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周报能量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

  • 明慧周报能量大

  • 巧用神通救世人

  • 血旗再也拉不上去了

  • 明慧周报能量大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我是大陆某地法轮功学员,由于自己有用写作能力证实大法的愿望,师父的法身就安排同修跟我切磋,要我来承担编辑本地《明慧周报》地方版的工作。

    大约是一、两个月前的一个周六的晚上,丈夫带着孩子在里屋睡了,我在外面客厅看着打印的最新一期的明慧周报,我依次看着《城市绿洲》、《乡里乡亲》、《晨光煦语》和《副刊》上的文章,心里一边筹划着本周的地方版怎么做,就在这时,我觉得自己头部发胀,有法轮在转动,能量场很强,持续有三、四分钟(自己以前学法时也曾出现过类似现象)。当时,我很受震撼。我悟到,师父既是在鼓励我做好本地《明慧周报》,又是点悟我,要重视《明慧周报》在救度众生上的巨大威力。

    一直想把这个经历写出来,和各地编辑《明慧周报》地方版与真相传单、小册子的同修共勉,让我们大家共同用更纯净的心编辑好本地真相资料;也希望每位大陆同修都能重视明慧周报等真相资料在救度众生中的巨大作用,用神圣的心态制作与发放每一份真相资料。


    巧用神通救世人

    大陆大法弟子 净月

    今天新邻居又找我去她家吃晚饭了,我知道是她明白的那面想得救。出于保护自己的私心,我已经错过了好几次对她讲真相的机会,这次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救她!

    吃完饭,她让我陪她聊天,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就应允了。她天南海北的聊,我却一直在留意合适的切入点引入正题。转眼二、三个小时过去了,我心里真的很着急,总不能又把这一次机会枉费了吧!可是又怕唐突的直接去讲她不太好接受。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走,眼看要到晚上休息的时间了,情急之际,我忽然想到了用神通:我可以用思维传感去唤醒她想得救的那一面呀。于是就用意念对她说:你主动找我了解真相吧,我想救你!她正聊着聊着,莫名的话题一转让我看她们全家游玩的照片。我附和着一张张的看,突然一张一元的真相币照片映入我的眼帘,我刻意大声的读出来:“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并故作惊讶的说:“你们也收到过这样的钱呀,我都收到过好几张了!”她忙问是怎么回事,我顺理成章的就对她讲起了为何退党以及法轮功被迫害真相。

    看着她听闻真相时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真的很感慨: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已经具足了伟大的师父赐予的各种除恶、救人的神通,让我们都抛开人的观念的束缚,神起来,随意所用我们的神通去更好的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吧!


    血旗再也拉不上去了

    我在西南地区某高级中学工作,最不愿意的就是参加每星期一的升血旗仪式。最初,在升血旗音乐响起来后,我就与同事小声讲话,以表示对升旗的反感。后来,我从明慧网上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知道应该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不让它毒害学生。但我总是带有很强的执着,或者被干扰。

    上个星期开始,我发正念的时候,认真的按整点发正念的要求做,结果血旗升了一半就再也拉不上去了,最后落得个半旗收场。

    今天,一位同修在教室里发正念,我在操场上发正念,突然周围闹哄哄的。我一看,原来血旗正直溜溜的往下落,瞬间就掉到地上。几个旗手没办法,走了。领导只好装作没有事的样子读了事先准备好的材料,原来升旗后以歌颂邪党为主的“演讲”也没有了,表扬上个星期得所谓“流动红旗”的班也被取消了。会后,有政治教师私下议论说,要出大事。

    “天灭中共”是天意,奉劝那些还被中共邪灵蒙蔽了善良本性的人们快快清醒,退出党团队保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