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师 把家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是九五年五月得法,当同修把《转法轮》拿给我时,我就一口气看完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感受最深的一次。后来同修经常拿师父的经文和一些大法资料给我看,对我的帮助很大。当时孩子不到一岁,公公婆婆身体都不好,丈夫工作忙,经常出差,我能做到尽量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不影响集体学法和炼功。有时小孩闹的厉害,我就把他带到炼功点或学法点。记得九八年我带着小孩回新疆父母家,到家后我就四处打听当地的学法点,马上就和他们取得了联系,一起学法交流谈体会。有时同修之间出现解决不了的困难或出现一些问题后,我都能从《转法轮》里找到答案。正如师父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进要旨二》〈排除干扰〉)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严峻考验。记得我与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受到无端的非议与不公正的对待说句真话。因为真、善、忍是每一位修炼者的准则,我也是用这一准则对照着自己的言行。在天安门,恶警开始一车一车的抓人,我们也被带到了北京的怀柔看守所。警察三番五次的搜身,最后还是有一位同修带進了一本《转法轮》。我们就一起学法、一起炼功。此刻,如同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没有陌生感,没有丝毫的危惧感,给我的感觉真是一块净土。后来我们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劫回,非法关押在拘留室。按规定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就要放人,可恶徒把我们关了几天都没有放的意思。到第七天我们就开始绝食,最后大小便都没有了,体重由一百二十几斤降到了九十来斤。是师父的一首诗:“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时时在我脑海中深刻记着才使我挺了过来。回家后,半个月一切恢复了正常,这是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还有一次,我们因为公开在公园里炼功,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刚進去时邪警叫一些吸毒、卖淫的人拿诬蔑大法的东西让我看,还逼着我读给她们听。我就用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并坚定的拒绝。通过几天的相处,几个经济案的和一个替罪的犯人,诚恳的对我说:“出去一定也要修法轮大法”。管教看我没有被她们转化,反而她们被我转化了,最后恶警想拿我做典型。于是,七、八个警察围了一圈,由一个头儿亲自提审,说我们的师父让我们有病不吃药。我说没有,我是医生,当然知道有病要吃药治疗的人中道理。但是,自从我炼了法轮功以后,从不生病,也就用不着吃药了。他们听后无言,很快就结束了这次提审。

这十几年来,我一直与同修保持密切的联系,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从不间断,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跟上正法進程。邪党烂鬼就是怕我们修炼人在一起,越是这样,我们越是要让他们的目地破灭。记得有两位同修,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抓,并判了刑,我就分别到她们家里,向她们的亲人讲真相,肃清了邪党对人们的毒害,慢慢消除了他们对亲人的怨气,最后他们也对大法有了坚定的信念。

平时我也坚持多学法,在单位里一有空就学法,开始还有点怕心,看见有人来就赶紧把书放在抽屉里或看完后锁在抽屉里。有一天我又象往常一样,看完后放抽屉里准备锁起来,“啪”锁芯子掉在了地上,这时我就马上悟到根本不需要锁,从那以后再也没锁过。

发正念,我除了四个整点发以外,其它整点也发。我的工作是晒图,为了充份利用时间,我就先数好纸张,在操作时把工作的时间也利用起来,只要一有空余时间就发正念,时刻清除邪恶因素。这样既保证了同修的安全,也保证了自己的安全。09年春节前,我到一位同修家,看见她家放了一大堆未做成的贺卡袋子,准备年前做好放上光盘发出去。时间紧,人手少她非常着急,我就说:“没有关系,我们一起做”。从下午三点半开始,一直到下半夜三点半,经过紧张的十二小时,终于完成了。这一晚是当地几十年来最寒冷的一天,当时我脚因寒冷都没了知觉。回到家里,丈夫还没有睡,正等着教训我呢,他说:“一个正派人不会随便夜不归宿的”。我对他说:“我没有你想的那样。我是为朋友做贺卡的,让你为我担心了,我预先没有和你讲是我的不是,对不起了”。就这样一场风波过去了。正如师父说的:“修炼嘛,那就不要被困难吓住了。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你就能闯过来”。

这十几年里,我在修炼的路上摔摔打打走到今天,体会最深的是《转法轮》书中出现的一句话:“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在修炼中我所取得的進步或每次的提高,都是师父给的。我所走的弯路和有漏都是自己的执著和人心所致。我与其他同修比起来,做的还不够,特别是在劝三退方面做的不够,今后一定要努力赶上,跟上正法進程,紧跟师父,走正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把家还。

以上是我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