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姨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有这样一位农村大姨,她九八年得法。得法前,家里的条件极其恶劣:她有一个瘫痪的丈夫,每天在炕上拉屎拉尿,天天喝酒耍酒疯,什么农活不干总骂人。农村农活多,春天往地里送粪、耕地领牲口、种地、秋收、做饭都是大姨一个人干,还经常挨骂伺候丈夫。得法前她经常想这一辈子白活了,经常想走出家门不回去算了。

得法后,大姨用法衡量:也许自己业力大,那就忍吧,不能走。大姨从小没读几天书,不认识几个字,九九年迫害开始时,大姨连《转法轮》都读不下来。但大姨坚信大法的心却是任何人都不可动摇的。在恶党疯狂迫害时大姨想:将来全世界就剩下她一个人,她也要一学到底;就是枪毙了,她也是一个大法弟子的身份。

就这样,大姨学法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的了。她每天把该做的做好,该安排的安排好。学法时间不足,她就趁着家人看电视或睡觉的时候学。再后来,大姨开始搭车去很远的地方取真相资料,发资料救人。有一次秋天割苞米,大姨要出去取资料,家里儿子、老伴看着不准走。大姨想:救人的事情十万火急,非走不可。大姨走后,好多同修们都去大姨家帮着收苞米,大姨回来后家人无话可说。(后来大姨愿意走哪就走哪,家里人再也不管了,而且她老伴的身体也恢复了健康。)

零七年夏天,大姨她们村子的路被水冲坏。村长想组织人修路,常人说不给钱不修。大姨知道后,找来同村的大法弟子修路讲真相。洪水冲坏了两条路:一条小路一条大路,相隔十米左右。大姨她们上午修小路,准备下午修大路。当天正好恶党开会,常人都说,这条(小路)你们修,那条(大路)应该恶党党员修。恶党党员都低头不作声,灰溜溜的走开。路修完后,村长非常感动,对大姨说:“你们炼法轮功的真好,下回再有为难你们的事,我给你们挡着。”大姨说:“村里再有什么事找不到人,就找我们。”那年冬天下大雪,大家又去扫雪证实法,恰巧又赶上恶党开会。两下一对比,常人都对法轮功赞叹不已。

由于大姨做的堂堂正正,本来在九九年才两、三个人炼功的村子,在迫害后至今短短的几年中,新学员不断的入门学法,真是:“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精進要旨》〈悟〉)这些新学员没有观念、没有怕心,一上来就争先恐后的做三件事。每当有外地同修或老学员来交流时,大家就三三俩俩的来到同修家,仿佛没有迫害的存在,仿佛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法会一样,那种感觉已经好久都不曾有过了。

大姨不怕苦、不怕累,不管白天黑夜,不管路途多远,不管恶党的什么形势严宽,救人的脚步从来没有放慢。她的足迹踏遍了那里的山山水水、沟沟岔岔,哪怕有的人家住在几乎没人去的山沟沟里,大姨也不愿落下他们,也会把大法的真相和福音送到他们的家门口。在大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不断的有有缘人得法,大姨总是不管路有多远,请好书和炼功带后,送上门去。

大姨深感众生在急切的期盼得救。零八年秋,有一次,大姨白天去一个村子送资料,碰见一个三轮车。大姨到走哪里,那个三轮车就跟到哪里。最后三轮车堵住大姨,司机说:“你别害怕,把你那东西给我点。”大姨给他们两份。他们说不够分,再给两份。他们又要大法护身符,又要小册子。大姨说有光碟,问他们要不要,开车的司机说:“我要。”大姨又告诉他们:遇到危急事情时,要念“法轮大法好”,可保平安。大姨接着往前走,旁边有一个胡同,坐了几个人,其中跑来一个小伙子,跟大姨要资料,大姨给他拿了一把,并告诉他给别人分。

这就是一个纯朴的农村大姨的故事,这只是她的故事中的点点滴滴,大法再造了她的生命,她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助师正法上。当她悟到往明慧投稿也是证实法的时候,她把她能记住的故事讲给我听,让我帮她整理一下,发给明慧。她说:只要对大法有利,她就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