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后天观念 面对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这几年我地同修讲真相救度众生,主要是采用散发真相资料的方式为主。2001年刚开始时,每人半个月只出去发几张,逐渐的几十张,发展到现在的每人一百多份,两百来份。粘贴、喷字、条幅等等,几年来从未间断。同修怕心越来越小,正念越来越强,越做越熟练。由开始在本村做,后来到外村发,到现在真相资料、光盘等,撒遍我们乡镇的每个角落。同修包村,包片,又步行去的;骑自行车去的;骑摩托车去的,都把救度众生当成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

通过这几年的真相资料发放,我们非常想了解常人的反馈信息,尤其现在是劝“三退”,必须面对面接触常人才能做到。

当我看到《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反映出做的好的同修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了,我知道自己和正法進程的差距拉大了。我开始留意这方面的切磋文章,和有经验的同修切磋。虽然亲人、村里人已大多数明真相后三退,但面对陌生人讲真相障碍还很大。看到《明慧周刊》上有同修利用过年期间利用送福字和对联的形式讲真相的文章,我和同修商量也想仿照此做法。第二天,我俩坐早班车,到市里批发市场购進了1000张福字,100份“车行万里路,人车保平安”对联因规格太多,花样也多,内容无非是招财進宝的之类,更没想买财神这种俗气彩画。第二天我俩就去邻村送“福”去了。

在常人中我的性格是很内向的,不善言词,尤其和陌生人搭话不习惯。这次真的是硬着头皮,心里为自己打气:这种人的观念也该突破突破了。好在同修很健谈,要是没有伴,我看也是很难自己去的。

原本我俩计划送福字不是白送,是要卖的,只是价钱比常人的要低。心想:去掉车费钱,本钱,买自封袋钱……,如果还有剩余,就留做资料用。心里还有不想让常人占便宜的心,怕本钱收不回来。同修很主动,我们俩配合一家一家的走。進院子后先打招呼,不认识的叫大姐,大哥等,不知道有人没人的,先喊一声:“屋里有人吗?”刚开始和常人接触时,与常人唠的时间长了,耽误了许多时间,一天下来,劝退了二十来人。当时我俩抱着“福”字想买就买,不买拉倒的心,只不过是去你家的一个借口而已。认识的、知道名字的同意“三退”后,到大门外用真名写在事先准备好的纸片上,不愿说真名的,起了化名,也在大门外没让常人看见时记上了。并告诉他们,好好看看接到的真相资料,有的不明白的真相又做了解释。晚上回家的路上,我们又交流一下,在常人家呆的时间太长了,还有想与明白真相的常人多聊多呆一会儿的人心;还有想和常人论论理的争斗心,而“福”字才卖出十多张。心想几百张福字得多少天送完啊,都快小年了,总不能压到明年吧。

有同修交流时说:“不能挣常人的钱,这不也是讲真相吗?发资料我们也是白送的。只不过你们是用嘴讲真相的。”我心里还是有放不下的利益之心,心想:不挣常人钱,那我们也不能搭上本钱啊,那咱就照本钱卖吧,不挣常人钱了。丈夫知道我俩去邻村送福字,不高兴了,说:“现在什么人都有,要遇到坏人,一个电话不就把你们举报了吗。还都认识你俩,给跟前(附近)扯啥呀,乐意讲你俩上集去讲,又没人认识,讲完就走,也不好举报。”我说:“那剩下的福字咋办”?“多少钱?我掏!”丈夫说。去吧,怕丈夫生气、阻挡;不去吧,觉的不能让常人给制约住,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怕了,不让人進一步明真相,还得救度他们。看到世人那期待的目光,热情的迎進送出的表情和感谢的言语,能就这样停下来不再讲真相了吗?第二天,我俩在丈夫走后又出发了。我们把前一天挣下的钱又退给了常人。心想:又不是做买卖的给个本钱吧。这天又多劝退了十多人。同修讲时,我发正念;我讲时,同修发正念。我俩讲的方式不同,互相补充,效果很好。这中间去了外村一户人家,他家来了亲戚。这亲戚是开黑色轿车的,在院子里炸炸呼呼的,语气非常不善,一听说是送福字的就撵我们走。我看到大门外停着的轿车。心里就猜测,看那人的表情,会不会是公安局,派出所的?心里马上就有些不稳,腿也有些软了。猛一惊,这不是我的想法,排斥它,不能有这种怕心,求心。我们不是救人来了吗?师父不是肯定过大法弟子救人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吗?关键是做事时不能被旧势力钻空子。接下来的几家中,常人都表示愿意看真相资料,并称赞大法弟子的师父不是一般人。这更增加了讲真相的信心。

通过两天的送福字,讲真相,我和同修商量不要钱了,白送吧。现在的常人认为钱是好东西,大法弟子和常人不一样,讲真相,劝三退不就是送真福给他们吗?一个生命得救了,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我们俩一天下来也就是走二、三十家,劝退三、四十人左右。觉的人数太少了。我俩决定到没有同修的村子,一天走一个村屯,不管这村屯多少家,就花一天时间。因为从接触的常人那里了解,大多数人都了解真相,并不象我们事先担心的人们看不看传单啊?是不是还相信电视里的诽谤之词呢?农村人来往频繁,只去这十几家人送福字的事他们会让全村人,甚至外村人知道的,真的好讲多了。一屋里打麻将的几个人都同意三退,一个人都要五、六张。这其中也是去我们的利益之心的,看舍不舍得给了。一天下来也就遇上一、两个不退的。之后的几天,我俩又去了远一些的村子。看到大多数已明真相的世人,我们真的感到欣慰。

几年间同修的付出真的没白费。我知道有的同修不怕苦,不怕累,有的同修摔过跟头,脸被酸枣刺刮破过,衣服扯破的,脚扭伤过……几年下来默默无闻的奔走在大街、小巷、崎岖的山间小道上。其中有你,有他(她),更有编排,制作真相资料的同修辛勤的付出,使一个个生命得救了。连县城的同修反馈消息都说:你们那片的常人比较好讲通,都说听说过或接到过真相资料。

许多同修知道我们送福字讲真相的事后,明年也准备效仿送福字讲真相。正象一位老年同修说的:每个同修能行风的行风,能行雨的行雨,大家都抱着一个目标--多多救度众生,那等到法正人间时就真的少一分后悔。

通过年前送福字,讲真相,我认识到只要你有心,每天真的就会有有缘人等你讲真相的。身边的一位同修就经常找机会上集市去讲真相,她时常抱怨自己:今个做的不好,还不如上回呢。又说,自己心性没守住,和家里常人干起来了,这是啥大法弟子呀!?听到同修淳朴的话语,单纯的表情,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今世得到了这部万古难遇的大法,身边又有这么多可敬的同修,觉的好幸运啊!唯有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