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芹自述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我叫张爱芹,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没有修炼之前,1998年,我和丈夫做生意钱款被骗,生活的压力导致家庭不和,婚姻处于崩溃的边缘。两个人的身心都承受着外界和家庭的巨大压力,苦不堪言。99年3月,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法轮功的法理,真、善、忍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从此,我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家庭恢复了平静,内心感到轻松和愉快。

99年7月20日,中共当局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每天电视24小时都播放铺天盖地污蔑法轮功的节目。谁都知道共产党残忍、暴政,丈夫害怕。为了劝阻我不要再炼,拿起大法书,从中想找到象电视说的法轮功不好的内容来说服我。可是他看过书之后,他明白了是中共用电视在造谣、欺骗、都是谎言,真、善、忍的法理使他明白了,他从此也学炼起法轮功了。很快,他戒了烟和酒等一些恶习。我们的家庭也越来越和睦了。

2000年,丈夫和我先后来到俄罗斯。在那里,我们都按照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人的道理去做,经商中,我们从不欺骗俄罗斯顾客。当时卖鞋,很多中国人都把不是皮的鞋说成皮的,可我们从未那样做,因为师父告诉我们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别人。我们离开市场后,好多客户都到处打听我们。做生意时,我们雇佣了俄罗斯人,有时也雇到好喝酒或偷东西的雇员,丈夫从不指责他们,给他们讲道理,生活上帮助他们,被我们的善良感动,也认识到了大法的美好,有的改掉了不良习惯,后来我们离开时,好多人都泪下,舍不得我们离去。

2001年末,要过年,我回国了。在去看一位刚从监狱释放出来的同修时,她家被监视,我不知道,被警察非法抓捕,这是迫害法轮功的一个手段。这位同修在2000年新年时,警察到她家拿着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让她踩,逼她放弃炼功。她不放弃,就被抓进监狱。她数次绝食,9个月后才被放出。这次她也和我们一起被抓进了监狱,当时她和警察讲理,不能随便抓人,被警察猛打。我们被推上警车,她的12岁的儿子光着脚在雪地里跑,撵着警车喊着还我妈妈……妈妈刚刚回家和儿子在一起没几天,妈妈又被抓走。那凄惨的一幕我永远都忘不了。

我们没有任何危害社会的行为,被关进看守所,对待法轮功学员,他们不讲法律,想抓就抓想关就关,2000年过年,我们当地就一次抓捕近70人。我被非法关押的那个牢房还有两名法轮功学员,一个叫沈景娥。两年多来,她被14次非法关押,她14次绝食抗议。修炼前,她得了乳腺癌,两次大手术,医生说没有希望了,炼了法轮功后好了。她到北京去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抓回来。以后逢年过节就抓她。这次警察把她家门撬开,从屋里把她抬上警车的。我被抓进看守所时,她还在绝食,已经瘦的皮包骨。晚上,监狱强行给她打针,她不打,她说我没病,放我出去。4、5个警察按着她,我只说了一句,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她,警察就把我大骂一顿。这位同修后来被非法劳教3年半,关押在哈尔滨女子劳教所,几年的迫害她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非法劳教期满后,放出回家半年,就离世了。另一位同修当时我见到时,脸被打的肿起来,很吓人,眼睛打成黑眼圈,人看不出长的什么样子了。原来她是到一农村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当地人抓住,一群人围着她暴打,然后给送到公安局。当时中国人受电视宣传影响,根本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怎么回事,受谎言的挑动用暴力对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我一起被抓的还有一个60岁的老太太,只因她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这一年就被非法关押四次。有一次,警察从她家抓她,一个20多岁的警察一路上搧她嘴巴子,一直打到警察局。

我们绝食抗议警察对我们的非法抓捕,每一次绝食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绝食3次,一次18天,另两次20多天。看守所警察就对我们说,绝食也没用,上面说了死了算自杀。当时欺骗我们说,放我们就是一个条件,写“转化书”,保证不炼法轮功。拒绝写,就无限期的关押。记得绝食时,监狱让家里人来见我,劝我放弃修炼、放弃我的信仰,家里人见了我就哭,见完后在我要回牢房时,女狱警就指着回家的路和监狱的门对我说,你现在写个“保证”,就马上可以和家人回家。我向监狱的门走去,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一群世界上最善良的人,“转化”?往哪转啊,转成坏人吗?我也确实听说有的监狱,法轮功学员要是骂人了就表示“转化”了。

快过年的前几天,一天后半夜,我们被一阵惨叫声惊醒,恶警隔着一个房间在打人,那是关男犯人的屋。就听问还有没有资料?然后就是一通打人的声音,接着还是一声一声的惨叫。我们听明白了是又抓进来两个男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时被抓的。狱警让老犯人打法轮功学员,如果老犯往死里打法轮功学员,就可以提前释放回家,同修的惨叫声让我的心都要碎了。三个月的关押,我的家人找关系,花了很多钱,并让家人“保证”我不上北京去上访,这样在家人的努力下,我被释放回家。那年我的女儿5岁。

几个月后,丈夫接我出国了。那次痛苦的迫害经历,丈夫不敢再叫我回国。我们来到俄罗斯中部地区经商。2002年末,我怀孕了。就在这时,我们合法的护照被老板拿去办理居住身份时,被当地移民局盖上黑章,护照被作废。接着,又传来国内国安要上来抓我们的消息。当时真是走投无路,我不能回国,护照又不好使,由于没有身份,孩子在妈妈肚子里,就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俄罗斯护照制度非常严厉,警察大搜捕是家常便饭。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们一家三口就这样东躲西藏。孩子由于父母护照不好使,当地不给办理合法身份,孩子6岁了,没有合法的身份,尽管他是在俄罗斯出生。孩子没有小朋友玩,也不能上幼儿园,偶尔有个小孩玩一会,那一天就是他最开心一天。

几年来,我们都没有自由自在的在俄罗斯大街上走过,我们不知道怎样才能解决我们的身份问题。2007年,我所在的市场老板,惧怕共产党,他了解我们是好人,当时害怕我们炼法轮功牵连他,没有办法,没收我们的摊位,告诉我们赶快离开市场,但谁都惧怕共产党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离开了市场。在网上我们知道了可以申请办理难民手续,一家人来到了莫斯科。经过一年半的时间,在难民署的帮助下,我们被美国正式接收,最近,俄罗斯联邦移民局说中国不存在迫害,不给我们办理出境手续。

我在中国还有一个女儿今年12周岁,我们7年没有见面了,我的父母也都快80的人了,打电话,我的老父亲就哭,他们担心在有生之年见不到我们。丈夫从小没有父亲,婆婆最疼爱他,婆婆想丈夫也是经常晚上睡不着觉,她曾做过乳癌手术,还要照顾我的女儿。

自古中国人就讲孝道,如果不是因为迫害,我们怎么能不回去侍候年迈的父母和照顾幼小的女儿?谁愿意在国外居无定所,谁愿意过着随时被俄罗斯警察抓捕的生活呢?如果没遭到迫害我们能不回家吗?我本人亲身遭到的迫害就是最有力的证明。中共迫害还在继续,一天都没有停止。

我在中国所居住的城市是中国东北一个县城,仅仅这个小城到2003年就有20人被非法劳教,70多人被非法拘留。可这也只是在中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冰山一角。希望善良的人通过我所受到的迫害,认清中共的罪恶本质,不被中共经济利益假相所迷惑,维护人类的正义和良知,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