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转押及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情况

回应《从北京被转押到内蒙古的大法弟子近况》一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邪党恶警在北京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和大量的普通民众,这些人中有北京本地居民,但大多数是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外来人员。邪党公安局、劳教委将他们都绑架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非法关押二十天到一个月,再将他们分别劫持到北京或北方几个省市的劳教所关押。

*北京劳教所向外地劳教所转押的情况

北京当地的劳教所主要有:北京女子劳教所、团河劳教所、新安劳教所等。外地的劳教所有: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河北唐山劳教所(具体名称不详)、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山西太原女子劳教所、河南某劳教所。

邪党劳教委把这些大法弟子和劳教人员转关到各地劳教所的原因,除了掩盖迫害事实、欺骗国际社会以外,更重要的是:北京作为邪恶的老巢,恶警大肆抓人,劳教所人满为患,北京本地所有劳教所都容纳不下,所以就定期向各周边劳教所分流。这种分流不仅在劳教人员调遣处,北京女子劳教所曾多次向马三家劳教所、太原劳教所和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分流。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在二零零八年一共从北京劳教所接收过四批劳教人员:

第一批: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大法弟子有十五至二十五人之间。

第二批:零八年六月十八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大法弟子人数不详。

第三批: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北京女子劳教所,可能全部是大法弟子,有三、四十人。

第四批:零八年九月二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大法弟子十几人。

另外,零八年九月二日还有一辆大巴车从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开出,车上也有十几名女大法弟子,去向不明,极有可能是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明慧网《关注从北京被转押到内蒙古的大法弟子近况》一文中,提到的张晓就是九月二日被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的。张晓被非法关押在劳教人员调遣处九大队期间,抵制邪恶,坚决不写所谓的“保证”,因此一直在被隔离迫害。由于她一直在不间断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把她第一个押上大巴车,藏在车的后部,企图阻止她影响其他大法学员。上车以后,她仍然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整整喊了一路,十多个小时。她被非法关押到呼市女子劳教所一大队之后,一直受到重点迫害。

呼市女子劳教所由于接收了来自北京的多批人员,总人数在二零零八年下半年达到四百五十人左右,其中大法弟子占到三分之一,大约有一百五十人。这些大法弟子的非法劳教期从一年到三年不等,以两年的为最多。从北京来的大法弟子基本上都是两年或两年半,只有内蒙当地一些地方邪党公安分局送来的大法弟子有非法劳教一年的,这种情况不多,还有二零零六年以前被非法抓捕的一般是三年。

呼市女子劳教所将全部劳教人员分为三个大队,一队实行所谓的封闭式管理,这个队以吸毒人员和年龄较轻的人员为主,是三个队中迫害最严重的,大法弟子的数量大概在40人左右。邪党劳教所给这个队分派的奴工活是机织皮手套。二队实行所谓的半封闭囚禁,大法弟子的人数在45人左右,这个队的劳动项目是手工缝制皮制工艺品、机织线手套、流水线洗碗和插一次性筷子等。三队实行所谓开放式管理,人员以年龄较大的为主,大法弟子的人数可能在50-60人之间,这个队的劳动项目是手工缝制皮制工艺品、种菜、养猪、养鸡和负责全部劳教人员的一日三餐。

在正法洪势全面推进的今天,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已被大量清除,总体迫害形势比迫害之初减轻了许多。根据一位曾经在这里被劳教过的大法弟子的介绍,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间,邪党上级要求劳教所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每隔几个月就要开一次全所的“揭批会”,让“转化”学员到主席台上读自己的三书,下面如果有学员敢抗议,就当场拉出,警棍和皮带齐下。那时劳教所有几间屋子的窗户玻璃全部用报纸蒙了起来,经常能听到从里面发出一声声的惨叫;恶警为了让法轮功学员“转化”,用灌满开水的罐头瓶子猛的扣到大法弟子的背上,然后再掀起来,那一块皮肤到第二天就全烂了。

目前迫害形势仍然很严峻。据了解,二队有四名坚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其中马秀琴、张学庆曾在图牧吉劳教所被非法劳教过,都是二零零五年被劫持到这里的。马秀琴已于十二月份期满回家。张学庆坚决不“转化”,而且在三年的非法劳教期间,一直没有给劳教所干任何活,因此被处以每个月加期十天的迫害,本来她的劳教期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就到期了,但又被延期一年多。据可靠消息,到二零零八年底时,劳教所当局已透露要尽快释放她。目前她是否已出来不详。

另外两名坚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中有一位也是从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被劫持来的,应该是九月二号那一批来的,劳教所由于她坚决不“转化”,一直把她关在库房隔离,其他大法弟子很难接触上。听说她来之后不久就查出来有病,警察似乎没有对她进行严重迫害。有时候能看到她坐在车间一角,因为她也是既不放弃信仰又不肯给劳教所干活,所以被派了专人二十四小时看守。这位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九年初时已离开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应该是保外就医出去了。还有一名不向邪恶妥协的大法弟子在皮艺车间干活,状态还好。

《关注从北京被转押到内蒙古的大法弟子近况》一文中提到的席照文,应该是奚照文,她由于严重的静脉曲张,走路只能一步一挪。

总的来说,被非法关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学员都有通信权,可以和家人进行通信联系。

*劳教所恶警利用犹大

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恶警利用犹大,进行所谓“以法破法”的乱法行为。呼市女子劳教所的所谓“转化”率和这些犹大的为虎作伥有直接关系。

下面的是在呼市女子劳教所做所谓“转化”的几个主要的跳梁小丑,她们在三个队间串来串去:

侯玉凤,内蒙包头人,早年曾做过辅导员,后来在被劳教期间转化,回去后放弃大法修炼,成为常人。据说此人的言论很有迷惑性,如果学员对圆满、对时间有执著心,很容易被她钻空子。

米胜利,内蒙呼市人,经历与侯玉凤类似,自称“修得很高”。

李萍,吉林梅河口人,此人是呼市女子劳教所二队被警察利用来做所谓“转化工作”的组织者,她唯邪恶之命是听,主动针对不同法轮功学员的思想状况制订“做工作”的方案,看不同的学员的执著心在哪里,然后组织犹大轮番轰炸,非得把学员拉下水不可。而且此人非常伪善,在生活上表现的很能照顾别人,也似乎是处处能为别人着想,因此更有迷惑性。警察还把她任命为全体二队劳教人员的最高头目,制造善待法轮功学员的假相。

王书琴,内蒙包头人,此人在被送到呼市女所之后不久,在并没有受到很大压力的情况下转化,而且主动向邪恶转化,声称“转化了才真正明白了,转化才是师父给安排的路”。对于坚定的学员,施以恶毒的嘲笑和人身攻击。

刘文惠,河北衡水人,硕士学历,大概于1998年得法,这是第二次被非法劳教,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十一到天安门请愿被非法抓捕,被劳教一年半,期间因不放弃信仰,又被加期一年,受到残酷迫害,最后被邪恶言论迷惑转化。此次被送呼市女所非法劳教后,在一个星期内就转化。她的邪恶言论是:“真相是没必要讲的,只要大法弟子做到了,别人自然会了解”。由于此人有较高的文化,“做工作”时相对和善一些,表现的不太恶,而且能引用的师父原话较多,对法理不清的学员有很大迷惑性。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的整体迫害情况虽然有所减轻,但恶警还在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希望被呼市女所非法关押过的大法弟子都写出自己被迫害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