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安市恶警对张立芹、张会芹的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河北省迁安市大法弟子张立芹,奥运前被恶警绑架迫害,目前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张会芹被迫流离失所至今。下面是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对张立芹、张会芹的迫害事实。

一、张立芹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

大法弟子张立芹,女,四十五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到迁安市上庄乡的桃新庄、丁庄等共三个村庄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遭绑架。被绑架后,恶警们迫害她三天三夜,问她这两年流离失所的时候到哪里去过?都干些什么?刑讯逼供,用电棍电的她全身都是大泡,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已经超期羁押。

张立芹十八岁参加工作,是一名教师。在九八年生完孩子时间不长,就得了腿疼病下不了床,好多大医院都治不好。就在这时,听说炼法轮功可达到祛病健身的作用,她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進大法修炼中,结果奇迹真的在她身上发生了,不到十天腿就不疼了,而且还能骑自行车了。

就在这万分高兴的时刻,恶党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还在给学生们上课的张立芹被绑架了,然后他们又到张老师的住处拿走大法书籍,屋里只剩下张老师两周岁的儿子,被吓得大哭。学校好心的老师只好把孩子送到二十里外的她姐姐家。

张老师被送到洗脑班后,受到非人的折磨。这还不算,最主要的一件事,张老师的丈夫从北京来到洗脑班看她,夫妻住在一起,一个月后,张立芹发现怀孕了,呕吐不止,只能喝点水。有一天,张立芹端起水刚要喝,邪恶的“六一零”头目杨玉林就叫她到楼上看电视,回来后,张立芹端起水杯将水一饮而尽,杨玉林奸笑着问张立芹:“水有什么别的味道没有?”张立芹说:“没有味。”杨玉林又恶狠狠地说:“你怀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吗?没门!你是斗不过我的。”说完大笑起来。

第二天,张立芹肚子疼的很厉害,然后开始流血,连流数日。在此期间,这些恶人们还让张立芹抱一袋沙子在院子里跑,跑完让她用凉水给他们洗衣服。

那一年快到年底了,恶毒的杨玉林企图逼迫张立芹放弃自己的信仰,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俩人一班,一班两个小时,轮番看着张立芹,张立芹一打瞌睡就打她嘴巴,这样的迫害长达四年之久。

张立芹回到学校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国保大队又来人搜她的宿舍,发现有一个MP3,就又把张立芹送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张立芹到拘留所就开始绝食,到第八天,就让她交了十五天的生活费回家了。出来后十天左右的时间,杨玉林强迫学校把张立芹送到洗脑班,张立芹再遭迫害。后来成功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那么老百姓对张立芹的印象如何呢?一个工作人员说:“我小的时候很调皮,学习成绩特别差,张老师就用星期天自己的休息时间给我补课,那时,一到星期天就发愁,可现在想一想,没有张老师的辛勤付出,我今天就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工作”。他接着说:“现在共产党执政,谁也别说真话,谁说谁倒霉,弄不好就被关进牢房。”

另一位老师说:“张老师很实在,那时我和她在一个学校教书,她住校,每天我们上班后,她早就把办公室打扫干净了,煤炉子也生着火了,屋里暖暖的,说实话,我们谁都不愿意点炉子,又脏又呛人,都是她点炉子,从不说什么。可惜呀,这么好的人,就因为她炼法轮功,夫妻被迫离了婚,快十年了也没给她开工资了,自己也失去人身自由了,多好的人哪,没想到她落到这一步,看来共产党真是歹毒极了。”

就这样一个处处为别人考虑的好人,十年来,却遭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长期被限制人身自由,好好的家庭被拆散,失去了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现在又身陷囹圄,这样的世道天理能容吗?

二、张会芹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河北省迁安市大法弟子张会芹,女,四十二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到迁安市上庄乡的桃新庄、丁庄等共三个村庄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遭绑架,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张会芹被绑架后,当时就昏死过去了,还不停的抽动。在国保大队的地上躺了一天,裤子里全是屎和尿,人都那样了,可这几个恶警还你过来踢一脚,他过来踹一脚,嘴里说:“还有点气呢,快死了,好拉到火葬场火化了,我们就省心了。”

深夜后,恶警们把张会芹送到了她的婆家,下来三、四人把张会芹抬入房间。当时,张会芹上衣被撕的破破烂烂的,人昏迷不醒,裤子里全是屎和尿,头发掉了很多,左脸青肿,左腿一大块紫包。婆婆一见人都这样了,自己的儿子又没有在家,就让这几个恶警把人拉回去,这几个恶警赶紧上车跑了。

到了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又来两辆公安局的车到张会芹家门口停下,人从车上下来掏出钥匙开门就进了张会芹的家,老百姓见了愤愤不平的说:这公安警察也太欺负老实人了,拿人家的钥匙,开门就进人家的屋子,如果他们是执行公务,也应该让本村干部在现场做个证人,要是这样翻我家,我非得告他们一状。

从那以后,警车经常到她家来,有时上午,有时下午,有时傍晚,有时深更半夜,把车停在村口马路边,这几个人就鬼鬼祟祟朝张会芹家走去,因为他们干的都是见不得人的事。

特别是开奥运会期间,警车来到大队,命令大队干部三天之内你们必须抓住张会芹交给我们,然后还逼着两名村干部上警车到三十里外的张会芹的两个姐姐家去找,由于警车经常骚扰她姐姐家,对她姐姐儿子订婚有直接影响。警车走后,她姐夫气得心脏病发作,被送往医院抢救。还有一次,他们刚走,他姐夫把脚关节摔错位,再次送往医院。

张会芹婚后生有一女,不知为什么她得了精神病(可能与性格内向有关),犯病时,一阵哭、一阵笑、一阵跑、一阵走,整天整天不吃不睡,把自己几个月的孩子随便往地上扔,吓得百姓都离她老远,不敢靠近。她不但精神有毛病,心脏也有病,肾炎、腰椎长骨刺、膀胱结石、血压不稳,还经常抽风,连她丈夫都说她命不长了。那时她家人到处求医问药,又找跳大神的,又驱鬼,结果都没有把病治好。就在这时,家人听说学法轮功的很多人病都好了,但不让有精神病的人学炼,家人还是试着把大法的音乐放给她听,奇迹还真的出现了,每次她都安静地听着,她的身体渐渐地好了起来,从此以后再没有犯过病,是法轮功救了她的命。

张会芹平时总是按照大法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大队收这费那费的,她从不拖欠。别人家的孩子打了自己的孩子,从来不会找他们老师,找他们家长去。张会芹还会笑着说:等这几个孩子长大了就不打了。

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功开始的时候,张会芹当时怀有三个月身孕,被政保科来人抄家,抢劫《转法轮》,把录音带等东西拿走,把被子给扔了一地,然后给她戴上手铐,劫持上车带走了。到了下午两点多钟,政保科来人到她婆婆院中(因她丈夫不在家),让去接张会芹。她妯娌去接,政保科科长彭明辉就问:你俩带五千元钱没有?如果没有我们就不放人。妯娌们反问:你们送信的人没有告诉我们带钱,只是说来接人。恶警彭明辉接着说:你们什么时候拿五千元钱,我们就什么时候放人,你俩先去看看你家人吧。妯娌俩一看,张会芹手被铐在椅子上,抽成一团,对着她嘴放着半桶尿,张会芹不停的吐。

见到此情景,妯娌俩不忍心,就赶快回家来想办法。刚到村口,老百姓围上前来,问为什么没把人接来?百姓听罢经过,气得破口大骂共产党。

快到晚上十点多钟,张会芹肚子疼的很厉害,好象快流产的样子,他们才不得不放人,勒索了三百元罚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