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过去整整十年了。十年的时间不算短,经历的很多事已经淡忘,可是在十年前亲历的震惊中外的万人大上访以及自己的奇特经历,却历历在目,永世难忘。今天,我把自己亲历的事情写出来,借以纪念“四•二五”十周年,同时希望这些事实对更多的世人明辨是非、认清真相、了解法轮大法有所帮助。

四月二十四日(星期六)下午,我在集体学法时听同修说,由于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某杂志上发表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在法轮功学员前往该单位澄清事实时,发生了天津警察无理殴打、关押数十名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而且明显是受到上级部门的指使。因为此前的种种迹象已经表明我们的修炼环境已经受到干扰和威胁,所以大家决定一起去北京上访。

次日凌晨我们一行到达北京南站,赶头班公交车到了西单附近,我们的目地地是位于府右街一带的国务院信访办。

这时,天还没有大亮,遇到一些北京的学员在在西长安街的路边空地炼功,我和Z大姐加入其中并炼完三套动功后,Z大姐告诉我,炼功时她的天目看到两个景象,其一是一盆水,水位逐渐下落,露出一块玉石,其二是一根铁棍。我悟到前者的寓意是水落石出,即真相将显露出来,Z大姐悟到后者意味着大法修炼者要有金刚一般的意志,将铁杵磨成针。由于自己间接受到师父的点化,明白将要面临的局面,所以我在其后的大是大非问题上能有清醒的认识,没有迷失过方向。

炼完动功后,三五成群的北京大法弟子、以及外地赶来的大法弟子从四面八方汇聚,我们随着人群向府右街方向行走。一些警察早已等候在路口、路边,当我们到达府右街口时,警察不让我们继续往里走,不知是在他们的指挥下还是有同修的带领,我们顺着一些小胡同绕到中南海西门附近,最后在中南海西门以北二三十米、府右街西边人行道的西侧停下来。

天越来越亮,聚集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虽然大家互不相识,但由于修炼大法后心性的提高,秩序井然,整体体现出高度的律己和平静。大家自觉地排成三排,后两排的人一般坐着,或看《转法轮》,或打坐炼静功,前排站着的主要是年轻一些的学员。盲道和一半人行道被让出来,供来往的行人通行。

早上上班时分,公共汽车和自行车和平常一样的在马路上穿行。我们的诉求很明确:释放天津被抓的学员、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允许合法出版法轮功书籍。

后来,进出府右街的车辆和行人明显少了,可能是受到了警方的限制,只见众多的警察在街上巡逻,一辆庞大的装甲车缓缓在府右街开过来开过去,很明显里面有摄像机在对请愿的人群扫描,以供秋后算帐。但大家都毫不回避、坦坦荡荡地面对。后来听说就是让各单位根据这些录像来查有否本单位的人的。

所有的大法弟子就这样待了整整一天,静静地等着学员代表和国务院朱镕基总理的谈话结果。由于所在位置不是正对中南海西门,朱镕基总理出来的情况和学员代表进去的情况都没看到,只有这样几个场景使我十分感动,并深深留在脑海里:

场景一:在一个胡同路口,一个中年妇女带着年幼的孩子蹲在马路旁,一个中年人(可能是便衣警察)问她:“谁叫你来的?”,她回答:“我的心叫我来的。”听了她发自内心深处而又智慧的回答,我当即热泪盈眶,我想她简短的回答道出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场景二:男女警察一批批的轮换,虽然大法弟子数以万计,但纪律出奇的好,所以警察轻松地在街上走来走去,食物袋、矿泉水瓶、烟头随地扔,就有附近的学员拣起来放到垃圾箱。无论马路还是人行道都干干净净。

场景三:下午,京郊各县的官员奉命赶到现场,一个自称是延庆县县长的人询问一个女农民:“你们放着地不种来这里干什么?”女农民答:“我们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庄稼长得也好,我们要把这些告诉中央领导。”准确又朴实的语言再一次深深感动了我。

当晚九点钟左右得知上访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大家清理干净垃圾后就平和迅速的离开了。但是外地的学员多是由当地政府组织车辆接走的,所以参与进京上访的学员被记录在案,成为秋后算帐的依据。广大善良的大法弟子绝对想不到两个多月以后会面临一场长达十年的残酷迫害。我在事后单位领导找我谈话时得知,据官方秘密文件中披露的“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人数远不只“一万人”,而是数万,到底是多少,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