心后,我和机器沟通你我都是为法来的,我以后不再那样做了,你我配合好,助师正法发挥好自己的作用,一开机一切正常。

通过这件事我体悟到,每当碰到不顺心的事时,就要找自己,一定是哪里拧劲了,哪颗人心没放下,当去掉人心后一切又好了。因为师父一直在看着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是修炼人的本份,所以每当碰到危险时,我就发出一念:师父!弟子把一切交给您了,修炼这条路我走到底了!

由于长期做资料,我接触的都是同修,在交往中矛盾也是不断的,有时听到的话很噎人,我第一念想,他邪党文化中毒太深,是尖刻不是深刻,该好好学学《解体党文化》。自己心里还觉的不舒服,就找自己了,为什么他要这样说我,我有没有这样的行为,我为什么总看到同修的缺点,不反过来看自己呢?这样一想,矛盾化解了,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了,师父在安排我提高呢!其实我讲话时常会偏激,有时噎的人够呛,我们这一代是泡在邪党文化中长大的,是修了大法才意识到这些,重温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在矛盾中修炼自己,提高自己,去掉不好的人心观念。在矛盾中我学会了向内找,也更理解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法理。

每当在学法中、过关中明白了一个法理,心中升起无比的喜悦,对师尊的感激是无法言表的。我庆幸在大法中修炼,做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太好了。

以上是我这几年的体会,向师尊汇报,也和同修交流,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