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汉市女工程师杨华莲遭迫害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四川省广汉市农机局女工程师、五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杨华莲,自九九年七月以来,坚持对“真、善、忍”信仰不移,多次遭受迫害,先后七次被邪党恶徒绑架,其中两次被囚禁洗脑班、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

在多次非法关押中,杨华莲惨遭恶警高压电棍电击、警棍殴打等刑具折磨,腰椎压缩性骨折、腰部严重损伤,突发高血压、心脏等高危病状,双目几乎失明,生活难以自理;并于二零零八年九月被单位非法开除,现无生活来源。

多次被什邡公安恶警绑架、抄家

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一年四月,什邡市公安局的恶警姜天兴、城北派出所的恶警郑友明、张晓林、肖启奎等对杨华莲非法抄家达五次之多,这伙恶警常在深更半夜强行侵入民宅无证搜查,翻箱倒柜,一片狼藉、把大法书籍、录音录像制品、炼功器材设备、手机、黄颜色的服装、身份证、户口本、敬神用的香等私人财产统统抢劫一空,也从未开具有关实物清单。

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杨华莲正从野外执行公务返程,途中被肖启奎等恶警劫持到城北派出所约三个小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杨华莲被什邡市公安局的恶警王志伟、李俊、姜天兴、周诚实等恶警绑架,非法拘留十八天,并被勒索现金五千元。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深夜,杨华莲被什邡市公安局恶警绑架。恶警姜天兴在办公室用打耳光、拽杨的头发撞墙等卑劣手段刑讯逼供。后杨华莲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四川省女子劳教所里,遭到恶警张小芳及犯人毒打,被打的遍体鳞伤,腰椎被打断,卧床不起,后被非法延期,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六日出狱。

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杨华莲被恶警劫持到所谓“德阳市崇尚科学教育学校”,实为“洗脑班”。开始,邪恶之徒以伪善的手段帮洗头、洗脚、洗衣服、削水果来感化欺骗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见不奏效,便凶相毕露,采用精神上、肉体上残酷折磨,拳打脚踢,扯头发,扯耳朵推头撞墙,不准睡觉,用毒气熏闷等,整整折磨四十八天。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六日,杨华莲被什邡市公安局恶警绑架。在刑讯逼供中,多次遭恶警叶祥伟等电击、殴打,拽头发撞墙。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八日,恶警刘洪建等妄图将杨关入四川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因种种原因,劳教所拒收,当时恶警们绞尽脑汁纠缠了劳教所值班人员近两个小时仍未得逞,事后恶警们还说:“如果先送两条烟就能把人交脱了。”

二零零五年七月八日上午,杨华莲到单位上班,再次遭城北派出所恶警李丹、郑友明、张晓林等劫持到所谓“德阳市崇尚科学教育学校”,摧残得腰不能直,双腿不能行走,血压升高到230,被送医院抢救。恶徒折磨她七十八天,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将她劫持到看守所,接着由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九日,广汉市公安局国安大队恶警杨斌、周志红编造虚构证据,与广汉市伪检察院恶徒刘胜伟、广汉市伪法院恶徒史小历、曾令胜、陈敏等勾结,对杨华莲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德阳中级伪法院非法维持原判。

在德阳市洗脑班遭迫害

德阳市洗脑班设在广汉市的和兴镇,挂着“德阳市崇尚科学教育学校”及“德阳市法制基地”的两块牌子,所谓“员工”近三十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超过十人,十个禁闭小间都装有遥控监视装置。法轮功学员一旦被关入其中一个小间,吃、喝、拉、睡均在里面,并派二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一位大法学员。所谓“教员”几乎全是从各单位抽调去的心狠手辣敢下毒手整人的恶棍,他们没有一个敢公开其真实姓名及单位的,更没有一个敢着装亮相的警察;所谓“教具”就是镣铐;所谓“教材”全是诬蔑诽谤的非法出版物。

杨华莲曾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二零零五年七月两次被绑架进该洗脑学校。先后遭到非法搜身、关小间、长时间逼看诽谤录像(恶警把音量开至最大)、十多人车轮战术围攻,强迫写诬蔑材料,并遭恶徒拳脚殴打、锁镣铐,杨华莲还遭恶警王雷建、李章华打耳光、遭王卫东拽头发撞墙、遭欧某某(绵竹人)扯耳朵、遭吴某某(东电人)用毒气熏闷、骗服不明药物(把药放入饮用水里及菜汤里),三伏天都不准开门窗透气通风,还在里面喷放毒气等非人折磨。

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至二零零三年三月六日,杨华莲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里近两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因杨华莲谴责恶警李家容迫害另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恶警李家容气急败坏的把杨掀推到恶警办公室,关上门用高压电棍电击杨的脸、手、嘴等部份,但高压电棍对杨无效,反而李家容的手却突然又红又肿,李家容暴跳如雷,放下电棍对杨大打出手,将杨打致腰椎压缩性骨折、腰部软组织增大五分之三等严重伤情,还骂杨“装死”,并拖延送医治疗数小时,后另一值班干警见势不妙,才赶快送她到劳教所医院救治,可是,恶警们为了推卸责任,把杨迫害的重伤说成是“陈旧性”。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杨因检举恶人殴打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的张小芳等五个恶警恶人捆绑着打得遍体鳞伤,反而被诬陷“袭警”。因此不仅被张小芳等四个恶警恶人掠夺七百多元钱,而且还被非法加延教期三个月(时隔不久张小芳的父母就因患癌症去了川医治疗)。

在四川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杨华莲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四川省女子监狱迫害。

四监区监区长罗某某、邓钦文等恶警为了阻拦杨华莲申诉,将《告知书》、《起诉书》、《判决书》、《裁决书》等申诉必用文字材料,连她在看守所用剩下的贴好邮票的空白信封、信笺纸等私人财产全部搜光,而且还派三人以上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剥夺杨的申诉权。

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日,邓钦文凶狠的对杨说:“判决下来只有十天申诉期,你早在干啥?你现在已没有申诉的机会了。”杨道:“从上诉结果下来至今我一直要求申诉,是你们千方百计阻拦,不让我申诉。难道你们真的不知道申诉是有限期的吗?你们这样干才真的是在违法呀!”这样时隔一天,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下午就把杨华莲弄到严管队去了,朱西等一群恶警把杨华莲掀倒在地一阵拳脚。

二零零七年九月上旬,恶警闵路等以杨不戴“罪犯标志牌”为由,给她加铐,折磨致她血压高达130/210,同时诱发严重心脏病等高危病症状,在医院刚挽救下来马上又弄回监区铐上,不分昼夜的铐。

恶警闵路长期不准杨华莲的亲人探视(也不告知,让其跑长途冤枉路)。更不准她与家人接打电话,连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震惊中外的大地震发生后,杨的娘家和婆家父母、兄妹都在重灾区(什邡及绵竹),她多次想打电话了解一下家乡的灾情及亲人的安危都未获准,反而被限制更严,杨除了在车间奴役劳动外,无任何活动区域及时间,致使她双脚肿得连鞋都穿不进。杨在狱中的三个年头里多次给家人写信。可她家人只收到一封,这唯一的一封信的大部份都被恶警涂黑,已无法辨认。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晚十点左右,恶警谈飞燕企图煽动十五名犯人围攻杨华莲,但大多数是明白真相的在场围观,只有三人动了手脚,(其中二人是少犯,事后都感到身、心难受而后悔)还有更多的,全监区的三百多人分别在二十多间押室门口见证这黑暗中邪恶的一幕。

残酷的迫害致杨华莲生活难以自理,腰痛腿软,高血压、心脏病状、双目几乎失明。

遭非法开除

二零零八年七月,广汉市纪委恶人雷建忠、曾正等,迫使杨华莲所在单位打报告要有关部门给杨“开除”处分,还叫杨在其“报告”上签字,杨拒签,这两恶人凶狠的说:“不签照样开除。”

二零零八年九月,杨华莲被广汉市人事局刘明宪等恶人非法开除。在此之前,刘明宪任广汉市农机局局长期间,就长期剥夺杨的工作权利,二零零四年过年期间,刘明宪接到几个劝善电话,告诉她“修炼法轮功的、信仰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不要再迫害杨华莲”,此后刘明宪就不准杨上班,并利用恶警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将杨绑架到洗脑班加重迫害。刘明宪在二零零零年就开始无理扣发杨的奖金;二零零一年起至杨被非法开除前,一直扣发杨的工资,至今未发还,连单位女工、全体职工应享有的劳保福利等等也统统扣光。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日,杨华莲出狱,因长期遭受迫害,身体状况极差,就回老家休养以便弟妹们照顾,可时隔一天,广汉“六一零”的黄若松等恶人,就打电话到杨的家乡说:“杨华莲是要犯。”吓得杨的那年迈的父母终日不安,为之担惊受怕。


参与迫害她的恶警恶人主要有:
什邡市公安局:王志伟、唐礼忠、姜天兴、李俊、谢跃东、杨斌、周诚实、
广汉市检察院:刘胜伟
广汉市法院: 史小历、曾令胜、陈敏、
广汉市城北派出所:郑友明、肖启奎、张晓林、李丹、
广汉市看守所:  贾小红
广汉市人事局:  刘明宪
德阳市洗脑班(广汉市和兴镇地下监狱)头目:黄若松、周志红、
王雷建、王卫东、李章华、徐俊华、赖如木、卢宇翔、刘小红、胡小林、吴某某、
德阳市中级法院:欧可能、王涛、李洪、
四川省女子劳教所:李家容、张小方、毛玉春、
四川省女子监狱: 余志芳、朱西、闵路、陈雪梅、陈琼、邓钦文、谈飞燕、聂冬梅、陈莉、蔡庆华、王某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