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要爸爸 遭恶警威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山东省青岛莱西市法轮功学员代国玉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遭到不法警察绑架,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其女儿与年迈的奶奶去莱西公安局要爸爸,遭恶警沈涛威胁。下面是其女儿诉述的事情的经过。

我是青岛莱西市法轮功学员代国玉的女儿,我的爸爸代国玉因为和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在一起学法就被莱西警察绑架,警察不但不放我爸回家,还非法闯进我家抢走很多我们的私人财产。爸爸被非法关押,我和弟弟没有心思上班、上学;妈妈整天忙里忙外的干活,还要照顾好近八十岁的奶奶,我们家本来有爸爸和妈妈两个人操劳,爸爸被非法关押后全家的重担全都落在妈妈一个人身上。

我们真的不明白,爸爸只是炼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更好的人就会被莱西警察绑架、关押。奶奶岁数大了,需要爸爸在身边照顾她。奶奶就和我们一起多次到莱西公安局要爸爸。

莱西公安局有个恶警察叫沈涛,有一次,我和妈妈、奶奶一起到莱西公安局找沈涛,沈涛看见我们后,蛮不讲理的谩骂我们,什么低级下流的语言都有,当时就被我给录了音。好让全世界的人们看看这就是“人民的警察”。在莱西“六一零”王建志、沈涛的操控下,我爸爸被非法判刑三年,爸爸不服判刑就上诉了。在这期间我们不断的去找王建志、沈涛、胡乃杰等有关责任人,他们都互相往外推,没有一个敢正面回答我们的。

零九年四月十三日上午,我又和奶奶一起去莱西伪法院找恶人胡乃杰(接我爸爸案子的法官)要我爸爸。因为我们不认识胡乃杰本人,当时胡的办公室里挤满了人,我就问了一个正在看电脑的小伙子:“哪个是胡厅长?”他看了我一会说:“这儿没有胡厅长。”我又问门卫,门卫走到门口给我们一指说:“他那不在那儿吗?”这时胡看见了我们,跟旁边的人说了句话就要往外走,奶奶挡住了他问:“你是姓胡吧?”他说:“不是,我不是姓胡。”我走上前说“胡厅长,我们是来问代国玉的案子。”他说:“代国玉的案子怎么了,代国玉的案子已交中级法院了,不在俺这儿了,行了吧啊,就这样吧,好不好?就这样。”说着就走了。

我又和奶奶来到莱西看守所要求见爸爸,一个警察说:“代国玉上诉了不能见。”奶奶说:“人在你们这儿,怎么能不让见?我这么大岁数了来趟不容易的,就让我们见见吧?”他们说:“我们只管看管人,说算的还是中级法院、检察院,你们要找去找他们吧,我们说了不算,不能自己砸自己的饭碗。”就是不让见。

我们又来到莱西公安局二楼反×教科找沈涛,我敲了几下门,一个小警察开门一看是我们,就用门往外推我们(因去找过沈涛多次都认识我们),我使劲推开门挤进去,奶奶也跨进半边身体。小警察又喝道:“你们干什么?”我义正辞严的说:“找沈涛。”小警察又说:“领导不在家,上北京出差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们走吧,我得办公,我还有要事。”奶奶说:“我们就是来办事的,怎么不接待我们,还往外撵我们?”小警察说:“我们只给讲理的人办公,不给不讲理的人办公,你们走吧,领导不在家。”我说:“你让他出来吧,不用再躲了,我知道他在这儿。”小警察说:“你们愿意等就到大门口去等。”说着使劲往外推我奶奶。我说:“奶奶这么大岁数了,你不能使劲推她,你万一把她推倒怎么办?。”小警察说:“我这样就把她推到了?”说着又往外推我,我疼的“啊”了一声,他松开了手。正好门卫站在门外,我说:“你这一推连我都受不了,更何况奶奶还这么大岁数了,你不用推我们。”这时小警察看见门卫就说:“怎么搞得?这老人说她有心脏病还让她上来?”我问:“谁说奶奶有心脏病?你快叫沈涛出来吧。”他顿时无语。

这时沈涛也从里面办公室出来了。沈涛出来一看见我就指着我说:“你出去,我不接待你,你还敢给我录音,还和我玩这种把戏,把你手机拿过来给我看看。”我也不给。沈涛又说:“你不要认为我不知道你成天干什么,你以为没有人跟我说,我和你说吧,你们这里面都有我安插的人,有跟我报信的。你不用年纪轻轻的就跟他们这么闹,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社会,我和你说,如果我在明慧网上看见(指上次我给其录下骂人的录音),我立马把你抓起来。”我奶奶说:“沈科长,我来找你就是要我儿,如果你不给我把儿放出来我还得来找你,我儿不在家,也没有人养老,我就得来找你。”恶警沈涛说:“你能死,莱西就能埋,莱西有火化场嘛,你没人养,等我把你媳妇抓起来再说。代国玉判三、四年已经发济南了,你上济南去找吧,好了,没事了吧?没事快走。”奶奶说:“济南我去不了,我就跟你说,如果你给我把儿子发走了,我就上你家。”沈涛说:“你不用跟我放赖,你去,你去我就把你拖出来。”奶奶说:“我不是跟你放赖,是你给我把人抓走了,我就得找你要,你要给我把儿发走了,我真上你家去找你。”这时门卫跟沈涛嘀咕了几句,沈涛再一言不发了,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我们临走时再次告诉沈涛:“不放人我们还会再来找你,如果敢把人发走,我们就到你家里去找你。”

四月十七日下午,我和弟弟又到看守所要求见爸爸,一个警察告诉我们,说你爸爸的上诉下来了,维持原判。我忙问:“什么时间下来的?为什么不让见、不告诉我们?”一个男警察问:“没告诉你们?”我说:“没有。”一个女警察说:“就这一两天刚下来的,这个不通知家人,他已满十八周岁是成年人,这样的事就直接通知他本人。”我问:“什么时候让见?”他们说:“这要领导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