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正念清除恶党邪恶因素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三年走入大法修炼的,修炼后,一直做着面对面讲真相的事,由于没有遭受邪恶迫害的阴影,面对面讲真相时,都很坦然。后来有一段时间放松了自己的修炼,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七年,有两次外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关進了看守所。虽然一次三天,一次五天正念正行回来了,但给自己的生活工作带来了负面影响。以至后来讲真相再也达不到那种坦然的状态。有时在很安全的地方讲真相时怕心也出来了,在外面发资料、贴不干胶时也左顾右盼,有时因为怕心出来了,还叮嘱世人把资料拿回家看,不要在路上看。总之,有了迫害的阴影便产生了怕心,使自己在讲真相时心不正、不稳,一段时间努力学法背法向内找、发正念,也没有突破。

那段时间,每当我面对面讲真相时,怕心就莫名其妙的跟上来,影响了我讲真相的效果。我决定对这怕心发正念,有时,当时感觉清除了,可是还是不那么稳,因为它的根未找到,不能彻底清除。

怕心曾经让许多被迫害过的大法弟子难以摆脱,讲真相时难以放开。回想我没被迫害前,讲真相多么坦荡啊!多少次面对一大群人时,心生慈悲,默默的念叨着:众生,我告诉你们福音来了。那种发至内心的快乐,那种要让众生明白真相的纯净心态,清理着世人空间场里的败物,人们纷纷要资料,听大法真相。那一刻,我就感觉自己与众生容为一体,周身被慈悲祥和的场笼罩着。

那时,我天天想出去讲真相,做大法的任何事都是那么快乐、美好。为什么现在难以达到那种状态呢?因为自己思想不纯,形成了讲真相时怕被恶人诬告、被抓、被迫害的观念,让自己失去正念。师父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转法轮(卷二)》〈佛性〉)我现在总算明白了,后天观念给修炼带来的艰难。

一次,在阅读《九评》时,我突然明白了,恶党的历次运动都是为了增進人们对它的恐惧,它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不例外,也是为了让恶党邪灵在另外空间操控大法弟子的怕心,阻碍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从而达到毁灭大法弟子的目地。

有一大法弟子曾经对我说:有一次,恶警提审她时,她本性的一面没有害怕,但心莫名其妙的慌,心跳加剧。她意识到是乱法烂鬼的干扰,马上发正念清除,瞬间轻松了。她悟到当我们面对邪恶心态不稳、正念不强时,邪恶的迫害就会得逞。

师父说:“旧势力它们就要干它们要干的,不自觉承认了它们的安排它们就会有借口管你,就会给你造出各种危险。”(《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正法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也绝不能承认。这恶党是旧势力精心安排的邪灵,它就是来干扰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们是师尊的弟子,我们只走师尊安排的路,与你恶党邪灵没有任何关系。

发正念时,我加上这样一念,彻底炸毁恶党在我大脑中形成的思维模式。几秒钟后,我清晰的感受到恶党象框架一样的东西在大脑中被打碎了,然后我眼角流水,不停的打哈欠并从口中排出怪味的异物。这样静静的发了三十分钟正念后,我突然感觉身体没有了,只有一点思维明白自己在发正念,那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后来我又发出一念:彻底清除恶党在我身体中、思想中储存的邪恶因素,很快从身体中、大脑中排除恶党邪灵的败物。我浑身发冷,心也难受想呕吐,我不被带动,静静的发正念,一个多小时后,我感觉整个身心异常纯净。

我再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虽然身体较敏感,但我原先不重视发正念,没有体验到正念的强大威力,当我重视发正念后,我感觉自己的心性升华了许多,身边的环境也好了起来。原先在单位学法时很静,常常是晚上十二点钟后精神还很好,而在家里学法时,干扰就很大,十点多钟后就困的不行,现在通过发正念清除我家里的空间场后,我在家学法也好多了。

找到怕心的根源后,在外面讲真相心态也稳定了,学法的状态越来越好。如果我们人这层身体没有恶党邪灵因素的干扰,思想会更纯净,正念会更强大,救度的众生就会更多。

由于得法较晚,对大法理解的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救度,感谢众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的启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