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累斯顿艺术家盛赞神韵完美无缺(图) 【明慧网】

德累斯顿艺术家盛赞神韵完美无缺(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明慧记者苏青综合报道)神韵纽约艺术团二零零九年的欧洲巡回之旅,四月十四日来到德国东部的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在这座曾拥有“易北河上佛罗伦萨”美名的城市上演一台展现纯正中国文化的晚会,吸引了那里的诸多艺术工作者。

曼陀铃演奏家:舞蹈和音乐都很喜欢


曼陀铃演奏家彼得•格拉斯科先生(Peter Graske)和夫人

彼得•格拉斯科先生(Peter Graske)是一位曼陀铃演奏家,谈到对神韵晚会的印象,他赞叹“精彩极了!舞蹈和音乐我们都很喜欢,舞蹈服装色彩绚丽,音乐充满了中国情调。”

他最感兴趣的是中西合璧的神韵乐团, “乐队的演奏层次丰富,中、西乐器配合得很好,浑然一体。”

作为一位音乐家,格拉斯科对神韵艺术团的歌唱演员赞不绝口:“无论是男高音,还是男中音,当然还有那个音色漂亮的女高音,他们的声音都非常有力度。音色自然,可又听得出来训练有素。”

晚会的舞蹈也给格拉斯科夫妇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晚会中的舞蹈故事体现了佛家思想,佛家思想倡导和平,应该大力提倡。”

巴松管音乐家: 天衣无缝的演出


任教于德累斯顿卡尔•玛利亚•冯•韦伯音乐学院三十五年之久的巴松管教授沃尔夫冈•利普舍尔(Wolfgang Liebscher) 和夫人

“非常美!天衣无缝!颜色搭配得非常好,整个晚会高潮迭起。我们非常喜欢,艺术水平很高!”任教于德累斯顿卡尔•玛利亚•冯•韦伯音乐学院三十五年之久的巴松管教授沃尔夫冈•利普舍尔(Wolfgang Liebscher)观赏神韵晚会后,毫不吝啬他的赞美之辞。

对于出生于艺术气氛浓厚的德国名城德累斯顿的音乐家,神韵的演出是他复活节后第一天得到的最好礼物。一直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的女儿特别推荐利普舍尔教授和夫人来观看神韵演出。

今年已七十二岁的利普舍尔教授二十一岁就成为德国著名的萨克森州国家乐团的成员,从一九七二年起担任该乐团的巴松管独奏演奏家。对神韵乐团,利普舍尔教授赞叹道:“神韵乐团中国乐器和西方乐器的搭配产生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音色,搭配得非常好,非常和谐。西洋乐队里没有这些音色优美的中国乐器!”

谈到演出中唯一的一个乐器独奏、二胡演奏家戚晓春演奏的一曲《希望》,利普舍尔教授更是赞赏有加:“非常精彩。音色非常好听!演奏富有活力,有高有低,轻缓错落有致。我很喜欢。”

有关节目的内涵,利普舍尔教授觉得非常好,利普舍尔夫人更是清晰地感受到所有的节目都在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劝人向善,做好人——宽容、理解、乐于助人。教授夫人表示特别喜欢表现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还在劝人向善的节目。她说:“因为我们这里的人也越来越丧失道德价值,我认为提倡这样的价值观非常重要。”

对于舞蹈和天幕的设计利普舍尔教授也非常钦佩。他说:“舞蹈非常出色!非常棒!非常好!音乐与舞蹈浑然一体。天幕也很好看,和节目相当搭配。观众眼前不是一个死的画面,天幕背景为舞蹈表演增加了活力。”

利普舍尔夫人是电视台的化妆师,她非常欣赏神韵演员的服装和头饰:“服装非常美!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服装,非常好看!女演员穿上这样的服饰,显得更美!头饰也很精美,和服装的搭配更是恰到好处,锦上添花。”

舞蹈教师: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完美


来自白俄罗斯的舞蹈教师雷吉纳•格鲁娜(Regina Grune)

来自白俄罗斯的舞蹈教师雷吉纳•格鲁娜(Regina Grune)观看神韵晚会后说: “中国古典舞和普通的芭蕾舞完全不同。跳这样的古典舞,要求非常严格,可以看得出,今天的演出背后有多少演员的血汗。每一个动作都干净利落,非常完美。”

格鲁娜生于白俄罗斯的首都明斯克,在那里拿到舞蹈教育学的硕士学位后,她从事了多年的舞蹈教育工作,八年前移居到德累斯顿,现在德累斯顿青年与艺术学校任教。

格鲁娜告诉记者:“我特别喜欢舞蹈的编排,所有的舞蹈都非常精彩,服装也很漂亮。”

作为一个从事舞蹈教育的专业人士,格鲁娜不光是注意服装、编舞,每一个演员的神态她都会留心,她说:“每个演员都散发出一种非常可亲、非常招人喜欢的气质。”

职业小提琴家:一场视觉盛宴

年过七旬的克劳斯(Klaus)曾经是职业小提琴手,早年曾在著名的德国莱比锡(Leipzig)格万特豪斯(Gewandhaus)管弦乐团拉小提琴,也曾经在莱比锡和德累斯顿的大学里教授小提琴。

“中国乐器对欧洲人来说总是很有吸引力的,”克劳斯先生对记者说,“三十年前,中国音乐还是很强调五音调式的。”但是中西乐器结合的神韵乐队给了克劳斯不同的感受:“还是可以听得出来(五音调式),但是明显是(和西方音乐)融合了,对欧洲人来说不那么陌生了。”

虽然克劳斯是专业音乐人,他对舞蹈也颇具鉴赏力。他形容神韵晚会的舞蹈节目“对视觉来说是一场盛宴”。所有的舞蹈节目都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他说:“服装、舞蹈演员的动作,尤其是女演员绚丽的服装和她们优雅的动作我都非常喜欢。至于男演员,我震惊于他们高难度的技巧。”

德累斯顿美院教授:舞蹈刚中有柔


曾经在德累斯顿美术学院担任教授的乌尔苏拉•萨克斯(Ursula Sax)女士

“藏族舞有节奏,充满活力,很刚劲,但同时又很温柔、精确。”曾经在德累斯顿美术学院(Hochschule fur Bildende Kunste Dresden)担任教授的乌尔苏拉•萨克斯(Ursula Sax)女士有着比普通人更为细致的观察力,当大多数人感受着神韵晚会里藏族男子舞《雪山欢歌》表面的刚劲时,她却更深入地看到了其中的温柔和细腻:“这个舞蹈不是很机械、僵硬的表现,而是有一种流动、飞舞的感觉在其中,所以我说是温柔的。这种温柔不只表现在长袖子上,还表现在身段以及演员跳跃的方式上。”

萨克斯女士在几个星期之前已经在柏林看过一次神韵晚会了,四月十四日,神韵晚会来到了她所居住的城市德累斯顿,于是她又一次来到现场感受神韵的韵味。

作为美术专业人士,她“注意到很多东西,不是特别指雕塑、美术方面……而是艺术方面、动感……。”她说:“女子舞蹈很温柔,也很美,比如扇子舞、蒙古筷子舞。”

“很美,舞蹈、服装、画面都很美,这是一场扣人心弦的演出。”她概括地表达了晚会的总体感受。

小提琴教授:独一无二的二胡独奏


德累斯顿音乐大学小提琴教授斯儒特 (Gudrun Schröter)女士

斯儒特(Gudrun Schröter)女士是位小提琴教授,任教于德累斯顿音乐大学。她曾有过在亚洲一年半的经历,使她有机会接触到中国的文化。十四日,她的一位学生邀请她来看神韵演出。

中国古典舞给这位小提琴教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感叹地对记者说:“太美了,特别是舞蹈中融入了深邃的文化内涵并通过舞蹈演员的手势动作清晰地被刻画并表达出来,真是太棒了!”作为西方的音乐家,她理解,中国舞的特色是舞蹈中蕴涵了象征意义。

整个演出中最让她感动的还是戚晓春的二胡独奏《希望》。作为小提琴家她表示,这个独奏音乐是那么的特别,这也是她在这样的演出中最希望听到的。

斯儒特教授特别赞赏演出中那些精美的服饰。她说:“服装太美了。这背后一定有艺术家们大量的劳动,所有的一切都设计得非常巧妙和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