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士顿学员纪念“四·二五” 传真相破除谎言(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舒静休士顿报导)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前往北京府右街国务院信访办和平、理性上访,要求合法宽松的修炼环境。法轮功学员在上访过程中展示了大善大忍、和平理性、纯正道德的风范,令举世瞩目。“四·二五”上访十周年之际,美国休士顿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活动,纪念这一伟大壮举,并谴责中共对法轮功近十年的残酷迫害。


休士顿法轮功学员中领馆前纪念“四·二五”十周年


法轮功学员郭女士发言

*中领馆前讲真相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一点,休士顿学员来到中领馆前。正值签证时间,中领馆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等着签证,其中大部份是中国人。法轮功学员向他们发放真相资料,展示“勇气长城”真相橫幅:“法轮大法——真、善、忍”、“S.O.S.,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等。学员们一个接一个的发言、讲述当年“天津非法抓人”以及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真实情况,讲述十年来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反迫害的历程,播放揭露中共邪恶本质的《九评共产党》等。这些活动吸引了在中领馆签证的人们以及路人的关注。

*回顾“四·二五”

一位来自中国的学员回忆了她母亲于一九九九年九月向她讲述的“天津非法抓人”事件的来龙去脉。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杂志发表了诬蔑、攻击法轮功的文章。该文章在天津发表后,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有关方面澄清事实真相,并期望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交涉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影响。因此,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当时,我母亲听到这一消息,于四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也去了天津教育学院,她与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外面炼功、学法,非常平和,没想到中共却借此机会非法抓人。”

“我的母亲于一九九四年三月参加过李洪志师父在天津举办的第二期法轮功讲习班,后来,法轮功在天津的洪传非常广泛。一九九七年,母亲告诉我:在住家附近有一个小公园,就有几百人在炼功,整个公园滿滿的,非常壮观、非常感人。那个时候,还有很多的炼功点,甚至连小巷角也有炼法轮功的。母亲还带我去看了一些炼功点。”

由于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导致有的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四十五人被抓捕。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天津公安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迫害的严重升级引发了法轮功学员的关注,各地法轮功学员怀着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待纷纷自发通过上访国务院信访办的途径来寻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决。

另外一名也是来自中国的学员海伦,讲述了她在天津的经历。她说:“十年前,即九九年,我在天津念大四,即将毕业。九九年的春天,名为科学家,实为科学痞子的何祚庥,在天津某杂志上发表不负责任的恶意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当时我和学校的一些修炼法轮功的同学看到了这篇文章。依据我们自己修炼的亲身体会,我们都认为这篇文章根本不符合事实。于是,我们十几个同学共同给发表这篇文章的杂志社写了一封信,信中都是事实陈述,没有任何恶意攻击别人的内容,信后附上了我们的签字。 ”

“后来我们在四月二十三日去了杂志编辑部所在地天津教育学院和平请愿。之所以我们选择去那里,是因为那段时间不只这一个事件,持续的还有其它很多来自媒体的不实报道,以及公安骚扰事件发生。我个人觉得已经非常有必要改变这种不公的现状。我们到达天津教育学院的时候,那里已经来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很安静地站着、部份坐在地上。还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在编辑部内向编辑部澄清事实。傍晚,依然没有结果,我和几位同学回了学校,另外还有几位家在天津的同学继续留了下来,她们想继续在那里等结果。第二天白天,一位一直呆到晚上、家在天津的同学回到学校后,马上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四月二十三日)出事了,晚上来了一批公安警察动用武力,将部份法轮功学员硬送到大卡车上,一些学员甚至是盘着腿被扔到车上。第二天,我们从那位天津当地同学那里了解到,她家里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被车拉走后,在警察局被电棍电击,还有很多学员仍然被非法关押,没被释放。紧接着,就听说了四月二十五日,有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请愿,要求释放天津法轮功学员。”

“之后没过多久,系里突然通知我去见学校副校长,后来也了解到,签名的同学也分别被系里找过了,因为我们写给杂志社的信被退回到学校领导那里,杂志社没有采纳我们的建议,反而要求学校处理解决这一麻烦。那位姓张的副校长,让我写出我认识的其他法轮功同学的名单,但遭到我的拒绝。最后,校长非常生气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说,‘你知道吗?现在国家指示我们监视调查你们’,之后,他气急败坏地将我撵走。与此同时,一位在学校工作,修炼法轮功并自愿为大家服务的辅导员阿姨被解雇了。那位阿姨临走之前见到了一个家在天津的同学,告诉她,学校让她做出选择,是继续炼功还是保留党员身份保留工作,她说工作也要,功也要继续炼,但学校还是开除了她。”

海伦最后强调:“在此,我再陈述一个观点,在中共谎言的宣传下,很多人都误以为去北京就是反国家,反政府,就是参与政治。我不这么认为,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和平请愿,这是行使中国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人权和生存权,在任何西方国家都司空见惯,只有在中共的宣传下才成为非法。最后,我还有一个真诚的愿望。 真诚地希望中国人能改变观念,了解接受真相。因为只有了解了真相,你们才不会被中共谎言所欺骗。”

*破除中共谎言

法轮功学员潘先生在发言中提到一些人受中共谎言迷惑的问题。“十年前,超过万名法轮功学员为了要求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维护最基本的天赋信仰人权,自发来到北京上访。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四•二五和平大上访’。这次由中共为镇压制造事端的阴谋引起的大上访,却因为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高尚行为和平落幕。法轮功学员不仅挫败了中共的阴谋,也在事件过程中展示了修炼人的高尚精神境界,更彰显了法轮大法的伟大。”

潘先生说,自“四·二五”上访之后的十年反迫害中,在围绕正邪、是非与善恶在每个世人心灵所产生的撞击中,整个世界格局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在此回顾“四·二五”上访,希望被中共制造的谎言所蒙蔽的人们再来了解这段历史和真相。有几个问题需要再次澄清:

(1)、中共造谣的“围攻”

中共一直造谣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到底谁想围攻?其实想围攻的恰恰是中共。众所周知,中共警察把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领到中南海,围成一圈,制造出现代版“白虎堂”式的构陷。那正是江、罗政治流氓集团所求之不得的,因为那正好是镇压的借口。然而大出中共所料的是法轮功学员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平和、理性和大善大忍,使本来构陷的一场“围攻”阴谋在罗干等流氓的失落中和平落幕。

(2)、有人说,没有“四·二五”上访,中共就不会镇压

有没有“四·二五”上访,中共都会找借口镇压迫害,中共邪党的邪恶基因不会因为是否出现了“四·二五”上访而改变;而且,上访是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绝对不是镇压迫害的理由和借口,不管是去了哪里上访,信访办也好、中南海也好,上访都是正当的。

“四·二五”上访事件不但不能成为镇压借口,反而正是中共不该镇压、迫害法轮功的原因。“四·二五”上访恰恰是法轮功学员向全世界展现了修炼人的道德和慈悲,这样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这种道德力量、这种大善大忍不是任何一个良知尚存的政府求之不得的吗?这样的人不是越多越对社会、对当权者有利吗?如果换了另外一个还能有一点点良知的政府,它都会因为“四·二五”上访这样的事件而停止自己的错误行为、停止镇压的邪恶念头。

“四·二五”上访事件正好也说明法轮功对政权没有任何威胁。逾万名法轮功学员静静地来,静静地离开,整个上访过程安静、祥和、没有口号、没有任何过激的行为。在世界和历史上哪里有任何一个团体遭受当权者的无理打压之后还如此理性地表达自己的尊严?没有。从另一个侧面也告诉世人,法轮功学员对中共唯恐丢失的政权没有丝毫的兴趣。“四·二五”上访事件不仅把法轮功推向国际舞台,迅速洪传世界,也使中共的邪恶本质暴露无遗,更多的人们认清了真相,退出邪党,走向新生。

法轮功学员李先生向记者表示:“在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反迫害也是和平理性的。大约二零零一年开始,每天下班之后,我带着穿着校服的女儿来到中领馆前炼功、讲真相,常有人走上前来问原因,我就将中共在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形告诉他们。在那几年的风风雨雨之中,我的女儿与法轮大法结缘,走进了法轮功,从此,女儿与我共同学法,共同参与讲真相活动。”

从十年前的“四·二五”直至今天,法轮功学员始终遵循真善忍,传播真相,和平理性的风范处处可见,也已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