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雷正夏被绑架迫害 其赡养老人要求释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家住重庆市新桥凤鸣山中学的大法弟子雷正夏,因修炼法轮功,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于2009年4月7日在家中被新桥派出所恶警绑架。过了四、五天,该派出所来了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刘爷爷和陈婆婆,义正辞严的要求派出所立即放出雷正夏。

警察向二老凶狠狠地问:你们是他(雷正夏)家什么人?答:我们不是他的家人。问:那是他的什么亲戚?答:非亲非戚。于是警察与所长高声怒吼:你们今天说不出放他的理由,就走不到路。陈婆婆(双目失明)说:因为雷正夏是好人,救了人命又行大善,抓好人的就一定是坏人,坏人无权关好人,必须立即放人。

接着刘爷爷和陈婆婆就讲出了十年前遇到大好人雷正夏的经历。刘、陈二位是重庆市长寿县山村一对贫困农民,膝下无儿女。1999年初的一天,他们捡到一名有病被丢弃的小女孩(两岁多),多方寻找也无人认领,只好收养下来。本来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二老又添了一张嘴,更谈不上给小女孩治病了,半年后女孩病情越来越重,面黄肌瘦,身体也畸形了,眼看着小女孩生命危在旦夕,老俩口找当地层层机构求救都无果,又八方找乡亲领养也无门,正在哭天无路时遇到了雷正夏。当听明原由后,雷正夏说:把孩子交给我养吧,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人,我师父李老师教我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今后我不但要把孩子养好,而且还要经常关心帮助你们的。

多年来雷正夏真是说到做到,经济和生活上都对老俩口默默的帮助。2009年新年之际,雷正夏到长寿二位老人的住处,准备给他们买些过大年的年货,到那一看,半山坡上的破旧住房不但透风漏雨,而且随时都有垮塌的危险,一问才知刘爷爷一个人(因陈婆婆双目失明不便出门),东奔西跑多次找村、乡政府和县民政等部门都无门。不但这样,刘爷爷还拿出政府发给他们的“五保户”证说,我们的五保户生活费也从09年1月开始由08年的每月170元降到了现在的每月140元,别说治病和修房,就是最基本的生活也维持不下去了。说着就拿出了领取140元“五保”生活费的凭证。见到此情此景,雷正夏就将刘陈二位接到了重庆新桥自己的家中,每天给他们端茶递水,一日三餐饭菜送到手上。几个月来,在雷正夏的精心照顾下,陈婆婆虽双目失明,但身体大为好转,当老俩口正沉浸在真正感受到人间温暖的美好中时,雷正夏却突然失踪了,几天后得知大好人、大恩人是被新桥派出所绑架时,这才赶到派出所要人。

当派出所听完二老的陈诉后自知理亏,就找借口说派出所要开会,要撵二老出去,老人紧紧抱着所长的腿苦苦哀求两天了,到2009年4月14日晚,仍未见雷正夏被放出。

雷正夏是重庆市沙坪坝区某中学的退休高级教师,现年63岁,教书育人数年,桃李满天下,无以计数的学生,学业完成后服务于社会,对他十分尊敬,可现在他却不能在家安度晚年。1996年,雷正夏与前妻离婚后,忧多愁多而落下病根,一个人暂时寄居某大学。经其他老师介绍,从此以后便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身心得到了很大改善,身体健康了,心情也愉悦了。1999年,所属学校上报了名单给沙区整治部门,接着就接二连三的无故被其强行监禁。七、八年来,他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进洗脑班。

雷正夏第一次被抓是2001年过年关,他与现任妻子正在家准备过年,被突如其来的邪党人员铐上手铐拉走,后来家人多方打听,才知被劫持到了歌乐山重庆市藏族中学老师宿舍非法关押,期间24小时多人看守、说教洗脑,叫其写保证书,施加精神压力。雷正夏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只字未写。一次看护人让他和他们一道去食堂吃饭,雷正夏借机闯出洗脑班,从此过上了居无定所的生活,一直漂泊在外。这时,沙区教育局局长得知情况后,亲笔写了字条,保证再也不抓他,让家属找他回来,数月后他才在家人的接应下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可到了2002年4月份,以在重庆市渝州宾馆开世界APP会议为由,又来了4、5个人到家中,把他再次关押,并非法抄家,关在歌乐山街上某旅馆楼上,直到10个月后,才被放出来。

2005年中秋节前,重庆市又召开市长峰会,雷正夏在买菜回家的路上,又被一群人劫持,被送到沙区井口半边街仪表厂内的房子里非法关押,后又被转移到南岸南山公园后的农村,2个月后才被放回家。

2008年元月4日,雷正夏无故再次被绑架进大牢。十三天就把一个健康的老人折磨得奄奄一息,扔进医院后,便甩给他的亲属,在医务人员的抢救和亲人们的精心照料下,才保住了性命,顽强的活了过来。然而重庆市的医保以不是本身的病(属外伤导致肋骨打断两根)不同意给报销治疗费,被迫出院。现在身体状况才刚刚恢复,能吃点,能下地走动,却又被邪党相关部门非法关押,受其非人的虐待,亲人们已心力交瘁,上告无门。

2009年元月14日下午2点多钟,雷正夏因有点拉肚子,正在床上休息,突然沙区国安局等人闯进家中,把他强行拉走,边打边踢,又抄了家,13天后便奄奄一息,元月27日那天晚上当家人赶到医院时,医生正在给他做手术,半夜手术完毕回到病房,看到他胸上贴了大纱布遮住了整个胸口,肚子上打了四个眼套上了四根引流管,人事不省,整个脸消瘦苍白,医生要家人们护在床边,一直不断地呼唤他,刺激神经,不然怕他再也醒不过来。医生说他是胃穿孔拖延了时间造成严重感染休克,九种器官受损,用了一万多毫升溶液冲洗,就这样家人守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清晨,检查他的身体仪器上各项指标仍然很危险,在家属的央求下,医生们紧急研究把他送到了ICV重症监护室全力救护,7天后才挽救回他的生命,转回到普通病房。家里已没有钱了,联系医保住院处医治。医保处了解情况后,说不符合报销的条件,不予报销。医院也因账上没钱,停止了治疗,家人无奈的将他接回家中,自寻办法。

从这以后,凡是见过雷正夏当时情景的人,无不为之感到震惊,活生生的一个好人,在短短时间里就被邪党折磨得不成人样,如今身体刚刚好一些,又被非法关押在沙区白鹤林看守所,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见到他了,不知他在那里是否安好。几年来,雷正夏和他的家人经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和迫害,如今家里还有一个13岁的养女和她的婆婆、爷爷需要他来赡养。


沙区新桥派出所办案警察:陈林孝  6696248  65211379
沙区看守所电话:65313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