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顾群(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大连市大法弟子顾群,男,50岁,2008年3月16日下午,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顾群投放真相资料,被天津街派出所绑架,次日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2008年4月9日下午两点多,其亲属被告知死讯。


大连市大法弟子顾群生前照片

顾群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一米七七的个子,笔直挺拔,走路健步如飞,方圆的面庞,红润透亮,清眉秀目间总是含着温和慈祥,和十三年前那个曾被病魔缠身,面黄肌瘦,举步艰难的顾群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一个人长年被疾病折磨,在肉体上、精神上承受着痛苦,他最渴望的是消除病痛,早日康复。为了治病,顾群四处寻医问药,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本地治不了到外地去碰碰;实在不行到庙里烧香求神试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资源付出越来越多,而病情却未见一丝好转,反而不断加重。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工商外勤人员办公以自行车为主要代步工具,对于一个身患心脏病、类风湿性关节炎者来说,何其难啊。在久治不愈,几乎丧失希望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有缘幸遇法轮功,并亲耳聆听了师尊在大连二期讲法班上的讲法,这一天是令人难忘的一九九四年七月一日。八天班下来,顾群整个人象脱胎换骨一样,顽症不治而愈,从此精神起来了;自身的受益,见证了法轮功的威德,增强了顾群坚修法轮功的信心。

法轮功不仅仅是祛病健身的,其实质是教人向善,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时时处处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言行之准则,遇事先考虑他人,出现问题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修得无私无我,先他后我。

八、九十年代通讯工具基本上以固定电话为主,遇有办公急事找个公用电话很浪费时间,也耽误事儿,特殊情况下,顾群借工商户的座机打个电话,每次他都要坚持付费,从不占便宜。日常工作中,顾群始终坚持妥善处事,不乱用职权,每每出现问题都先找自己,不推脱责任。发现工商户有困难,顾群总是默默的帮助、付出,像待自己的亲人一样。常有工商户不过意,给钱给物,向顾群表示感谢,但都被顾群婉言谢绝,因此他在大家心目中威信很高。

也是这个时期,住房十分紧缺,每次分房都是一场争夺之战,虽无战场上的硝烟弥漫,却常常是大动干戈,不可开交。为帮单位排忧解难,顾群将分到手的住房主动让给他人,此事在工商局及社会上一时传为佳话。那位为分房发愁的负责人感动的说:不愧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啊!

光阴似箭,转眼五年过去了。五年间,顾群几乎每天早晨都坚持在大连劳动公园义务辅导新学员学功及洪扬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人们还安安静静的在公园里、广场上炼功,可第二天中共邪党打压法轮功就开始了,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打、被抓、被非法关押……一时间阴霾满天下。

眼见得是非颠倒,黑白不分,顾群再也坐不住了。二零零零年二月,他独自一人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洗清不白之冤。未曾想从这一刻起,中共邪党对他的迫害接连不断,先后六次被绑架、关押、劳教,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尽管如此,他对信仰坚如磐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八年多来,顾群无论在哪里、什么环境下,始终心怀善念,放下生死讲真相,为的是让世人不被中共邪党欺骗、利用,从而善待法轮功,为自己留下美好的未来。尤其是当他听到、看到大连看守所所长田平、大连监狱副监狱长张吉信、西岗区民运派出所副所长肖克成、中山区计量所书记方向学、甘井子区大连湾街道北山大楼居民朱金玉等人因诋毁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接二连三的遭报死亡时,顾群更为不明真相的世人焦急,也愈加感到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责任重大。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外,其余大部份时间他都用在讲真相、劝三退(中共邪党、团、队)上。据我所知,有一次他不到半天时间就劝退了十七人。平时无论走路、乘车、家里、家外,只要有机会他绝不放过。

一次在公交车上忽见一位多年未见面的熟人下车,此站离顾群要去的地方尚远,他的第一念是不能失去这一机缘,索性也随之下了车,先向对方寒暄了几句,立刻切入正题,边走边谈,对方明白真相后,同意三退,且表示感谢。

一天,家里卫生间管道坏了,找维修人员修理,那人敲门后刚进屋,一见面顾群首先想到的是:这人是找真相、得救来了。接着真诚的让座,随即讲起真相来了,顾群讲的细致,那人听的入神,很快同意退出邪党组织。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下午,顾群在投放真相资料时被天津街派出所绑架,次日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非法关押。顾群以绝食抵制邪党人员对他的绑架与非法关押,遭到野蛮灌食等迫害,身体严重受损。邪党人员要再次对顾群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看守所将其押往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看病,院方根据病情决定留住本院治疗,但看守所坚持说送公安医院治疗,结果连公安医院也没去,而是押回看守所内“医治”。四月八日上午九时,顾群再次被送入第三人民医院。其实此前,人已死亡,此举只是走过场,推卸责任,掩人耳目而已。看守所加紧搜罗伪证,极力掩盖真相,封锁消息。直到四月九日下午两点多,顾群亲属才被告知死讯。一个星期后,顾群好友去姚家看守所给其存衣物,看守所竟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照常办理存物手续。

白发苍苍的母亲,一个退休的刚强的处级干部,在悲痛中病倒了;年迈的父亲,曾在政府机关工作的老领导,也难抑制悲痛而老泪纵横;远在德国读书的女儿,当时却不知父亲已经遇难。

为给儿子讨个公道,饱经沧桑的老父亲以上访的形式向市检察院上书,之后苦苦等了几个月,材料却被退了回来,理由是上面有规定:法轮功的事不予受理。无奈之下,其父再找市政法委,经过一番周折才递上材料。而市政法委又将材料打到西岗区公安分局,并交待:看在他是老干部的面子上,给予一点经济补偿吧。当时,顾群的遗体已经在殡仪馆冷冻五个多月了,其昂贵的费用可想而知。这种处理结果不止是一种敷衍,而且还是一种侮辱。

从顾群被绑架至被迫害致死,前后不足二十三天,迫害之邪恶令人触目惊心。迄今为止,仅大连一地经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六十五人之多。中共邪党酷爱暴力,已经到了十恶不赦、天理不容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