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惨无人道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区恶党法院诬判的法轮功学员赵柏亮、李海峰、李永胜等,于零九年二月十八日前后,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继续关押迫害,日前分到各个监区,被强制劳动,其中残疾人李永胜(下肢残疾)也在监区被强制奴役,给娃娃玩具粘眼眉。

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被称为“死亡集中营”,共有二十二个监区,除一、二、三、四监区外,其余监区每天早6点出工到车间干活,晚6点收工,(自 2007年10月1日起改为晚5点收工),服刑人员每天在车间劳动十一至十二小时,周六、周日不休息,平均每周每名服刑人员劳动时间在77小时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各个监区为了抢生产任务,还经常向监狱请示加班至晚9点,劳动中不给犯人配发劳动保护用品。如今又扬言要把劳动时间加长至14小时,都不算加班。劳动时间这样无限度的加下去,人的健康、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因此对人身体损伤严重。

监狱为了达到经济目的,将服刑犯人承包给各个监区长,责令各个监区长每年上缴额定的利润,而各个监区长为了完成经济利润,同时再给自己创造一定的经济收入,这样就无限度的压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而一点劳动报酬也不给。甚至将食堂承包给监狱警察,并责令承包人每年上缴一百五十万元的利润指标。若不克扣,从中剥削,何来利润。而犯人食堂承包人为了上缴利润,同时自己也能从中发点不义之财,这样就象犯人形容的:吃的比猪差、干的比驴多、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已严重侵犯人权。

一、强制超负荷劳动导致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双鸭山市大法弟子潘兴福,于2003年5月由七台河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在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恶警强制大家劳动出工,潘兴福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残,于2003年末双腿浮肿不能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监区不予重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到2004年5月份才把潘兴福送到监狱医院,诊断潘兴福为胸腹积水、肺结核。副狱长栾景和怕潘兴福死在监狱担责任,就让监区教导员郑玉和赶快给潘兴福办保外,郑玉和怕承担责任不得不重视起来,但郑玉和还趁潘兴福重危之机不断的伪善的欺骗潘兴福写保证书,郑玉和说:只有写保证书才能办保外,几次均被潘兴福拒绝。潘兴福于2004年7月份回家后于2005 年1月含冤离世。

金宥峰,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法轮功学员们白天上车间干活,因没完成任务,被开板,晚上回监舍还要常常加班。金宥峰因完不成任务,就下地“开飞机”。“开飞机”就是两脚劈开,弯腰前弓,双手向后高高抬起,一般人十分钟就汗流浃背。因金宥峰不配合下地“开飞机”,在周少昆的指使下,打手刘大庆等对他进行殴打。2004年9月4日,被关小号、戴脚镣、手捧子定位,被强行灌辣椒面等折磨。从小号出来后,大法弟子就不配合邪恶,抵制奴役劳动,抵制面墙码铺等,这样金宥峰等人在集训队被非法关押一年两个月。

2005年5月26日,金宥峰被分到七监区一中队。只要不放弃信仰,干活也不给减刑。为了抵制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大法弟子继续不参加强加的奴役劳动。第二天出工,金宥峰在车间被栾队(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27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朱再良大队长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强制转化。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殴打,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这次苏玉明没动手)。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金宥峰,被迫害成肺结核晚期、生命垂危。在家属强烈要求和坚持下,于2008年端午节前才得以保外就医。金宥峰于2009年1月21日晚9点在牡丹江传染病医院经抢救无效而停止心跳。

杜世良,海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2003年间,牡丹江监狱三监区的邪恶之徒为达到强制转化杜世良的目地,白天强制超负荷奴役劳动,夜间不让睡觉,其中恶犯沈福政多次参与毒打折磨,手段卑劣、邪恶至极。后因杜世良向监区干警王永福教导员揭露迫害讲真相,才制止了迫害。2005年4月,三监区强迫6名大法弟子参加手工奴役劳动,由于劳动强度大,天气炎热,杜世良出现了严重高血压症状,高压达220,休息了一周后,又被强迫清倒垃圾和运水,尤其运水特别苦累,每天上午要把全监区在押人员的生活用水从监舍用推车运到车间,每次都累的气喘,浑身是汗。直至2006年1月去世,杜世良一直是被强迫从事超负荷的奴役劳动,对于长期不能炼功、学法且年近6旬的老人来说,是何等的艰难。三监区中队长恶警盖覆、指导员侯健,更是变本加厉,一切强加的劳动迫害都是这两个人布置的。

二、压榨奴役大法弟子致残 不让家属接见

大法弟子于宗海,2006年8月末,由于超强奴役劳动,于宗海在车间干活时左眼碰伤,泪腺断裂,监狱医院让上外面医院治疗。可是,六监区干警让家属给拿钱,否则不领出监狱治疗。于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监,家中已无人无钱,狱警说:“如果他家不给钱,他眼睛瞎了也不管。”于宗海弟弟交了钱,才在牡丹江红旗医院眼科做了检查,可是错过了再接手术的最佳时间。

解运欢,鸡东县法轮功学员。而于二零零二年八月被中共邪党以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为由,非法判重刑十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第十监区,每天被强迫奴役十多个小时,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去年一年不允许见面,今年至今只能会面十分钟。2003年5月,解运欢及当地10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转送到牡丹江监狱。但每天强迫奴役劳动达16小时之久。狱方为了攫取更高的利润,让懂电脑知识的在押人员,上网参加网络游戏获取高分,换取大量现金。狱警通过这种高强度的紧张奴役,剥夺在押人员思考的权利,从而麻木人的大脑,使其成为为其赚钱的工具。对于学员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每月只有30分钟的严格监视下的探望。如有狱方认为的敏感话题出现,就会被立刻中止会见,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允许见面。

八监区长唐晓辉、教导员陈占峰,是2005年10月末刚刚新提上来的恶警。自他们二人来到八监区,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就更加严重。他们强迫大法学员奴役劳动,不许大法学员休息。恶警们把精力用在迫害法轮功上,特别是用在如何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如陈占峰强迫大法学员劳动,却又不许大法学员使用劳动工具,还指派两个服刑人员监督一个大法学员干活,同时纵容指使犯人李晓伟、王立军对大法学员进行殴打。每次对大法学员的迫害都是由唐晓辉、陈占峰具体指挥进行的。这二人对大法学员们的忠告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迫害大法学员。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包括关文龙、黄国栋、徐向东、刘君、张世江、周吾庆、黄耀祥、成忠强。

牡丹江监狱对生命的漠视、对法轮功的迫害,从几组数字就能说明问题。该监狱在押犯人四千七百人左右(干警一千人左右),据说二零零四年死亡二十九人,占在押犯人千分之六,比中国年平均正常死亡率多一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二十人左右,从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末,通过各种渠道得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人(包括保外就医的,不包括伤残的),年平均死亡率达百分之四以上。

三、新闻造假欺骗民众

二零零四年,中央司法部部长要来了,监狱提前二十几天就开始给犯人吃好的,吃炒菜,还有肉(其实是摸不准何时来,否则恶警不会“浪费”那么多东西),一些刑事犯人竟然有了一种错觉,认为共产党现在对犯人开始好了,你看吃的多好,收工也早了。可是大多数刑事犯人早已看透了它的那一套。当司法部长到监狱遛达一趟走后,又开始吃起玉米磨碎了象饲料一样的发糕了,出工时间又加长了。部长来时,整个监狱的表现简直紧张得了不得(因为他们对共产邪党也是相当畏惧),监狱下达通知,哪个监区出了事(看出了破绽)哪个监区大队长回家(被开除),监狱从外面租来了盆花盆景,一盆十元或几十元,整个监狱摆得象个花市,本来监舍一室30人左右,现在只摆上四张床,把所有受过虐待的人,怕他们喊冤都藏了起来,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起藏到大楼地下的大菜窖里,为保万无一失,派“犯人头” 和警察看守。这种事情简直是家常便饭,大官来了大包装,小官来了小包装。

有一次司法部来检查工作,集训队把他们十几人藏在所谓的教育室,怕他们揭露恶警,用二十多人看着法轮功学员。洗不上脸时有的犯人偷放暖气水,后来监狱往暖气里放了一种毒水是红色的。在这样的环境里法轮功学员小高全身长疖,一年多才好。拉肚子一年多,到出狱才好。

在集训队里新去的犯人连衣服都洗不上,脸也洗不上,虱子满床铺爬。三十多平方米的监舍,最多睡过五十多人。吃饭时蹲在走廊两侧吃。生产大队二百多人挤在车间的角落蹲着吃。洗碗在卫生间里洗,很少有流动水。伙食要稍有改善如每周给两顿肉吃,电视、报纸就大做文章。等媒体不吹的时候菜里也看不到肉了。在集训队时一次恶警庄轶新及其他恶警把他们叫到所谓的教育室,按恶警的要求坐好,然后给他们录像。晚上就上了新闻,说牡丹江监狱集训队的法轮功学员在政府干部的关心帮助下得到转化……假新闻就这样出来了。牡丹江监狱法轮功学员死亡率比正常人口死亡率高许多倍,这就是他们关心教育的结果。

这些共产邪党的上级官员真的是来当正义青天吗?当然不是,他们只是做个样子,他们的路线都是预先安排好的,没有哪个官员要参观别的地方,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造的假,他们本身也不想看到实情,也不会多走一步,共产恶党经常组织一些参观团到监狱参观,让社会上的人看到党把犯人“教育”的如何好,犯人生活条件如何“优越”,其实没有一个犯人被他们教育好,因为他们从来不进行真正的教育,只有让犯人劳动和暴力打犯人。二零零五年香港、台湾来了一批人到牡丹江监狱参观,第二天监狱新闻报道说:香港、台湾客人参观犯人的食堂,看见锅里熬着一大锅肉都感到惊讶。其实每次有重要人物来参观,监狱都要弄出这种假相骗人。实际上犯人每天吃的非常粗劣,多数犯人每天要出十几个小时的工,象机器一样每天高速度地拼命不停地运转,再加上伙食低劣,大多数犯人身体相当虚弱。

那么共产邪党监狱的警察是什么样?百分之九十以上警察完全以恶对待犯人,轻的是骂,重的是打,很难表现出一点人道,只是千方百计的使用各种招数榨取犯人的劳动果实。最有效的一招就是打人,对于有病的犯人也决不会心软,监狱有句话“不惯老不惯小”,老年犯人完不成任务(这任务拼命干许多人也难以完成),要经常挨打,直到把犯人的心血榨干,最后一脚踹出监狱不管了。许多警察对犯人甚至对自己的下属说话都带“x他妈的”,和社会上的流氓没有区别!干警每天非常清闲,他们各种表格、跟犯人的谈话记录、对犯人的评审、学习所谓先进人物的思想报告等等,都要有专职犯人秘书给造假。有的干警经常象老爷一样由犯人按摩,有的官大的警察要有专职犯人侍奉,吃的喝的高级品都由犯人提供,而此犯人地位极高,自然不用劳动,也有许多犯人花钱买不劳动和减刑的。

四、高墙之下的劳改产品

牡丹江监狱生产的卫生筷子以及和北京汇琳凯制衣总厂联合生产的儿童服装都是向日本出口,这些产品带有很严重的传染病毒、细菌和疥虫等等,有的衣服上还有虱子。这些人10-20天都不洗脸,每天干12小时的活,没完成任务的人回到监狱还得“码坐”。这样的强体力劳动使有些人干活回来不能及时洗脸,以至于错过了洗漱时间,身体欠佳的人还得被恶警打骂,每天都有两千多人在做衣服,身上挠坏了的皮肤都掉皮,有些人身上长的疥虫、牛皮癣病毒等等都把衣服弄脏了。以上这些事情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谁把这些消息泄漏出去都会遭到恶警及犯人的毒打。

2004年就有一个犯人因把监狱向日本出口的方便卫生筷子有病毒和细菌的问题写在纸条上,想夹在筷子中送到买主手中说明真实情况,结果被检查人员发现后查到了那个犯人,狱警用电棍、木棒打得他奄奄一息,抬去医院根本不给治疗,几天后死亡了,家里人来探监,狱方不让接见,也不告诉家属事实。

监狱这样生产的产品还不止是衣服和筷子,还有给大连等地制作的汽车坐垫、向外国出口的牙签、大豆蛋白以及儿童玩具等等,都有类似的情况。

牡丹江监狱的高墙电网成了中共迫害异己、残害生命的魔窟。甚至连残疾人李永胜都被强制奴役劳动。为了掩人耳目,中共动用了一切可以运用的手段来封锁监狱内那些不为人知、令人发指和毛骨悚然的迫害来欺骗民众。在这里监禁的犯人实际上就是共产邪党的奴隶,造钱的机器。而恶党控制下的监狱就象一台榨油机,每时每刻都在压榨着服刑犯人的鲜血,企图榨干服刑犯人的每一滴血。共产恶党控制下的这台榨油机,长年累月的这样不停的转动着,它榨干了服刑犯人的每一滴血,榨干了服刑犯人的骨髓,榨干了服刑犯人的生命。这里服刑犯人连牲畜都不如,无任何生命保障、人权保障,作为一个人,许多最基本的人的权利被残酷的剥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