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共死刑车与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中共自三年前开始用高科技死刑执行车来执行死刑,但在举办北京奥运前刻意保持低调以免引发国际争议,这种已遍布中国各地的「死亡之车」,外型与一般的警用巡逻车无异,但车厢的内部配备像是医院的开刀房,其恐怖肃杀气氛,仿佛重现德国纳粹政权使用毒气卡车来屠杀罪犯、精神病患与犹太人的历史。

《每日邮报》报导指称,在中共官员眼中,死刑车的最大好处是方便摘取死刑犯器官图利,包括犯人的眼睛及肾、肝、胰与肺等器官,再火速把器官送到北京、上海与广州附近的医院,卖给在医院里等候移植的有钱人,或者来自国外的「器官移植观光客」。

这则报导使笔者联想到二零零六年七月加拿大公开一份长达四十九页的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该独立调查的成员─前亚太司长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es)的乔高表示:“在过去五年内,经过调查,至少有四万一千五百例器官移植来源不明,很可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报告给出了三十三种不容置疑的证据,中共对这些调查没有回应,而且他们宣布从二零零七年五月起不允许再进行器官移植交易,这一做法相当于承认了我们的调查”。

由于证据确凿,自二零零六年八月起,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曼弗瑞德•诺瓦克教授(Manfred Nowak)和联合国“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阿斯玛•加罕戈尔(Asma Jahangir)曾多次向“反酷刑委员会”提出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指证。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联合国更直接要求中共立即组成独立调查团,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要求对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

在江氏集团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的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近年在监狱、劳教所普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等异常体检,而学员人数转移消失,早已启人疑窦。

明慧网早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报导,大陆一些公安与医生密谋出售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即已分得六个指标。另据沈阳军区的知情者披露,当年在中国至少有三十六个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此种天理不容、人神共愤的恶行在二零零零年即已开始,广泛发生于各地劳教所、监狱、医院,并于二零零三年左右达到高峰。

近年来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大幅飙升,以肝脏移植手术为例,根据中国官方统计,一九九八年之前的八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数仅七十八例,到二零零三年,肝移植飙升为三千多例。二零零五年中国进行了近四千例肝移植,一万例肾移植,却仅仅不到三百枚肾是来自捐赠者。

中共对外公布的死刑犯每年约有一千八百人,但是自镇压法轮功的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五年间,器官移植却暴增至六万例,超过死刑犯人数多达数十倍以上的这些供体从何而来?

二零零五年纽约《时代周刊》一篇报导曾评论中共的劳教所是真正的“法外之地”,有着法律管辖不到的特权与黑暗。声名狼藉的各教养院、劳教所、看守所、监狱与“法制学校”,其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劣迹,早已广为人知。令人忧心的是,在高墙之内还暗藏多少像活摘器官、贩售牟利并焚尸灭迹的滔天恶行?

《每日邮报》报导提及的死刑执行车,有着机动力强与流动性高的特点,在北京奥运前还会低调以规避关注。在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下,长达数年的活摘器官暴行却被掩盖至今,犯下此等惨绝人寰罪行的首恶帮凶仍逍遥法外。

古云:“天理昭昭,善恶有报”。二战后纽伦堡大审判,杀人刽子手都难逃法网。同样的,对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这批丧心病狂的加害者,最后都将在正义的谴责、审判与严惩中偿还罪恶。德国纳粹集中营打手的下场,也将是那些执行活摘器官者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