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大法弟子夏洪民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

河北涞水县大法弟子夏洪民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2009年3月5日,河北涞水县大法弟子夏洪民被胡家庄派出所和涞水镇政府绑架,第二天就直接关入高阳劳教所。目前,夏洪民正被强制“转化”、强制奴役迫害

夏洪民,涞水县东关村人,建筑工人。他生性朴实憨厚。父母早逝。他一个人承担着一家四口人的生活,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他的大半生尝尽了人间艰辛与困苦,故人到中年各种病痛都就找到他身上。他经常因病不能上班。一天他又因腰痛到诊所就医,在那里听到法轮大法真相,自此他便走入大法修炼中。得大法后他身心变化巨大,经常紧锁的眉头舒展了,脸上有了笑容,整天摸砖拿瓦的大手皮肤变细了,也不再被病痛折磨。修炼过程中,他严格要求自己,事事忍让。他们的工作都是露天作业,一到夏天别人都热的在工作时光着膀子穿短裤,他依旧穿戴整齐。由于他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善待他人,得到左邻右舍的好评,工地老板也都愿意雇佣他,因为他真诚,因为他修炼真善忍。

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功,他多次遭到当地邪恶党徒的非人折磨,为了迫使他放弃修炼,邪党党徒在他身上使用的种种酷刑和手段令人发指。

遭受的酷刑折磨

九九年七月底,东关村干部李启保、夏树研(音)一大早就将他叫出家,说让他到涞水镇去说说就回来,车径直开到涞水镇大院,接着,又被李启保、夏树研拉到涞水镇中学(简称涞水镇中) 的洗脑班强制洗脑。显然,这是他们早已策划好的迫害阴谋。

在涞水镇中,大法弟子被分在不同的教室中关押,课桌就是他们的床,没有铺盖被褥,而且教室的灯整夜通明,晚上还有看守,上厕所都有人看着。白天涞水镇计生办的职工负责看守,强制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看诽谤大法的报纸,讲邪党专政,在摄氏42度的高温下强制大法学员为学校清除花池和操场上的杂草,带针带刺的杂草花木把大法学员的胳膊刺的一条条的伤痕,一会功夫大法弟子就象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而那些看守学员的却在屋里发补品降温。白天负责迫害大法学员的是涞水镇温亚铃(女)。晚上,涞水镇书记胡玉祥、镇长刘振福酒足饭饱后,便开车来到镇中,组织人或亲自动手,对坚定的大法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口号是:党不叫你练了你就别练了,否则就是要对你们专政--“打”,于是棍子、棒子一起上,边打边问还炼不炼,每天让大法弟子处在恐怖之中。十多天后,涞水镇向夏洪民的家人勒索300元现金,才放夏洪民回家。

可这还不算完,秋收农忙季节,他又被叫到大队部,村干部让他每天三次到大队部报到,签名、写保证、体会,县委书记韩亚生还到东关大队部威胁恐吓大法学员。

2000年3月7日夏洪民因受到残酷迫害,而进京上访。到北京因向人打听“北京信访办在哪儿?”而被警察绑架。那时北京到处都是便衣,北京信访办成了非法抓捕大法学员的陷阱。夏洪民被绑架后,涞水镇派人去接。在回程的路上夏洪民就被这些恶人打的伤痕累累。回到涞水镇,邪恶之徒逼他在镇大院整整跪了一个上午。接下来遭到刘振福、胡玉祥、李大伟、苏生等的毒打。他们将夏洪民的双手按在桌面上,拿棍子打,并剥光他的上衣用棍子打,直到棍子打裂。2000年4月7日,受到镇官员酷刑折磨的夏洪民又被转到涞水邪党党校继续遭受迫害。

这次迫害是由原涞水县副书记孙桂节、政法委张海利、涞水县公安局刘耀华、政保股李增林、戴春杰等人非法组织的对大法弟子的第二次大规模迫害犯罪行动。酷刑的工具包括铁锨柄(一捆捆的买),绳子(一千条一千条的买),还有胶棒、胶棍、钉子、木棍等等。而且都是公检法这些执法机关的人员亲自动手打大法学员。几天酷刑下来,却不见有大法弟子“转化”,于是孙桂节就命令公检法人员加大暴力“转化”程度。

大法学员被分成三组,分别由公、检、法迫害。夏洪民被分到公安局迫害,当天一大早恐怖笼罩了整个邪党校,惨不忍睹:夏洪民被扒光上身,解下腰带,扒下裤子,赤裸着身体被警察按在水泥地上毒打。腰带打断了,就用板凳腿打,把光着身子的夏洪民按在地上揉搓,一边谩骂一边戏弄他,侮辱他,取笑他,话之下流难以启齿,不堪入耳。有的男学员被扒光后恶人还强迫女学员看。恶警还将馒头塞进夏洪民嘴里,把他的嘴撑的大大的,用自来水灌他,目的是让他在窒息的痛苦中被迫“转化”。他们还把脏桶扣在他头上,用木棍敲打铁桶,对他进行百般折磨。就是这个邪恶的恶党副书记孙桂节把香烟吸旺,烫夏洪民的嘴唇,嘴唇被烫的溃烂起泡。恶警还强迫夏洪民跪下,在他小腿上放上铁锨柄,然后上去三四个恶警踩在架在他的小腿上的铁锨柄上,疼痛使他的叫喊撕心裂肺一般。十三天灭绝人性的迫害结束了,夏洪民的家人又被涞水县邪恶之徒勒索2300元钱。

2000年7月4日上午正在干活的夏洪民再次被涞水镇恶徒绑架,关押在涞水镇一个废弃了的伙房内,门窗用钢筋焊死,门上着锁,屋里一片漆黑,满是油烟煤末。不许家人见面,也不给饭吃。他被关押期间经常受到刘振福、胡玉祥、李大伟、苏生等的毒打。一次他将诽谤大法的书销毁了,刘振福像疯了一样的毒打他。刘振福还命令全镇职工对他进行群殴,连女职工也不能落下,一窝蜂似的围攻殴打他,致使夏洪民被打的体无完肤。晚上刘振福还把公安局刘耀华、李增林叫来,继续迫害夏洪民,直至将他打的奄奄一息。

2000年12月26日,夏洪民等大法学员被涞水镇非法送到涞水拘留所,27日被挂牌游街,在涞水文化广场非法公开审判,并挂牌绕涞水县城游行一圈。

2001年3月15日,夏洪民再一次被从拘留所转到涞水党校迫害。夏洪民因阻止法院的职工恶徒对大法小弟子进行酷刑折磨,而遭到恶徒们的围攻,他背上的皮都被打掉了,露出鲜红的肉。

2001年4月夏洪民再次落入涞水镇这个魔窟,几经挣扎反迫害,被勒索1000元现金才回到家中。因他家与涞水镇派出所几步之遥,动不动他家就遭到派出所恶警们的非法抄家,搜查,监视等迫害,每到邪党的敏感日他就是被查找的对象,使得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再次遭绑架劳教

2008年12月24日,为了让更多的世人了解法轮功,夏洪民利用放假休息时间到涞水红绿灯处散发真相资料,被人恶意告发,被涞水胡家庄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进涞水县拘留所。2009年1月1日,他被转到涞水县看守所。在非法审问时警察问:你到胡家庄散资料去了?他说:我到县城散发的。信仰自由,你们迫害大法学员是在执法犯法,以后要受到法律制裁的。你们让我签字、按手印那就是你们的犯罪证据。那两个警察说:今天不把你送进看守所,我俩的饭碗就丢了。

在看守所,他被剃光头发,犯人端来几盆凉水从头浇到脚,说是给他洗澡,还告诉他管这个犯人叫大哥,那个叫二哥,但又说出去不能叫,要叫班长。在看守所里每天要干12个小时的活,用花纸把铁丝缠上,做成花束,完不成任务恶徒就用脚踹他,用鞋抽他的嘴巴。

夏洪民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2009年1月31日家人把他接回家中,希望他能尽快恢复健康,没想到第二天,涞水镇恶人刘金龙便带人来将夏洪民从家中堵截绑架,并直接送高阳劳教所。

现在夏洪民已被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两个月。

涞水胡家庄乡派出所所长刘志水 涞水县板城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