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外表下的集中营

记江苏省句容女子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几年前,我因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劳教送到江苏省句容女子劳教所,在那里我受到了很多从未受过的屈辱与折磨。当时想出去后一定要把这里的黑暗揭露出来,可回家后,由于各种执著心,特别是觉得没做好,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没脸再说什么,就把这事压在了心底,不愿再去想。直到有一天,良心提醒我应该把邪恶曝光,不能再让那些恶人一边肆无忌惮的迫害好人,一边还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所以才下定决心把我在那个邪恶黑窝里所见所闻都记录下来,以正视听。

当时在句容女子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那是一座带一个水泥操场的三层楼院落,从外观上看,干净漂亮,整洁的象一个校园,可一旦撩起它美丽的面纱,就会看到一张肮脏、丑陋的嘴脸。

一楼是警官的办公室和给转化组上课的教室兼活动室,二楼是转化组和出工组的宿舍,三楼一半是出工组的宿舍,一半是迫害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严管组宿舍。普通组一般有十几个人,而严管组最多只有四、五个人,而且通常是一个法轮功学员配两至三个包夹,包夹多数是吸毒劳教人员,也有卖淫的,他们不必参加劳动,他们的职责就是看管、折磨、转化他们的严管对象,而且为掩人耳目,她们的突击转化组工作往往会在夜里进行。虽然门窗紧闭,可夜深人静时那刺耳的打骂声,桌椅碰撞声还是会惊醒一个个梦中人,住在二楼正对楼上严管组房间的劳教人员就经常会被这样的嗓音吓的心惊肉跳。我亲眼看到过两个被她们打伤的法轮功学员,一个徐州的老太太,被她们打的颈椎骨错位,头抬不起来,一位是盐城的女孩,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被她们打的看不见东西。

而对于大多数法轮功学员而言,这种打骂并不是最难忍受的,更大的痛苦来自于那种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比如,一进劳教所,第一件事就是被强逼脱衣检查,连内裤都不放过,说是怕学员带进经文。接下来,就是强迫学员写“四书”(认罪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如不写,她们开始也不打你,也不骂你,而采取一种更卑鄙无耻的做法--不让上厕所,质问谁给她们这样的权利,她们根本不屑一顾的表情,或者假装好人的拿出一张纸说:要是你们不愿写“四书”,先写这两句话也行,纸上是两句骂老师、骂大法的话。有很多学员不愿意这样做,被逼的大小便解在裤子里;有的解在地上的,她们就逼迫学员用自己的衣服擦;有的学员想硬闯去上厕所,她们就一拥而上,四五个人对着这个学员拳打脚踢,直打到学员大小便失禁,她们累的打不动为止,然后她们还会在一边用各种恶毒的语言挖苦、羞辱这些学员。有个年轻的女学员就是这样被她们折磨的精神失常了。

当时在这些包夹中,比较心狠手辣的有吕蓉,三十多岁,吸毒劳教人员,南京大厂人;王智荃,二十多岁,一个多次被抓的吸毒劳教人员;周颖,二十多岁,吸毒劳教人员。她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警官就在楼下却故意装聋作哑。等事情过后,法轮功学员把包夹的所作所为跟她们讲时,她们却装出一副假惺惺的慈善面孔,把包夹叫过来骂一顿,然后掉过来又以一种关心的口吻,好象站在为了保护学员的立场上诱骗学员写“四书”,被学员识破,严词拒绝,她们立刻恼羞成怒,面目狰狞,扯着高八度的嗓门,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对着学员咆哮。比较典型的有刘大队长刘冬梅,教导员洪鹰、周英,警官丁慧。她们往往都有狡猾的两面性,对上司、同事,家人说话时笑容灿烂,好象很有人情味,可一旦面对那些坚持真理不动摇,软硬兼施不起作用影响到她们升官发财的法轮功学员,她们立刻变了一副嘴脸,那眼神中发出的都是一种阴冷的光,活脱脱一付邪灵附体的模样。

有的新警官刚到三大队时还比较好,对法轮功学员也很同情,可在这个大染缸中久了,有的就逐渐变得冷漠、邪恶,不过还是有能明辨是非的警官,她们选择了不参与迫害,也为她们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以上所述的打骂、不让上厕所,另外还有罚站,不让睡觉、蹲瓷砖、站板凳,用点燃的蚊香头烫,在当时的三大队是很普遍的,对法轮功学员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而更严重的迫害还不在三大队,有一些拒绝转化采取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其他大队。关押的房间整天门窗紧闭,有几个包夹专门看管并强行给她们灌食。有的学员在野蛮的灌食中被灌的口鼻出血,生命垂危,就这样,不但不给她们保外就医,还一再延长她们的教期,有的临解教时已经瘦到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周教、洪教还邪恶地说:象这样的要送到学习班继续转化。

还有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厉害、最隐蔽的地方,就是一般劳教称的“夫妻房”,本来是专为那些表现好的劳教人员提供的夫妻、劳教人见面、住宿的地方。可它的另一个用途却令人发指。一些在严管组没有被转化的学员,随时面临着被秘密带到这里进行新一轮的“攻坚”。其折磨的手段、程度比起在严管组变本加厉,有的学员就是在这里承受不住非人的折磨而被迫转化的,但对于那些正念很足、宁死不屈的学员,所有这些手段都是徒劳的。

对于那些已经写过“四书”的学员,恶徒们的迫害也没有停止,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她们把这些学员编成几个转化组,每天集中起来到楼下的活动室上课。上课的内容全是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内容,有的学员说:大法书上说杀生是有罪的,不允许杀生,自杀也属于杀生,而且我们也没有看过有炼法轮功的人杀生、自杀的。恶徒们就指着那些尽是造谣、污蔑大法的书、录像带说:这上面不都是吗?她们企图用那些邪恶的谎言给我们洗脑,她们又怎能知道,大法已经在我们心中生了根,发了芽,怎么会被这些无耻的谎言所迷惑。

但由于各种怕心,怕被伤害,怕承受不住,怕孩子没人管等等,怕这怕那,各种维护自己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有的学员做了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事,当时转化组中除了一两个被迫害的理智不清的,其余的都是明知大法好,而又被迫做着那不该做的事,其实就是正念不足,信师信法不够坚定造成的。由于这种矛盾的状态,矛盾的心理使我们每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有的写揭批稿写不出来,就照那些邪恶的书抄,抄完后被逼着上台念时,却又开不了口,眼泪一个劲的流,有的学员过于悲痛晕倒在讲台上,除了写揭批稿,更恶毒的是让每个学员在大法师父的照片上打叉,不愿意做的,被强制隔离关小号、关厕所,送到严管组迫害……

这些就是一向宣称“伟、光、正”的共产党干出来的事,卑鄙、无耻,下流。我今天鼓起勇气把这些发生在一座普通劳教所里的黑幕揭开(全国还有更多比这更邪恶的劳教所、监狱),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关注在我们这个拥有五千年文明的神州大地上正在发生的极不文明的、野蛮的践踏人权的行为,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能伸出援手,一起来制止这场对全人类基本人性、道德、良知的迫害,让善良的人不再被谎言所蒙蔽,让中华大地上能正气回升,道德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