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廉吏风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王翱,字九皋,河北盐山县人,是明朝成祖、仁宗、宣宗、英宗、景帝连续五朝的廉吏。他身居官场几十年,虽位高权重,但他始终保持公正、廉洁的品质,以身作则,表率群臣,留下了许多耐人寻味的小故事。

为官任事公心可鉴

据《明史》记载:王翱任吏部尚书,以“用贤报国为己任”,他深知任用官员贤与否关系到国家的治与乱,从不拿手中权力做交易。对权势者的一切请托,他都“毅然拒之,辞色俱厉”,所以在其任职期间,“门无私谒,权势请托不敢行”。他荐官以品德为先,往往彻夜挑灯详阅,唯恐不慎。每次选拔官员,如因皇帝召见,便交副职代理,他回来虽晚,也抽空认真审阅,唯恐选择不当。他奉行“论荐不使人知”的原则,向皇帝举荐人才或选拔官员皆出于公心,从不希望得到被荐拔者的报答。在任多年,所选官吏,很多都成为贤能名臣。

景帝因王翱文韬武略功劳,封其为“吏部天官”,王翱家人都很高兴,他本人却沉思不语。原来皇帝还给他封地,赐他一匹骏马,让他扬鞭打马,跑到哪里就归他占有。王翱不想因自己封地给百姓增加负担;不从,又属抗旨不遵,忤逆犯上。他彻夜未眠,次日,他备百丈长绳,骑着御赐骏马,来到常年寸草不生的盐山大碱洼,命人楔一铁橛,用长绳拴上马缰,那骏马围着铁橛飞跑起来。老百姓见了不知干什么,便问差役,差役说:“王天官让跑马拣 ( 碱 ) 地哩。”百姓知道后都非常钦佩,此后盐山东边一块方圆不到二、三百米的碱地,被人们称作“天官地”。

位高权重廉俭自励

王翱为人忠厚,注重名节,对于钱财更是“淡然无欲”。他镇守辽东时,曾与某位监军共事,两人相处很好。后他改任两广总督,临行前,这位监军以四颗西洋明珠相赠,王翱坚决不收。监军执意相赠,他哭着说:“这些明珠不是受贿所得,而是先皇所赐,我得了八颗,现将其中一半相赠作为纪念。你本来就知道我并不贪财啊。”王翱只好收下,但却把这四颗明珠缝在披袄里面。后来王翱奉命还朝掌吏部,这位监军已死,王翱找到其后人,拆开披袄,将里面的四颗明珠转送给他们,只见原来的封印依然如故。

王翱虽手握重权,又深得皇帝的信任,但对自己要求却非常严格,生活十分简朴。皇帝赐给他不少金玉束带、锦绣衣服,但他总是“自奉俭素”,穿着普通旧衣服,以至出门在外,人们竟不知他是一位朝廷大官。他住的房子已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非常破旧。景帝一次微服在街上行走,有人指点说,那座破旧的宅院就是当朝吏部尚书的家。景帝目睹此景,心里很是受到震动,回朝后下令为他修建了一座房子,可是王翱仍坚持住在旧房子里。

以身作则严于治家

王翱的清廉不仅表现在忠于职守上,还表现在治家有法上,对家人要求也很严格。他有一个女儿,嫁给在京郊做官的贾杰。王夫人经常到京郊接女儿回家省亲,每当这时,女婿总要埋怨:“岳父是吏部尚书,亲掌官员升调大权,把我调到京城如振落叶一样容易。还哪里有这么多麻烦。”女儿将此事告诉了母亲。一次,王夫人婉转请求将女婿调入京城,王翱当即大怒,说道:“以权谋私的事今后不要再提!”王夫人和女儿、女婿再也不提调动的事了。

王翱的孙子王辉因恩荫而入太学。这一年秋试,王辉也想一试科场,以图金榜题名。他对祖父说:“我想参加秋试。”王翱听了严肃地说:“你确有真才实学,我怎么能埋没你的才学?可你的书底儿我还不知道吗,若遇到糊涂主考官,你考取了,势必埋没一个真正有才能的人而妨碍了贫寒学子的仕进之路。可你却强所不能,仅仅为了博取功名。”王翱制止了孙子此次应举,并叮嘱他:“你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扎扎实实学习,培养德行。堂堂正正,名副其实才是七尺男儿的本色,才能让人觉得至尊崇高!”

王翱一生清正自守,循礼守法,谨慎而独善其身,秉公任事而廉朴为官,他的事迹为人称道。历史上的清官、好官历来受到人们的敬仰,是因为他们拥有仁者无畏的浩然正气,拥有推崇道德和爱民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