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陷进了中共的陷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法轮功修炼者自发汇集北京,为天津市受到不公对待的四十多名法轮功修炼者以及法轮功长期受到不公对待的事实向当政者表达自己的合理诉求,引起世界瞩目。

虽说这一上访很快得到了解决,引发世界正义人士的好评。然而,稳妥的解决并不是当时中共头子江某人的意愿。于是事隔不到三个月,恶党头子的意愿得到了中共高层的默许,把四月二十五日的万名法轮功修炼者的上访定性为“围攻”。于是,已长达十年的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的灭绝性迫害就此开始了。

“四·二五”,这个特殊的日子,作为法轮功修炼者向全世界展现自己风貌的日子,就这样被历史保留了下来。

然而,这一天却是中共精心布局导致的必然结果,这一点却是中国普通大众无法知道的,国际众多媒体也被蒙在鼓里。中共构陷法轮功由来已久。从开始在中共党报上叫嚣,到公然禁止法轮功书籍的出版,到公安的秘密介入,以至中共内定为“邪教”等等,在此过程中,中共始终没有找到迫害法轮功的借口。于是,对法轮功构陷的图谋便由中共内部执意迫害法轮功的一小撮设计了出来。

一个“陷阱”就这样出笼了。

先由一贯作为打手、棍子的所谓“科学家”出来挑起事端,为将来的镇压做了极好的铺垫:以“反对迷信、聚众闹事”为借口,地点的选择当然不宜在北京,那样太明显,不能自圆其说,太远也不利很快挑起过多的人去反映情况;报刊不宜用过于普及的大众媒体,也不宜用党媒……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图谋,是经过周密的考虑和布置的,以期把这场戏演的更加的精彩和天衣无缝。然而,愈是巧妙的配合,愈能让人看出“戏”的精彩背后所隐藏的猫腻。陷阱的构陷远远超出世人的想象……

然而法轮功的修炼者们,在茫然不知是计的情况下,本着一个修炼人的本份,用真、善、忍来权衡,坦然面对这不公的待遇。有不公正的报道,他们自发的去诉说;警察抓人,他们就去反映情况;地方表态是中央的态度时,他们毅然进京;警察为日后的迫害造假,有意引导法轮功修炼者围着中南海站了一圈,他们就听从……,他们对政府的相信是发自自己善良的内心,他们更相信真、善、忍的力量能够消除人世间的一切不公。

中共正是抓住了法轮功对修炼者心性的高标准要求才做出如此的布置的。他们把大法弟子的善良和坦荡看成是“傻”和“愚”,所以,迫害起来,也就显的那样的无所顾忌和自以为是。

事后,很多局外人说:针对中共有预谋的构陷,法轮功修炼者要是能够识破就好了。要是能够采取其它的迂回和隐蔽的办法发展自己,一旦势成,中共是想迫害都不可能了。那时,也就是法轮功的天下了……

当然,人们在不了解法轮功作为一种信仰和政治不牵连时,不可能一下子就认识到中共的本质时,这样理解也是无可厚非的。有人说的很确切,中共瞄准了打击的对象后,是必定要出手的,它不采取这个方式,它定会采取另外的方式,这是它的本质决定的。同时,它欺骗的本性也促使它在迫害之前要制造和寻找一个“合理”的借口。

其实,中共十年的残酷迫害,丝毫与法轮功修炼者上访无关。有或没有“四·二五”大法弟子的万人上访,中共的打压都会按照江的意图进行。

那么,从中共的角度上讲,“四·二五”是它构陷、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陷阱。可是,站在历史的全局来看,最终是谁掉进了这个陷阱呢?那就是中共。这个答案是肯定的,无需置疑的。不要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这样的结局,人世间一切由邪恶给善良所制造的陷阱,最终陷进去的只能是邪恶本身,而不是善良。

这一次,当至邪至恶的中共,与大善大忍的法轮功修炼人相比照时,特别是当世人越来越看清中共的本来面目时,那么,当初由中共所挖的这个陷阱,反倒成了成就大法弟子辉煌的阶梯。这是当初掘井的中共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四·二五”大上访及其和平解决,让世人见证了大法修炼者超常的理性与平和。从一九九二年五月到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传世七年,修者近亿,那么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体?这群修炼人在社会上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一切都无须表白,法轮功修炼者往那一站,形成的高境界行为就足以说明一切了。相反,中共的“巧妙”设置,却成了世人认识其邪恶的一个窗口。所以中共设置的陷阱,陷进去的只能是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