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滥施酷刑的又一例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法轮功学员,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2002年初秋,万家劳教所发动了又一轮酷刑迫害。期间我正被非法关押在这所魔窟里,亲历了这场骇人听闻的酷刑折磨。现将自己的这段经历写出来。

2002年8月27日,万家劳教所新的一轮迫害开始了,每个班都进驻了三名男警。
这场迫害从我所在的六班开始。大法弟子崔大姐因不穿劳教服被派进六班的男四队队长刘涛和四队管教孙庆强行带走。好一会儿崔大姐趔趔歪歪的由男干警带回来。崔大姐用手捂着脖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她说是恶警孙庆打她电她的。紧接着大法弟子何苗被拉出去坐铁刑椅,恶警一边殴打一边用电棍电她。

我和陈贤君被拉出去分别铐在门口的两个铁刑椅上。恶警孙庆将我和陈贤君的胳膊从椅背上拽下来用铐子铐上,顿时我感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不敢正常喘气,每喘一口气都疼的要命。秋风很冷,恶警却把我俩的外衣扒掉。我俩只穿薄薄的内衣,夜里冻得我俩直打哆嗦。白天,恶警把我俩放到走廊上,让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看到。晚上就把我俩抬到楼梯拐弯处,由一男一女两个恶警看着,不许睡觉。有时困得实在不行,刚闭上眼睛,男恶警就打我的头。我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极度的痛苦中煎熬着。恶警不许我们上厕所,我们只好不吃不喝。

两天后陈贤君实在承受不住了,就违心的做了妥协,恶警就把她从铁刑椅上放下来。晚上,陈贤君看着我哭,我冲她摇摇头,她哭的更厉害了。恶警刘涛和孙庆查房,问我背不背“十三条”。我痛苦的不能说话,只摇了摇头。孙庆立刻魔性大发,锰的一拳打在我的心口上,接着又用拳头打我两边的太阳穴,之后又用拳头从我的下巴往上击打。顿时我头昏脑胀,好半天才喘过气来。我一连在铁刑椅上被铐了五天五夜,没吃没喝,没拉没尿。到了第六天上午,我的心脏出现异常,难受的要命,恶警们就找来医生给我量了血压,听听心脏动静,然后将我从铁刑椅上解开抬到室内床上。当天我昏昏沉沉的,听见说话声就象蚊子叫一样。

放下来第三天,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走路不稳,可毫无人性的恶警根本不管这些,又把我强行带到集训队上大挂。

万家劳教所的这轮酷刑迫害不只发生在六班,其它各班无一幸免,其波及范围之广、手段之残忍、后果之惨烈令人发指!这轮迫害虽然没有死人,但却使每个大法弟子再次遭受了一场撕心裂肺般的酷刑折磨,有的大法弟子因这场迫害落下了终生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