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劳教所的邪恶“转化”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上海女子劳教所每天强迫犹大和刚被“转化”的大法学员“交流”,利用刁难、灌输邪理、体罚等打击和消磨大法学员的意志,以达到假“转化”,向邪党请功的目的。其实,有些做坏事的恶警知道打骂、迫害大法弟子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恶报。

刚被非法劫持到劳教所的学员都会抵制迫害,一开始是恶警利用包夹犯对大法学员的处处刁难,不给喝水和不让上厕所,语言上混淆概念的灌输邪悟。到了一定的时间,大法学员没有“转化”,恶警就开始教唆包夹犯对大法学员体罚,长时间(如16个小时)的站立,使大法学员出现高血压等身体不适的症状。很多大法学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所谓违心“转化”的。此时恶警开始走进房间,直接接触大法学员以示“关心”。

对于坚定的修炼者,恶警也不敢让犹大多接触,怕犹大醒悟过来。恶警也知道这种“转化”是假的,所以随之而来的是每天的“交流”,真正的目的是要大法学员邪悟,这样做不仅使犹大越陷越深,也使得有些“妥协”的学员走向邪悟。对“妥协”的,恶警知道不会邪悟的,这样做是为了在每天的“交流”中让学员重复假话,以此消磨学员的意志。

在劳教所,犹大(是取得恶警信任的一小部份人)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在一起单独“交流”,以研究如何“转化”其他大法学员,巩固其“高深法理”。在劳教所里其实包夹犯也知道,恶警知道会有恶报,所以恶警只是躲在后面指使,不敢正面做,而包夹犯为了得到奖分提前出去,才无恶不做。

在劳教所,多年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警都会碰到遭恶报的事,但是在利益的驱使下,才把这些现象视为“极少数的偶然”事件,对包夹犯采取怂恿的手法,欺骗她们不听真相,以达到被其利用的目的。

恶警邵冬生对包夹犯说:真奇怪,每次骂完大法弟子都会头痛。恶警奚琴是大队长,此人心胸非常狭窄,怕“功劳”被抢,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恶警李灿表面斯文,其实对大法弟子当面一套,说话“温柔”,以稳定、拉拢人心,背后则教唆包夹犯要盯死每一个修炼者,包括已经“转化”的都不能相信。

宝山区恶警魏志耘和她丈夫遭恶报死亡,劳教所和610人员并不吸取教训,还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用体罚和邪悟的方式迫害着大法修炼者,等到恶报到你们头上的时候,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