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警察都干什么去了?

从孝子孤独追凶二十四年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近日网上热传《孝子孤独追凶二十四年,妻离子散无家可归》,讲述的是一个男子为找到二十四年前杀害母亲与妹妹的凶手,含辛茹苦,踏遍全国近二十个城市,最终将收集到的录音证据刻成光盘交给警方,前不久终于帮助警方擒获凶手的真实故事。孝子的故事固然令人感动,由此引发的评论更加发人深省。

大多数网友质疑:连杀人犯都要亲人去追查了,要警察干什么?有的说为孝子的行为所感动,为社会感动悲哀;有的叹息自己的税白交了;有的建议推举他当什么英雄人物;有的说他应当公安局长;有的更一语道破:如果他要当了英模或局长,是对当今中国现状的绝妙讽刺。是啊,中共治下的警察不去抓杀人犯,享受着纳税人的供养却不为老百姓干好事,他们都干什么去了?!

看着网上见仁见智的这些评论,感动着国人人性与正义的复苏,我的心中又浮现出了更多的背负着为冤屈的亲人讨还公道、却多年无处申冤的孝子孝女们。他们中的多人却因为触动了当权者,而再次遭受不测。警察不但不保护人民群众,反而充当了邪恶权势的打手,从而使得为亲人讨还公道的道路更加艰辛和悲壮。我相信,如果在大陆的公共媒体中能公开这些催人泪下的真实故事,一定会引起更多人的愤慨与怒吼。

陈子秀的亲人仍在遭受迫害

《华尔街日报》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为题,头版长篇报导了山东潍坊大法学员陈子秀被中共地方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国际广泛关注,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报道而获得该年度新闻“普利策奖”。

九年来,陈子秀的家人及亲属人一直遭受邪党的迫害。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三年;陈子秀的妹妹与妹夫在这几年里经历了多次被非法抄家与绑架、劳教等迫害后,于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再一次被绑架;陈子秀的外甥李建刚在经受了三年残酷的劳教苦难后,又一次被抓捕,被关押在潍坊看守所,李建刚的未婚妻孔茜,被捆绑在木制十字架上,承受七天七夜的酷刑致生命垂危。

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一个柔弱的女性,手牵着她五岁的儿子,迈着艰难的步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用尽了所有法律渠道,想给惨死的母亲讨回一个公道。但等待她的是什么呢?《华尔街日报》曾以《一个女儿在中国寻找正义的崎岖艰难之路》为名,报道了她为被迫害致死的母亲讨回公道,严寒酷暑周旋于这个“党超越于法律之上的国家里”的艰难的经历:“不多久无奈的张学玲开始明白了不要说讨回公道,仅仅是寻求讨回公正的途径都是那样艰难”;更使她和她的亲人意料不到的是,不但没有替被酷刑致死的母亲讨回公道,一年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张学玲被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分局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未经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劳教三年。

母亲被害,流离失所的幼子饱尝辛酸

现年二十岁的陈腾来自中国山东省潍坊市,他七岁开始随妈妈修炼法轮功。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陈腾家破人亡。妈妈孙小梅被中共绑架六次,姥姥周春梅和小姨孙小柏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被中共迫害致死。陈腾十一岁时曾两次被关押,十二岁起被迫辍学,十三岁时开始被迫离家流离失所。六年的流离失所生活中,他睡过街头,拣过白菜根吃,被恶警跟踪,被迫搬家六十多次。

陈腾说:“我母亲被抓捕六次。我从十二岁就不可以上学了,一直流离失所,到现在我已经五年没有见我妈妈了。”曾经照顾过他的山东艺术家周宁被非法判刑五年;潍坊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李天民被非法判刑九年(李天民曾被判刑四年),他的妻子娄红梅也曾被非法劳教三年。 

陈腾说:“我所承受的痛苦,只是沧海一粟。中国大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孩子们被剥夺了快乐的童年、幸福的家庭,失去亲人,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陈腾辗转从泰国来到美国,陈腾是联合国接纳的难民,现被美国政府安置到纽约。陈腾表示,他期盼中共发起的这场灭绝人性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马上结束,盼望象他一样被中共迫害的无家可归的那些法轮功学员的孩子,能够与爸爸妈妈幸福的团聚,享受一个孩子应该享受的快乐。这位历经迫害和魔难、仍坚持信仰真善忍的少年法轮功学员终于获得了为亲人申冤的权利。

灾难的阴影再次笼罩周淑芬的家

法轮功学员周淑芬,自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起已经失踪了一周了。家人无从得知她在哪里,灾难的阴影再一次笼罩这个几年来饱受邪党蹂躏的家庭。

周淑芬,女,现年六十八岁,山东潍坊安丘市家庄镇兴山村人。在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之前,她曾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家庭,淳朴的老伴,三个勤快善良的女儿,一个聪明懂事的儿子。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灾难接二连三的降临这个无辜的家庭。近十年来,周淑芬全家反复遭无理关押、抄家、罚款、劳教,大女儿含冤去世,老伴、二女儿宝云、小女儿宝丽三人横遭冤狱,周淑芬长时间被迫流离失所,一家人惨遭摧残,受尽了人间地狱之苦。

大女儿宿宝兰,因修炼法轮大法,曾先后被石堆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多次,在非法绑架关押期间,邪恶没有达到目地,就把宿宝兰从石堆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到安丘市邪恶的六一零洗脑班,又把宿宝兰从安丘市六一零洗脑班非法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

由于安丘市恶警、邪恶之徒,经常非法到宿宝兰家进行骚扰、恐吓、敲诈、勒索、逼迫她放弃“真、善、忍”。在万般无奈下,宿宝兰于二零零一年二月离家出走,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在流离失所期间,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在回家看望父母、丈夫、孩子时,被安丘市公安局恶警和安丘市邪恶的六一零之徒非法绑架,再次被非法绑架到安丘市邪恶的六一零洗脑班迫害。面对邪恶一次次的疯狂迫害,宝兰坚定、成熟,她坚修大法、证实大法的心令邪恶胆寒。由于宿宝兰坚决不配合邪恶,邪恶加重了对宿宝兰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宝兰被石堆镇派出所、安丘市六一零、安丘市公安局有关人员非法闯入家中绑架到安丘市六一零洗脑班。安丘市六一零向家人勒索洗脑费一千元人民币。十几天后竟尸现金塚子乡三合村(距安丘市十二里路)的小河里,被当作无名尸处理,后来家人才探得消息。八年过去了,宝兰之死至今仍是一个谜。

宿宝兰的儿子韩志辉在母亲被邪恶迫害致死时仅十三岁。二零零三年秋继母进门后,处境更加凄凉。下面仅列举几例。二零零四年春节期间,韩志辉和他父亲准备骑摩托车一起去看望外公、外婆,可继母就是不许韩志辉和他父亲去,更不许骑车和带点礼品了。父子只好到镇上买了点礼品,坐车而去。有次继母在包水饺时,先让自己的孩子吃好吃饱之后,再把剩下的馅,多放点盐,再包给韩志辉吃,韩志辉吃了一个,太咸了就不吃了。

韩志辉在生活上得不到应有的保障,其父亲虽然很关心,也有经济来源,因为家里有个养鸡厂,但是说了不算。二零零四年春季入学时,继母仅给六十元生活费,就不再给了,其余的也不管了;按目前各中学每学期最低费用和生活费也得几千元;祖母又给了六十元,但祖母无经济来源,经常为孙子的遭遇落泪。

截至二零零六年七月,山东潍坊市就有至少一百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害死。二零零八年,潍坊市就有一百六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仅二零零八年七月奥运前夕,中共恶党就绑架了一百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每一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背后都有父母、妻儿、丈夫,亲朋好友,他们的被害使几倍于他们的人受到深深的伤害。有的父母老迈,有的孩子年幼,有的倾家荡产,连向迫害至亲的邪恶政权问一句话的能力都没有,仅有的是泪水与辛酸。而这场人间悲剧,就是邪恶中共假一国之力、以法律的名义堂而皇之的制造的,人民的警察已完全充任了邪恶的打手和帮凶,为了眼前的利益不惜对这些善良的老百姓下毒手。

几年来,潍坊地区的邪恶六一零、恶警打手们迫害了无数善良的大法弟子,在天灭中共的大形势下,不但不思悔改,反而更加丧心病狂的加重迫害。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生活陷入绝境!请海内外善良的民众密切关注这一个个痛苦家庭的不幸,为象陈子秀、周春梅、孙小柏、宿宝兰等惨死的人们早日讨还公道。

请看看这些滴滴泣血的文字!这是对强权与邪恶的揭露,更是对真理与道义的追随。在人类有记载的历史上,一直发生着这两种力量的较量与选择,历史的教训太多了。在高尚与卑鄙的天平上,可惜那么多的世人选择了与狼共舞,助恶为虐。但愿这些人能让自己的良知醒来,不要再荼毒生灵,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葬送了未来的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