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老实农民被警察诈骗 人财两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弟子樊明胜、于凤英2006年8月11日外出,路经密山市二人班乡,被二人班乡派出所警察李国臣开车撞成重伤后,密山市公安局当时决定要给樊明胜、于凤英赔偿部份损失,后来因种种原因,不但没有赔偿损失,反而被公安局内定为扰乱社会治安,预谋绑架。樊明胜在伤势未愈情况下,向有关部门反映此问题,不但未能解决,反而招来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抓捕,樊明胜在无奈的情况下流离失所在外地。

2009年2月20日,流离失所二年多的樊明胜,被哈尔滨道外区公安分局大方里第三派出所非法绑架。经询问得知:樊明胜是密山市黑台镇靠山村农民。道外分局国保大队政保科侯亭义即通知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刚,李刚得知后即和侯亭义商量如何敲诈樊家人的办法。

说起李刚从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时起,就一直很卖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活动。虽然当地大法弟子不断的向其讲真相,但是他很善于伪装自己。一方面领导赏识他的工作能力,一方面被害人家属也有些人说李刚这人还不坏。

这一次李刚又施展出他那一套流氓骗术:一面急忙办理劳教手续,一面和哈尔滨道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侯亭义商量,敲诈樊明胜家钱财的办法,一面从中装好人。3月12日李刚通过自己的把兄弟、樊家的亲属,告诉樊父想办法把儿子从哈尔滨弄回来,别让其在外面遭罪了等等鬼话,装出一副关心樊明胜的样子,其父思儿心切,果然相信了李刚的鬼话,认为李刚这人挺好,能帮忙,就让亲属和李刚商量想办法。

3月13日,亲属说和哈尔滨道外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人商量好了,说是拿出一万三千元钱给哈尔滨方面就放人,其父救儿心切,东家借、西家挪,凑了一万五千元,跟着亲属来到了哈尔滨,找到了道外分局的侯亭义。一见面,侯即问:“李刚怎么没来?”可见侯对李刚熟悉的程度,樊的亲属说:“我可以代表李刚,有啥事跟我商量就行。”这时姓侯的说:“李刚说,只要樊明胜回去不再告公安局,这个事就算平了,公安局也不追究了,撞坏的摩托车可以还他,樊明胜的劳教期还有一两个月就完事了,回家后好好呆着吧。”等等,樊父听后把一万三千元(包括樊明胜妻子三千元)交给了亲属,当即将钱给了侯亭义。

侯收下钱也没打收条,只是说:“这事别对外人说了,说了对谁都不好。”等等,这桩骗取钱财的买卖在李刚的操控下就这样做成了。这姓侯的再给樊父一个定心丸吃:“回家等着吧,礼拜三或礼拜五在家接人就行了”。樊父这时还感觉这姓侯的和李刚真够意思呢,就回家等去了。

3月18日,樊父又接到了其亲属的电话说:“李刚说不认识那个姓侯的头目,谁叫你们给姓侯的钱了,这事我不知道……你儿子送到绥化劳教所去,你叫你儿子装作腿瘸,一检查不合格,人家不收就可以退回来了,你到绥化找个人办理一下就完了”。到底儿子什么时候回来,樊父的心里又布下了一层阴影,这李刚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是亲属骗我还是李刚耍花招?这些警察不会骗我这个60多岁的人吧!

3月19日下午,李刚亲自把樊明胜送到绥化劳教所,全部手续办完后,又打电话告诉樊父等人说:“樊明胜身体不好,劳教所暂时没有办理接收手续,六天试验期,如果六天看不行,就退回来了,如收了,回执手续七天以后能给邮回来。”大家都知道,投到劳教所的人,没有一个还有试验阶段的呢,这不明摆着骗人吗?

另外,李刚通过密山政法委逼迫黑台镇政法委和靠山村支书,向樊明胜的父亲索要押解樊明胜回密山的来回费用2000元。但中途不但没有把人送回密山,反而口口声声的说回密山解决的过程中,却把人投到绥化劳教所去了。

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被流氓警察骗的人财两空,还得“感谢”共产流氓的宽容,岂不悲哀。警察开车撞坏了人,还得给人家安个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予以绑架,无辜的抓人家的儿子,还得其父拿钱,请问这样的党警察是人民的保护者,还是残害人民的邪恶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