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奥运前后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2008年奥运会前夕,北京劳教所将100多名大法弟子(绝大部份是拒绝转化的),秘密转移到了东北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其中有几位大法弟子本应该在奥运会期间释放的,可劳教所以各种理由刁难,非法延期关押期限。而且每个人被延长了六个月的非法关押,我就是其中一个。

这是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北京市朝阳区六里屯派出所警察及保安人员,共七、八个人,在2006年2月24日闯入我家中,说是调查去香港旅游一事,并且非让我上派出所说明情况,我一再申明旅游是公民正当合法的权利,更何况我当时只报了名,但因经济原因我没有去,可他们根本不听解释,蜂拥而上,硬将我抬走了,随后他们非法抄家,以家中藏有法轮功书籍为由,非法劳教我两年半。那个时期,在劳教所里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大法弟子们以各种方式进行着反迫害,如不放弃信仰、不所谓的“学习”、拒绝点名、不说报告词,不背劳教人员守则、规范条例,不带胸卡、不劳动、绝食等等。当时北京劳教所也不公开对大法弟子进行人身折磨,他们变换着招术——凡转化的放宽减期期限;不放弃信仰的但能劳动服从管理的,每天可以看电视;不放弃信仰也不服从管理的,让你早起晚睡,很多待遇都没有,甚至通信都受到限制。对于那些在反迫害中做的好的大法弟子,劳教所恶警便找茬儿给你警告。

北京劳教所有个规定:一年度内受到两次警告的便延期处理。于是奥运前夕,劳教所便以这种形式迫害了很多坚定地大法弟子。劳教所以抓纪律、抓规范为名故意找茬。比如,要求必须戴胸卡,如果不带就给扣上“破坏劳教所改造秩序”的罪名,就可以“警告”了;你如果同意戴了,劳教所就让你所谓的“学习”,实际是还是强制洗脑,你拒绝洗脑,他们便让你在法轮功问题上表态,你一旦说了法轮大法是正的,他们便说你散布“邪教”言论,又可以“警告”了;你如果同意被洗脑,他们就要求你写所谓的“作业”……往下不用说了,直到能给你警告为止。2008年3月至5月,有好多位大法弟子一个月内就被两次“警告”,这些“办案”的警察“忙”得都加班,甚至回不了家。

2008年7月14日凌晨3、4点钟的样子,我被突然叫起床,警察收拾我的东西,旁边还站着两个男警察,拿着手铐、电棍,我刚一质问,他们立刻扑过来,用我的枕巾堵住我的嘴,戴上手铐,把我拉扯到外面已备好的警车,我上车时,车上已经有好几个大法弟子了,我们的头被按到椅背下,窝的我们都喘不过气来了。

我们先被押送到调遣处换车,那里早已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警察黑压压一片,都是全副武装,场面杀气腾腾,面对这些柔弱的女子,他们象抓犯人一样使用擒拿术,让你站不稳,也倒不下,然后给我们头上戴上露着眼睛和鼻子、嘴巴却被紧紧绷住的罩子,车行了十个小时左右到达目的地,我们才知道我们被转移到了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了。

被劫持到马三家以后,大法弟子们相互鼓励,面对迫害仍抱着善良诚恳的心态对警察讲真相,同时拒绝背三十条和洗脑等安排。

7月17日上午,警察把我、李利(音)、张印英、王桂芝叫出去了,我们被一人一室铐在铁床上,不给饭吃,也不让上厕所,下午来了许多男警察,手里拿着电棍、手铐、绳子、布带子、木板,还有一位厂女医务人员负责给我们量血压,当时警察说认个错就不动刑了,还吓唬我说:“待会儿你会尿裤子的”,我拒绝了,他们便用了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大挂”,就是把人的两只手铐上手铐,分别朝两侧铐在两张铁床下边的腿部,然后两个男警察往两侧用力拉床,将被用刑的人两臂抻到了极限。当时的感觉两臂像要被拽掉了,被铐的两只手断裂似的疼,只是一小会儿手就变成了黑紫色,肿成馒头状,铐子深深地嵌进肉皮里,手背皮肤溃破流血。由于手被铐在床腿下部,位置很低,人只能深度弯腰,头朝向地面,过了不知多长时间,警察见我仍不妥协,便把我的双腿紧并一起,用布带子绑在一块儿木板上,一圈圈的从大腿根部一直绑到脚腕。由于腿被绑的笔直,随着时间的延长,双腿象上老虎凳,双腿的筋、膝盖、脚脖子再加上手背、手腕、两臂、脖颈、脊椎的每个关节连腰、全身几乎全部疼痛不堪,极其难忍,豆大的汗珠往下滚……

一次酷刑下来,两只手已动弹不得,手指麻木没了知觉,好几个月生活起居不能自理,我知道的东北有两个大法弟子,一个手臂被折磨残废了,另一个手指残了,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因长期灌食下巴被摘活了,托不上去,进食都困难了。

还有一种“大挂”刑罚,人两腿被绑在一侧床头部位,身体被拽进床里,两臂被铐在上床的横杆上,也被抻到极限,一挂就好几天,不让上厕所,甚至不给饭吃,冬天还把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得只剩下内衣裤,手段极其残忍。

在马三家劳教所严管队,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唱歌颂恶党的歌曲,如果不唱就扇嘴巴、电棍电,不行就“挂上”,是常事,所以在严管队时常听到惨叫声。还有一位年轻的长得漂亮的大法弟子,因唱歌声音小,男警察把她的眼睛蒙上,用电棍电她的乳房和下身。在严管队的大法弟子,每天被强迫在操场上练队列,如果做得不好就强迫在太阳底下一个姿势站好几个小时,皮肤都晒得发红,又痛又痒……

大法弟子赵素云(铁岭地区)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恶警周芹(副所长)、张环、张军、张卓慧对赵素云进行毒打,当时被打昏,导致脚骨折走不了路,现精神受刺激,记忆力减退,经常出现头部眩晕。其平时讲真相,说大法好,被恶警赵国荣、管林用电棍电过。大法弟子卢林、张素霞在2009年新年之际,因炼功被一大队指导员恶警李明玉指使干警赵国荣用电棍殴打,后又用电棍电了大约十几分钟……

卢林和张国珍两位大法弟子在室内炼功,四防(值班劳教人员)喝令禁止,恶警赶到用电棍电她俩,两人由此拒绝劳动,在2009年1月10日—11日,两人分别被关在不同的地方,恶警对她们施用“大挂”酷刑,卢林被“大挂”了五、六个小时;张国珍“被挂”了十三个小时,期间恶警往张国珍鼻子里抹一个名叫“废功一号”的毒药,很辣,非常强烈刺激呼吸的一种液体,而且还把张国珍的衣服扒到只剩下一层衬衣裤,恶警彭涛伙同李明玉、张春光、赵国荣、管林等恶警对张国珍拳打脚踢,直至张国珍涕泪不止,豆大汗珠不断下淌,昏迷后才停止。

大法弟子钟淑娟因在身上被搜出经文,后又炼功而被加期,且两次被上大挂,一次罚站6个小时,现钟淑娟肌肉呈现萎缩状,腿走路不便;大法弟子王金凤被恶警“飞挂”折磨,就是把王金凤站在凳子上,两只手铐在高处,铐好后,踢开凳子,立时巨大痛苦将她折磨得惨叫不止。现已过去一年多了,王金凤两只手连同手臂仍然麻木。

大法弟子张连英、邱淑琴两人分别在饭厅就餐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呼吁“停止迫害”等口号,被恶警们拖走,并被恶警殴打,邱淑琴被打后呕吐不止,被警察秘密转移,现不知去向,有知情者尽快上网披露,并希望有知其住址的尽快与其家属联系,让家属尽快到马三家劳教所要人(邱淑琴好象是北京海淀区人民大学学校的退休职工)。

马三家劳教所承接东北“信誉公司”,和某公司军棉衣裤、武警裤的加工任务,超时超量的强迫每天奴役劳动9—10小时,没有休息,没有劳动补偿,每天必须完成任务,大法弟子都年龄偏高, 50多岁仍然被强迫奴役劳动。大法弟子和劳教人员每天都极度劳累,有时完不成任务,或体力不支,难以应付奴役劳动时被打、被罚是常事,二大队大队长王书征、干警尤然,不仅打学员还用手掐大法弟子的胳膊、大腿内侧肌肉,大法弟子王金凤、徐小燕、赵仁花、段军都被打骂过。

下面是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孙韫、李阁、李威(成)、崔国华、杨喜华、王金凤、赵仁花、陈淑梅、高卓、徐小燕、刘淑珍、段军、胡中英、夏淑坤、郞冬月、张素娴、王贵平、王桂芝、赵淑云、夏宁、赵立燕、侯国宁、刘淑芝、张紫云、张连英、张印英、陶玉芹、高静、张素霞、耿国歌、张国珍、朱秀兰、赵淑琴、孙小香、侯芳荣、里利、王海英、沈学菊、张伟迪、刘艳芹、贾亚辉、刘越红、谷凤春;二大队其中无法知道姓名的:约三十人;三大队无法知道姓名的约240名。

马三家劳教所恶警名单:男恶警刘勇在严管队是负责人,经常脱下皮鞋抽打大法弟子的嘴巴,也经常用电棍电人。

某男,警号:2108148,短平头,中等身材,眼睛不大,单眼皮;某男,警号:2100198,有些秃顶,大眼睛,50岁左右。这两名恶警,亲自下手并伙同其他恶警动用酷刑折磨迫害大法弟子,行为极其恶劣,2009年春节联欢会上,两人都被请到领导席位,两个人的“工作业绩”受到劳教所奖赏。

以上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目睹的事实,充份见证了中共政府在奥运会期间利用劳教这一形式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马三家的恶警竟然叫嚣——“马三家就是让你们什么时候想起它都哆嗦”,可见马三家的邪恶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