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筑真相墙 展示十年风雨路(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澳洲墨尔本市法轮功学员来到位于市中心的王子桥上,用手中的一面面横幅筑成一道真相墙,吸引着过往行人的目光,向世人讲述自十年前那个波澜不惊的日子开始,法轮功学员十年风雨路。


墨尔本市法轮功学员以横幅筑起真相墙,揭露中共迫害

四二五亲历者:京郊学员被带往派出所

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地聚集在北京国务院信访办门前,表达自己的意愿:要求释放被天津警察非法关押的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拥有一个合法宽松的炼功环境。上访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和平理性、严格自律和高度公德震动了全世界。曾亲身经历四•二五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上访的王女士回忆,“也就是早上八点钟之前,我和我们学法小组的十来位同修来到了府右街附近的路口。当时人已经很多了,警察封着路口,我们只好穿小路才到。”据她讲,当时那里人多的已经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马路台阶上站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在读书、炼功,非常平和,没有任何标语、口号。大家就这样静静地等着。“我们提出的三点要求是:要求能够出版《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炼功环境要宽松;释放被无理关押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当时她特别注意到,当天的警察和警车都非常多,而且警车上大多装有摄像头。

当晚,得知要求得到答复后,王女士等北京市区及近郊的学员几乎是最后离开,“我们确保地面干干净净,没有纸片和烟头后,才离开。”就在那时,她看到,来自大兴、怀柔等北京郊县的学员被领上了在长安街上已经等待许久的一辆辆大巴。“后来我得知,这些学员并没有按政府承诺的那样被送回家,而是直接被拉到了派出所,逐一登记。”

四•二五之后不到三个月,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然而,十年的血腥镇压,法轮功不但没有倒下,反而从中国走向世界,洪传八十多个国家。令王女士更感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在了解到法轮功的美好后,真正走進来,成为一名修炼者。

天津教育学院事件亲历者:镇压早有预谋

九九年天津教育学院事件导致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信访办上访。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表文章,以捏造事实、无中生有的手法,指名攻击法轮功,丑化法轮功修炼者的形象,诬蔑法轮功创始人。该文章在天津发表后,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有关方面澄清事实真相,并期望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交涉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影响。因此,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

当时正在天津科技大学就读的梁女士谈了她的亲身经历:“四月二十一日上午,我坐公共汽车到天津市教育学院。路口很窄,已经停了三辆警车,不许人進入。”她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有抱小孩的妇女、也有白发苍苍的老者,大家都在静静的看书。有许多学员从十八日就赶去了,已经在那里四天了。有一幕感人肺腑的场面让她终生难忘:一瓶矿泉水从长长的队伍一端传过来,在每个人面前停下来,却没一个人打开盖,“大家心里想的都是别人”。

可是,面对这些善良的人们,天津市公安局却于二十三日出动了三百多警察对他们进行殴打,驱赶学员,逮捕了四十多人。后来据学法点一位阿姨讲,二十三日下午五时左右,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开始宣布清场决定。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宣布法轮功学员“聚众静坐”违反了国家宪法。晚上大约八点钟左右,调集来了约三四百名警察,开始清场。他们大声嚷着:“快走!快走!”在门口,有一位学员的小孩被吓得直哭。一位老年女学员被用头巾蒙脸,随后四名警察抓住双手双脚拖出院外,连外裤都被撕扯掉。警察对于年轻的男性学员连推带打。学员被抓上了门口等待的警车。

回到学校后,梁女士三番五次遭到系党支部书记的盘问,令她放弃信仰。在屡次遭拒后,该书记亲口和她讲:“别看你现在说炼,两个月后,我相信不用我找你,你就不会炼了。”

两个多月后的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梁女士才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蓄谋已久了,只是在给迫害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蒙蔽中国的百姓以及全球的正义人士。”

行人动容:中共这样做 太坏了!

当日适逢每年一度的退伍老兵节——“澳纽军团日”,来往行人纷纷驻足,或认真阅读条幅上的详细内容,或接过学员手中的真相资料。更有中国大陆游客将条幅一一录在随身带的摄像机里。一对西人夫妇从长长的队伍这端走了过去,再次走回来时,对静静举着横幅的学员们说,“我们支持你们!中共这样做太坏了!”有行人详细了解了法轮功的学功及炼功地点。德国来澳旅游的一对夫妇,详细了解了法轮功后才满意的离去。

下午五时,活动在祥和与平静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